两性民俗学发生论之二:两性关系与难以控制的婚姻习俗模式(下)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4-08-19 16:44:10 / 个人分类:论文选刊

  • 文件版本: V1.0
  • 开发商: 本站原创
  • 文件来源: 作者提供
  • 界面语言: 简体中文
  • 授权方式: 本站共享
  • 运行平台: Win9X/Win2000/WinXP

(接上)人们实际上已经发现,在婚姻发展进程中,上述要素一直在或快或慢地延伸演变,使两性关系的婚姻习俗出现了更多的变异形式,形成了若干新要素。英国社会人类学家爱德蒙·R·里奇在他的调查研究中,就从婚姻的功能检测出10种功能,试图说明婚姻范畴的扩展。在这10种婚姻功能里,使丈夫拥有独占妻子性生活的权利,使妻子拥有独占丈夫性生活的权利,为一个男人的子女确定合法母亲,为一个女人的子女确定合法父亲,这四种功能显然是一夫一妻俗制范围内的婚姻功能。另外六个社会功能:丈夫获得享有妻子在家庭内部服务的权利,妻子获得享有丈夫经济抚养的权利,丈夫拥有取得妻子财产的权利,妻子拥有取得丈夫财产的权利,建立起丈夫和妻子与他们的子女之间的财产继承关系,建立起夫方亲族与妻方亲族之间的亲密(姻亲)关系,这些显然都是原初婚姻要素的扩展延伸。④

顺便应当说明的是:里奇所说的10种婚姻功能中一夫一妻之外的婚姻关系,最先就显示了婚姻习俗要素的延伸。在一夫多妻的两性关系认可中,早已经被发现。最主要的是一个丈夫对两个以上妻子的性权利的分配,并不是均衡的,往往出现主妻和副妻的差别,出现以后的妻与妾的性权利和其他权利的分配差别。在一妻多夫的两性关系认可中,也已经发现,一个妻子面对的是两个以上丈夫的性权利的分配,大多是同胞兄弟之间性权利和义务的分配,往往也存在着一个主夫(比如长兄)和几个副夫(几个弟弟)的区别。

此外,在这里,还有几个重要的语义具有不可忽视的作用:子女的“合法”父母是婚生子女“地位”的确定;丈夫享有妻子家务服务的“权利”就意味着妻子有为丈夫服务的“义务”;相对的是妻子享有丈夫经济抚养的“权利”就意味着丈夫有抚养妻子的“义务”;夫妻都拥有取得对方“财产”的“权利”;子女都有“继承”父母“财产”的“权利”。除了对夫妻相互占有性权利的认可和对婚生子女的认可是婚姻原初具有的基本习俗元素外,其他像“合法地位”、“权利义务”,包括享有服务权、享有抚养权、尽服务义务、尽抚养义务、取得财产权、继承财产权等等,已经由最初的婚姻习俗两性关系的基本认定向习惯法或法律的判定大大延伸了。这种延伸很明显地扩大了婚姻范围内两性关系的社会习俗特征,甚至导致某些婚姻要素与两性关系的缔结毫不相干。

就像众所周知的有关非洲一个女人和另一个女人结婚的社会习俗调查实例,可以作证。那位没有生育能力的女人需要娶进来一个新娘为她生一个能继承她财产的孩子,怀孕的新娘的性伙伴当然不是自己的女丈夫,这桩婚姻关系达成的目标十分明显,这个婚生子女获得了这位女性“父亲”财产继承人的合法权利和地位。在中国婚姻习俗的历史上,曾经流行过“冥婚”(或称“鬼婚”)的习俗,无论是给一个死去的未婚男子娶一个人间的女子,或是把一个夭折的未嫁女子许配给一个人间男子为妻,或是经由“鬼媒”为两个死去的未婚男女殡葬完婚,都与两性关系的婚姻要素相距甚远,而是为了达成各种各样姻亲关系的权利与义务等等的合法目的或达到信仰上的某种满足。

在进入所谓后现代工业社会里的今天,婚姻关系已经被引入男性同性恋或女性同性恋的伙伴关系中,一些国家的法律或一些地区、群体的习俗惯制已经对同性恋婚姻予以认可或批准,取得了合法地位。它们和两性关系一样举行各种样式的婚礼仪式,正式履行合法婚姻的手续。这在人类婚姻习俗的延伸扩大方面显然是一个很大的飞跃。婚姻从此不再是两性之间的性权利和性义务的专利,同时也是单一性别之间缔结合法性爱关系的重要凭借,从而也赋予了性爱双方相应的权利和义务。

在婚姻习俗的延伸过程中,不断注入各种权利和义务的因素,既是对婚姻习俗在内容方面的不断丰富,也是对婚姻范围内两性关系的多种限制和束缚。事实证明,一个并不具备多种权利和义务的极其单纯的婚内两性关系,在扩大延伸了的婚姻习俗中曾经是很难维持的。像中国古代很长的历史时期内,一对夫妻在婚姻关系中没有婚生子女,或只生女不生男,妻子就会遭到男方休弃,解除婚配关系。那是因为把没有履行生子义务的罪责强加在女方头上,使她失去了做媳妇的权利。在中国古代的习惯法中,判定“休妻”的七条罪名的第一条就是“不生子”,而“不孝有三,无后为大”是封建中国婚姻家庭的最高道德信条,直接支配着婚姻习俗。

婚姻习俗的不断延伸,还带来了一连串的夫妻双方姻亲关系联结的形成,前文提到的里奇的科学研究中已经指出了这个重要的因素。这种由一对男女婚姻关系起始的联结,引出了他们个人和姻亲群体之间的一系列权利和义务关系,同时也确立了姻亲的责任与合法地位。显然,这种婚姻要素的延伸在像中国这样的宗法制传统的社会里十分必要。比如,一经结婚,丈夫与妻子的同胞兄弟之间的姻亲关系就被确立为首要的姻亲关系,这对夫妻生子女后,新生儿的舅父们就对该外甥(女)拥有了许多特权,包括约定外甥女嫁入舅家为儿媳的表舅优先权在内。所有扩大了的姻亲关系都从各自的权利义务中制约着婚姻关系的男女当事人。又比如,一旦结婚,妻子与丈夫的胞弟之间的姻亲关系就十分特殊,丈夫不幸去世,妻子必定下嫁丈夫的胞弟。这是一种权利和义务的转移,包括性权利和财产继承权的亲族内转移或重新分配。这种婚姻习俗的延伸,在中国古代北方民族婚姻和亲族关系中习以为常。再如,丈夫与妻妹之间的姻亲关系也被确立为特殊关系,妻子去世,待嫁闺中的妻妹嫁给续弦的姐夫这种事例在中国并不罕见。“妻妹续亲”习俗的被延伸,也是两性婚姻关系在性权利和连带的其他权利和义务的转移或重新分配。在许多由婚姻关系延伸出的姻亲关系习俗中,不仅展现出了一系列的权利和义务的社会习俗现象,更重要的是这种延伸直接间接衍生出了多种多样的婚姻习俗现象。像姑表亲婚、姨表亲婚、叔嫂继亲、妻妹续亲等婚姻习俗类型几乎都是由一对夫妻的两性婚姻关系在扩大延伸中形成的,很值得深入细致研究。

两性关系婚姻习俗的延伸,还显示在婚姻双方关系终生难以解脱的联结上,并不是仅仅在缔结婚姻当时对彼此性权利的认可那样简单。在中国过去很长的历史时期里,妻子要为死去的丈夫守寡,那是一种为丈夫守住贞洁的义务,寡居到老到死的女子,将会受到皇朝为之树立牌坊的奖赏,以表彰她做寡妇的贞节操守。在日本的婚姻传统中,妻子在缔结婚姻关系时一定要将原来的父姓改换成丈夫家的姓氏,直到丈夫去世以后,也要坚持从一而中的操守,不得改换姓氏,以致断送了改性再嫁的前程,孤守一生。在中国,“过门冲喜”的婚俗在民间曾经十分流行,它的产生是出于未婚男子患绝症恶疾,濒临死亡时,立即委托媒人说亲,及时迎娶一名女子嫁入男家,做病危男人之妻的婚俗,其目的是企图借新婚大喜大吉冲走病魔。其结果只有两个:一是如丈夫痊愈,则婚姻达成;二是如丈夫病故,则新妇终生为亡夫守寡。“冲喜”的习俗仪式极为重要。如果新郎病重,无法出席婚礼拜堂仪式,通常由新郎弟弟代替兄长和新娘拜堂;如果新郎没有兄弟,按传统习俗多有选一只公鸡与新娘拜堂成亲的办法。举行仪式后,如新郎去世,多有用巫术制作木雕人偶一个做新郎替身与新娘同居相伴一生,使过门立即做了寡妇的女子,终生过着合法婚姻的无性关系的独身幽闭生活。世界各地各民族几乎都有各自有关寡妇的风俗,也都是婚姻习俗的扩大和延伸。

除了由婚姻引导出来的诸多错综复杂的权利和义务的不断延伸外,还有一个重要方面的延伸值得注意,那就是向财物交换、交易或劳役补偿方面的扩大与延伸。最早的买卖婚姻习俗和服役婚姻习俗就已经显示了这种鲜明的婚姻要素的特征。一个男人要找一个女人做妻子,首先要在特定的仪式上向女方交纳一定的财物;另有一种虽然不缴纳财物但是却必须由男子到妻子的父母家从事劳役若干年,服役期满才可以带着妻子儿女返回自己的家。这两种做法其实都是对于娶来的妻子给与女方家族的经济补偿或等价劳力补偿。甚至把新娘和聘礼看作一种等价交换的关系,以后才发展成为相当于买方和卖方交易的关系。随着男性社会地位的急剧提升和男性权利的极度膨胀,在许多古老的民族中,男方对女方新娘陪嫁的昂贵妆奁十分在意,。于是,加重了生养女孩就等于生产“赔钱货”的重男轻女观念,并把这种观念较普遍地注入了婚姻的两性关系。

当然,两性民俗并不仅限于变化多端的婚姻形式,尽管它是很重要的形式。但是,与此相关的所谓事实上的婚姻关系,或无婚姻形式的两性同居关系,也包含同性恋或同性准婚姻关系;还有无性关系的法定婚姻关系;以及无任何婚姻关系的社交性两性关系,包括娼妓制度的性交易在内的多种两性风俗习惯,都应该包含在两性民俗学的广义范畴。即使是被当代人类社会首选的一夫一妻制的两性婚姻关系,在事实上也已经由于十分宽松的离婚自由习俗惯制的推动,早已形成了一夫连续累计多妻、一妻连续累计多夫的两性多偶关系,外加婚外的两性关系。人类两性民俗的自在、自发、自觉和自控的发展将会走向何处,将是当代两性民俗学、两性社会学永恒的课题。

 

①②引自《人类婚姻简史》(韦斯特马克著、刘小幸、李彬译、1992年商务印书馆)12

③参阅《两性社会学》(马林诺夫斯基著、李安宅译、1986年中国民间文艺出版社)190191

④参见Leach,E.R.1955,Polyandry, inheritance and the definition of marriage(《一妻多夫、继承权和婚姻的定义》)

⑤⑥⑦⑧⑨⑩

(本文已收入《乌丙安民俗研究文集-民俗学丛话(续篇)》中,为此前从未发表过的《民俗学原理-发生论》原稿一部分,见2014年1月长春出版社出版本)

TAG: 婚姻 两性关系 民俗学

刘治波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刘治波   /   2014-12-06 09:33:11
5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我的栏目

日历

« 2022-05-20  
1234567
891011121314
15161718192021
22232425262728
293031    

数据统计

  • 访问量: 760607
  • 日志数: 474
  • 图片数: 34
  • 影音数: 24
  • 文件数: 55
  • 书签数: 232
  • 建立时间: 2008-09-20
  • 更新时间: 2016-12-23

RSS订阅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