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南海民俗记事:南海航道更路经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0-09-15 14:29:57 / 个人分类:民俗学之旅

南海航道更路经”是古老航海罗盘的正确使用,《更路簿》的理解和灵活运用,丰富的远洋航海经验积累等综合。

海南省琼海渔民驾船往返于西沙、南沙群岛和东南亚各国的“海上丝绸之路”源于五代。

据清嘉靖年间手抄的《乐会杂志》载:“北宋神宗熙宁三年(1070年)乐人(今琼海人)行舟南海,往来有利,沿海潭门一带乡民,俱从之去,引来番舟,后众皆下南海航海。之前,已有余人留居洋方……”文中的“潭门”就是琼海市潭门镇,而“洋方”指的就是南洋一带。

1868年,英国出版的《中国海指南》记载我渔民在南沙情况:“海南渔民,以捕取海参,介壳为活,各岛都有其足迹,亦有久居岩礁间者。”

琼海渔民航行于西沙、南沙群岛和“海上丝绸之路”的基本航线,以及各航点之间的航向和航程。除了渔民的口头传承外,还有传抄的《更路簿》记载。

王诗桃《更路簿》载:“自大潭去船岩尾用乾巽十五更收”,“貓注去三圈用壬丙四更收”,“自三圈去北海雙峙用乾巽至洋潮回巳亥卅更收”。这三句所表达的就是渔船从琼海潭门港的“大潭”航往“猫注”(西沙的永兴岛),继而航往“北海”(南沙)的系列航向和航程。

古老的琼海渔民,远航一千多公里到南沙群岛捕捞,从双子群礁到中业群礁,再到郑和群礁,继而又开辟了西头线、南头线和东头线等三条捕捞航线,对南沙群岛进行全面开发。

在茫茫大海中航行,万一迷航怎么办?琼海渔民有三种寻找岛礁的古老技术,一是观鸟术;二是观云术;三是分析术。

“南海航道更路经”是古代琼海渔民开发西沙和南沙群岛的历史见证,它证明西沙、南沙群岛是我国最早发现、最早开发和最早管辖,证明西沙和南沙群岛属我国领土领海提供了有力的证据。它是“海上丝绸之路”航行的实用指南。它对研究我国华侨史、外贸史、航海史、南海开发史都有着珍贵的史料价值和意义。

海南省地处西太平洋经济带中段,位于中国最南端,在北纬30º20′—20º18′ ,东经107º50′—119º10′之间,北与中国广东广西,东北与中国澳门、香港、台湾,东与菲律宾,南与马来西亚、文莱、印度尼西亚、新加坡,西与越南隔海相望。海南省由海南岛、西沙、南沙、中沙群岛及其所辖海域组成。陆地面积3.39万平方公里,海洋面积约200万平方公里,是我国陆地面积最大的热带海洋岛屿省份。2003年,人口790.26万人。海、陆、空交通方便,所辖南海是与东南亚、南亚、大洋洲、非洲、欧洲许多国家交往的海上交通要冲。琼海位于海南岛的东部沿海,是著名的渔乡和侨乡。有著名的国家级开发西南沙群岛的中心渔港——潭门港,琼海渔船出航南海诸岛和“海上丝绸之路”多从此启航。

海南岛琼海渔民驾驶帆船开到遥远的西沙、南沙、中沙群岛捕捞和航行到亚洲各国乃至周游世界,其远航“海上丝绸之路”源远流长。

据清嘉靖年间手抄的《乐会杂志》载:“北宋神宗熙宁三年(1070年)乐人(今琼海人)行舟南海,往来有利,沿海潭门一带乡民,俱从之去,引来番舟,后众皆下南海航海。之前,已有余人留居洋方……”文中的“潭门”就是琼海市潭门镇,而“洋方”指的就是南洋一带。

据《琼海文物志》载:琼海市潭门港“港面宽度可泊船只200余艘,自五代起,潭门、草塘一带渔船停泊港中,并从此港驾帆船往西、南沙群岛捕捞海珍,亦有商船开往南洋。”这说明自五代开始,琼海已有人驾帆船到西沙和南沙群岛捕捞海珍,和航行于“海上丝绸之路”并有运送当地人出洋谋生。

 

随着西沙、南沙和中沙群岛渔业生产的不断发展,海产品也越来越多。海产品销售市场从海南岛扩展到南洋。渔民捕捞的海产品,如:公螺壳(大马蹄螺壳)、赤瓜参、白尼参、黑尼参等运到东南亚各国销售。

据陈泽宪《十九世纪盛行的契约华工制度》一文载:20世纪60年代初,发现一张同治乙丑(1865)年间海南岛琼海县潭门港地区的邓有吉、曾圣祖等四十多人出海去西沙群岛捕捞公螺,而在新加坡过冬的公凭。

该公凭有力地证明,在清代,海南琼海渔民到西南沙捕捞海产品,又远销到新加坡是确凿的事实。

海南省西南中沙群岛办事处编写的《海洋的叙说》记载,琼海著名船长郑庭芳(18571920年),自幼开发西沙、南沙群岛和航行东南亚一带,在清代曾驶船周游亚洲、非洲和欧洲等沿海国家和地区。

据《琼海县志》载“西沙、南沙、中沙群岛是本县远海捕捞的传统渔场。明代永乐年间,欧村港、冯家埠、潭门埠、草塘埠一带的渔民,已往返于西沙、南沙、中沙群岛捕鱼和居住。”

据史料载,在明代就有渔民“108兄弟”前往西沙、南沙和中沙群岛进行渔业捕捞,而后遭遇风暴葬身大海。后来,“108兄弟”被神化而建庙祭祀

《乐会县志》(乐会县即今琼海市)载,琼海市博鳌三江口的盂兰庙建于明朝洪武二年(公元1369年)该庙里就设置“海洋结义一百零八兄弟神位”

       

在西沙群岛的北岛上,有一座据考证建于清朝乾隆年间的“兄弟庙”。庙中设有“明英烈一0八兄弟忠魂神位”。可见,北岛“兄弟庙”的神位和博鳌“盂兰庙”兴建的有关史载所提及的朝代都是明朝。

最早了解和熟悉西、南沙群岛的是海南渔民,其事实外国史料也有记载。

1867年,英国调查船“莱夫曼”(Rifleman)号到我国南沙群岛等地测量。1868年,英国海军出版了《中国海指南》一书。记载了我渔民在南沙的捕捞作业情况:“海南渔民,以捕取海参,介壳为活,各岛都有其足迹,亦有久居岩礁间者。海南每岁有小船驶往岛上,携米粮及其他必需品,与渔民交换参、贝。”

《中国海指南·中国的主要航路》还记载了英国调查人员询问海南渔民了解南沙岛屿的情况:“一个叫做秤钩的岛屿,据渔民说位于南忆南方约30英里”。

《中国海指南》的记载,证明当时的海南渔民已十分熟悉南沙各岛礁的位置和相互之间的距离。在辽阔的南沙海域,对各岛礁之间的航行情况如此了如指掌,如果没有娴熟的航海技术,并经过无数代人的前仆后继到南沙捕捞作业,那是不可能取得。

1939年,日本台湾总督府派内务局地理课主管池田一德等五人到南沙群岛调查,其复命书云:“此群岛不但属于中国领海,且在文献中早已有人居住之实证,在北子岛有两座坟,碑一载同治11(1872)翁文芹,另一载同治13(1874)吴〇〇”

以上的史料都有力地证明,在五代海南渔民已驾驶帆船往返于西沙、南沙、中沙群岛和东南亚了。

过去,海南渔民航行于西沙、南沙、中沙群岛和“海上丝绸之路”,靠的就是世代口头传承“南海航道更路经”的航海技术和经验。从上可见,“南海航道更路经”的历史悠久。

一、“南海航道更路经”解释

“南海航道更路经”是指海南省琼海渔民自古驾船往返于西沙、南沙、中沙群岛,以及东南亚各国等“海上丝绸之路”的口头传承的航行线路和航行经验。是古代琼海渔民以生命做代价所换取的对西沙、南沙、中沙群岛,以及东南亚沿海各国航海经验的概括与总结。

古老航海罗盘的正确使用、《更路簿》的熟悉且灵活运用、远洋航行于西沙、南沙、中沙群岛,以及东南亚沿海各国的经验积累等综合便是“南海航道更路经”。

所谓“更路”,“更”就是航海人习惯使用的航行计程单位,一更约等60里;“路”是指航船在汪洋中航行的路线。

 

二、航海基本技术

早在古代,琼海渔民凭借一叶风帆,一本手抄《更路簿》和一只古老航海罗盘三样东西,以及祖传的航海绝活就能随心所欲地闯荡于西沙、南沙、中沙群岛,纵横于太平洋、大西洋和印度洋之间。

 

海南省琼海渔民千百年来航行于西沙、南沙、中沙群岛和东南亚各国,这是琼海渔民自古开发的“海上丝绸之路”。他们运用“南海航道更路经”驾船往返于“海上丝绸之路”乃属轻车熟路。

古老的航海罗盘,其针位具有确定航向的作用。是古代航船指示航向的唯一器具。古老航海罗盘的圆周分有24等份,用四维、八干、十二支等24个字表示各等份的方位。

古代航海使用的罗盘,其圆周有24个字,分别从“子”和“午”两字开始,把“子、壬、亥、乾、戌、辛、酉、庚、申、坤、未、丁”,和“午、丙、巳、巽、辰、乙、卯、甲、寅、艮、丑、癸”分成对称两部分。把两部分相对的字“子午、壬丙、巳亥、乾巽、辰戌、乙辛、卯酉、甲庚、寅申、艮坤、丑未、癸丁”分成12组,每组表示两个相反方向。所以,便构成了24的方向。确定航向时,在12组中选哪一组,选中的某组是用正向还是反向,船长心中自有数。

24字的古老航海罗盘虽然在定向上远远不及现代指南针的360º精细而准确,在导向上更比不上现代“卫星导航仪”用得简单和方便。但是,琼海渔民在远洋航行中使用它,同样能把渔船准确开达目的地。这就是琼海渔民熟悉“南海航道更路经”的高妙之处。

 

现代,琼海渔民航行于西沙、南沙、中沙群岛和东南亚一带,仍然借鉴古老的航海经验而远航。

过去,帆船往返西沙、南沙、中沙群岛,无论是遭遇逆风、静风、狂风或故障,都会造成渔船漂泊于茫茫的汪洋之中。每当此时,首先要弄清渔船所处位置,西沙、南沙、中沙群岛在什么方向?大约距离多远?如果弄不清这些问题,那就是迷航了。

在迷航中,即使风力转为正常,风向顺对西沙、南沙、中沙群岛,即使渔船故障排除后也不知该往哪儿开。

万一迷航怎么办?在茫茫大海中,这时,最重要的是要知道船只所处的方位和找到参照点才能再次确定航向而开往目的地。

了解船只的方位和寻找参照点,琼海渔民能派上用场的主要有三种古老而实用的航海技能,一是观鸟术;二是观云术;三是分析术。

观鸟术就是根据清晨海鸟离巢傍晚海鸟归巢的规律,借助海鸟早晚的飞向来判断附近海岛的方位。

观云术就是爬上桅杆顶仅靠肉眼视力寻找岛礁的位置。渔民仅靠肉眼视力寻找岛礁的最佳时间是在中午时分,最理想的天候是阳光灿烂的晴天。在风速正常,最好天上飘着少许云朵较为理想。了望者爬上十多米高的桅杆顶,在不断摇晃的桅顶,凭着裸眼观察一朵朵的白云飘移。当看到某块云朵的色彩变亮或变暗时,就说明那儿有岛屿或礁盘。这是需要耐心且仔细了望才行。正常情况下,一般有经验的渔民可发现几十海里以外的岛礁。

分析术就是根据所遭遇大风的风向、风力和渔船漂流的流速和时间,借助古老的经验对渔船所在位置进行综合性分析判断的方法。

 

三、航行基本路线

75岁老渔民苏承芬的口述,琼海渔船航往西沙群岛,一般都是从琼海市潭门港的出海口——大潭启程,驾驶渔船首先开到西沙群岛的永兴岛。接着,如果要开往南沙,便开船到西沙群岛的浪花礁,再从浪花礁启程开往南沙群岛。

就苏承芬口述的自潭门港的大潭开到西沙群岛,又从西沙群岛开往南沙群岛的航线,有琼海85岁老渔民王诗桃的《更路簿》为证。也就是说,老渔民苏承芬的口述和王诗桃《更路簿》手抄本的记载内容基本一致。

琼海渔民把在西沙、南沙、中沙群岛和东南亚一带各线路的航行经验和相关资料记录在本子上,该本子琼海渔民叫做《更路簿》。

王诗桃《更路簿》第一篇的《更路簿·東海更路部》手抄本原文的开头句:“自大潭去船岩尾用乾巽十五更收。”

这句表达的是,渔船从“大潭”到“西沙”的航向和航程。句中的“自大潭去船岩尾”,指的就是渔船从“大潭”开往“船岩尾”。“大潭”位于潭门港的出海口,“船岩尾”是琼海渔民对西沙群岛的西沙洲俗称。“船岩尾”(西沙洲)是渔船进入西沙群岛主岛——永兴岛的门坎。

如果渔船要开往南沙群岛,一般都是先开到西沙的永兴岛,再继续开到西沙的浪花礁,然后从浪花礁启程开往南沙群岛。

王诗桃《更路簿·東海更路部》记载:“貓注去三圈用壬丙四更收。”

句中的“猫注”是渔民对西沙群岛永兴岛的古称,“三圈”就是浪花礁的俗称。

这句表达的是,渔船在西沙群岛从“永兴岛”开到“浪花礁”的航向和航程。

王诗桃《更路簿》的第二篇《更路簿·立北海更路部》手抄本原文开头句:“自三圈去北海雙峙用乾巽至洋潮回巳亥卅更收。”

句中的“北海”是渔民对南沙群岛古称;“北海双峙”就是指南沙群岛的双子群礁海域里的南子岛和北子岛。整句表达的是渔船从西沙群岛浪花礁开往南沙群岛双子群礁的航向与航程。

琼海渔船航往南沙群岛,航程有一千多公里。由于航程遥远,按惯例,琼海渔船航往南沙,都是先到西沙,然后再定位继开往南沙。以上王诗桃《更路簿》的三句内容连起来,所表达的就是渔船从潭门“大潭”出发航行到西沙,然后从西沙继航往南沙的系列航向和航程。

 

古老的琼海渔民,在明朝远航一千多公里到南沙捕捞,对面积达88.6万平方公里辽阔的南沙群岛进行开发。从双子群礁开始到中业群礁,再到郑和群礁等,进行最早期的南沙群岛开拓。古老的琼海渔民原来以为南沙的海域面积跟西沙差不多。谁料到,竟发现南沙群岛比西沙群岛还要广阔得多。古代的琼海渔民在开发南沙群岛的历史长河中,在开发上述三大群礁的基础上,再开辟三条航行和捕捞线路,对南沙群岛进行全面开发。从而形成南沙群岛捕捞作业的三条主要航行路线。其三条线路就是西头线、南头线和东头线。

这些线路,现代的琼海渔民仍然沿袭航行和捕捞。

 所谓西头线,就是琼海渔船在南沙群岛海域,沿靠西边岛礁进行捕捞,所航行经过的主要岛礁形成的线路。一般是从鸿庥岛开往南薰礁开始。

西头线航行经过的主要岛礁顺序:鸿庥岛→南薰礁→大现礁→永暑礁→东礁→西礁→南威岛→日积礁等。

这条航行和捕捞线路,有王诗桃的手抄《更路簿》相关记载和苏承芬的口述为证。

所谓南头线,就是在南沙群岛的海域里,渔船从鸿庥岛开始顺风南下,航行约有20海里便是景宏岛,渔船接着继续朝南开的捕捞作业航行线路便是南头线。南头线航行经过的主要岛礁也有详尽的口述顺序。

所谓东头线,就是渔船沿南沙群岛靠东边海域的岛礁,自北往南航行所形成的捕捞作业线路。东头线是从西月岛做为起点,向费信岛进发,然后沿南沙群岛东边的岛礁行进的捕捞作业航行线路。东头线航行经过的主要岛礁也有口头记述的顺序。

无论是南头线还是东头线,也和西头线一样,在《更路簿》记载和渔民的口头传承中,都有相应的航行和捕捞更路航线。

过去,琼海渔民经常到西沙、中沙、南沙群岛捕捞,所捕捞的珍稀海产品都是运到东南亚一带出售好价钱。然后,购进当地的土特产和工业品,运回海南出售。

1977年,我国有关部门收集了琼海市潭门老船长苏德柳的《更路簿》珍藏在广东博物馆

苏德柳的《更路簿》由八篇组成。第一篇《立东海更路》,第二篇《立北海各线更路相对》,这两篇是记录渔船从琼海市潭门港的出海口——“大潭”启航开往“东海”(西沙)和“北海”(南沙),以及在西沙和南沙群岛各岛礁之间的航行针向和航程。这两篇是《更路簿》中最重要的内容,所以给写在最前面。

第三篇是《驶船更路定例》。第四篇没有标题,基本内容是“大潭往广东沿岸、海南岛沿岸、西沙群岛、中南半岛、南洋群岛更路”等。第五篇是《昆仑去谷造更路》,第六篇是《自新州去西寺更路》,第七篇是《自星洲去吧里更路》,第八篇也没有标题,基本内容是“大洲去昆仑更路”。

苏德柳《更路簿》的第四至第八篇,全部是记录从海南航往东南亚一带重要航点之间的航向和航程。

这些更路中的地名:南洋、昆仑、谷造和西寺、新州和星洲、吧里等,分别是指东南亚、越南、马来西亚、新加坡、印度尼西亚等东南亚沿海各国的重要航点。可见,古代琼海渔民对东南亚各国是多么的熟悉。这就说明,过去琼海渔民经常往返于 “海上丝绸之路”这些航线上。

从苏德柳的《更路簿》可知,《更路簿》是琼海渔民在西沙、南沙群岛和“海上丝绸之路”航行知识和经验的积累。

“南海航道更路经”是在海南东部沿海民间世代传承,主要有二种传承方式:一是社会传承,二是家族传承。

 

不论是任何一种传承方式,传承人都必须是远航渔船的船主或船长。

过去,虽然传抄《更路簿》和传授航海经验和知识,都是在私下悄悄地进行。但实际上,远航经验和知识的扩散和传播,已是琼海渔民中公开的秘密。

社会传承分为偷师和师徒传授。偷师就是在跟随一些老船主或船长的航行过程中,留意船长和船主交流航海经验而积累。

师承就是某人未当船主或船长前,他主动向老船主或船长请教“南海航道更路经”的知识和经验。

至于家族的传承方式,父亲当船主或船长,儿子便向老子请教。由于传授“南海航道更路经”的经验和知识都是私底下悄悄进行,所以,更多的是以家族或亲戚之间的师徒传承的方式传播。

“南海航道更路经”的基本特征:它是琼海渔民开发南海,尤其是开发西沙和南沙群岛历史悠久的有力证据。它的航海技术自成一格,形成独特的远洋航海经验和知识,具有广泛的群众性和民间传承性;它积淀了琼海渔民的航海实践经验,其创造性和可操作性,具有明显的中华民族的创造力特征,并以口头和手抄《更路簿》书面的形式世代传承。其基本特征如下:

一、“南海航道更路经”中口头传承和《更路簿》记载的西沙和南沙群岛各岛礁的地名古称,如东海(西沙)、北海(南沙)、铜铳(东礁)、弄鼻(西礁)、鸟仔峙(南威岛)等,都明显具有典型的海南方言俗称特征。这就充分证明我琼海渔民开发西沙和南沙群岛的历史悠久。

二、在帆船时代,船只借助东北季风,自北往南顺风航行在西沙和南沙群岛的航线,具有明显的自海南起程,顺风航行于西沙和南沙群岛的自然和地理常识特征。

三、“南海航道更路经”中的西沙和南沙群岛地名古称和基本航线,都充分体现琼海渔民开发西沙和南沙群岛的古老经验特征。

四、“南海航道更路经”在开发西沙、南沙群岛和航行“海上丝绸之路”中,其远海航行和捕捞技术及其技能,都具有典型地域经验特征。

五、“南海航道更路经”浓缩了海洋历史与文化,具有浓郁的海南东海岸开发西沙和南沙群岛的地域海洋文化之特征。

“南海航道更路经”的重大价值:

反映了琼海渔民航海技术的熟练,航海经验的丰富,对西沙和南沙群岛以及“海上丝绸之路”的熟悉。为证明我国是西沙和南沙群岛的真正主人,提供了有力的证据。

一、“南海航道更路经”反映了琼海渔民开发西沙、南沙群岛和“海上丝绸之路”的历史悠久,具有历史价值。

二、“南海航道更路经”证明了琼海渔民进行远海航行和远洋捕捞,开发西沙、南沙群岛和“海上丝绸之路”是历史事实,反映了琼海渔民开发海洋的创造性和文化价值。

三、“南海航道更路经”中所反映的丰富经验和高超技术,现体了海洋航行和捕捞的独特性,既具有科学价值,对现在的远洋航海同样也有指导意义。

四、“南海航道更路经”对研究我国华侨史、外贸史、航海史、南海开发史都有珍贵的史料价值。

五、“南海航道更路经”为证明西沙、南沙群岛是我国最早发现、最早开发和最早管辖,证明西沙和南沙群岛属我国领土领海提供了更多有力的证据。

(资料来源:海南省琼海市郑 翼、郑庆杨

 


分享到:

TAG: 民俗 南海 中国 航道 更路经

三秀 引用 删除 三秀   /   2010-09-23 23:14:32
5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日历

« 2021-08-05  
1234567
891011121314
15161718192021
22232425262728
293031    

数据统计

  • 访问量: 756006
  • 日志数: 474
  • 图片数: 34
  • 影音数: 24
  • 文件数: 55
  • 书签数: 232
  • 建立时间: 2008-09-20
  • 更新时间: 2016-12-23

RSS订阅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