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厂甸庙会遗产被公然破坏应该问责——“非遗”所思之三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0-03-20 13:57:22 / 个人分类:问题思考

 

       今年北京城的春节庙会比过去任何一年都火爆,老庙会、新庙会、没有庙的庙会和洋超市里的庙会,形形色色,品类繁多。尽管门票价位令人唏嘘慨叹,商家摊位拍卖竞标却十分火爆,历史上千百年来老百姓免费逛庙会的习俗,已经一去不复返了!其中,更令人拍案惊奇的是:今年厂甸庙会不在厂甸,却移址到陶然亭公园去打造了!于是百姓议论纷纷,网络媒体批评质疑不断,有关方面却充耳不闻。
   
但是,活生生的事实告诉我们,如今的庙会已经被人为地打造成与继承传统庙会遗产远离的另类所谓的庙会了,这类庙会把精神文化几乎全部输光,穷得只剩下捞钱了。

可以认定,正是这种赚钱的利益驱动,把厂甸庙会生搬硬迁到陶然亭去了。这显然是一个利令智昏的创意产业,请问:决策人和主办人想没想过北京厂甸庙会可是经过国务院批准进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的重大遗产项目,而且,同时也批准了北京市政府申报的保护厂甸庙会遗产的长期规划,批准了北京市及宣武区各级主管的保护厂甸庙会的责任单位。这份盖上了宣武区、北京市、国务院三级政府审批大印的文书,墨迹未干,厂甸庙会遗产保护措施和计划不但没有执行,反而大张旗鼓地公然以过度开发的手段将厂甸庙会的活态遗产破坏得面目全非。

对此,人们有权质问如下两个问题:

1、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厂甸庙会遭到公然破坏,北京市、宣武区两级政府的主管部门和相关人员谁来负责?谁来对此严重后果作出负责任的交代?谁来对此作出纠正和补救?

2、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厂甸庙会遭到如此破坏,该遗产项目还要不要继续在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中保留?要不要依照相关的管理办法和条例将该项目删除?
   

为了保护好老北京的庙会遗产,不妨引用一下媒体对老北京庙会的介绍和解说:“老北京庙会起于辽代,鼎盛于清代,兴旺期延续到民国和新中国成立之初。庙会,是依托于庙的,没有庙就没有会,要不干吗非要叫它庙会?因此,春节期间到庙中祭祀,祈福祝愿,是其原始的意义。而且,日后逐渐形成传统,除有些庙会从初一到十五都可以去,如厂甸和妙峰山,有许多庙会是专门讲究哪天去的,比如初一去前门关帝庙,初二去广安门外财神庙,初三去宣武门外土地庙,初四去花市火神庙,初五去白塔寺……一直要闹到正月十五元宵节,再热闹的可以到三月三,呼朋引伴去逛蟠桃宫庙会,达到了一年庙会的高潮。清末震钧写的《天咫偶闻》中称这样的庙会是一幅活《清明上河图》也
   
“每一处庙会有属于自己而区别于别人的特色。比如,求子的,会到东岳庙去拴娃娃;辟邪保平安的,会到白云观摸石猴。庙会因此才色彩纷呈,形式多样而丰富。过去老话说是心到神知,意思是你只要人到了,就会有神保佑你,如此,人们才会从初一到十五有逛不完的庙会。庙会才成为人们的一种民俗,更是一种文化的传统,乃至一种朴素的民间信仰。”
   
“如今的庙会,就像跳脱衣舞似的,把这些传统庙会中的内容精髓都扒掉了,只剩下了吃和玩两种。庙会就容易渐渐变味。当然,庙会可以吃,也可以玩,庙会后来的发展,也逐渐形成了一种嘉年华式的大众联欢。各种各样的集市,是沿寺庙周围随之而起的。其商业不过是以土特产为主,自给自足;娱乐以民间杂耍为主,自娱自乐。除了这样民间性之外,更重要的是各处的庙会除经典的吃食、玩物和娱乐活动之外,也有各自的特色,并非千人一面。比如,土地庙庙会卖鲜花,花市庙会卖绢花,白塔寺庙会卖秋虫,厂甸庙会卖古玩字画,太阳宫庙会卖一层大米面一层黑糖一共十几层最上层立只支江米面捏的小公鸡的太阳糕……而黄寺庙会的打鬼、白云观庙会的清早舍大馒头、妙峰山庙会为贫民专设的各种形式的大棚善会……即使现在你只能想象,这样的活动都那样的妙趣横生,而且,又是那样的关注民生,万民同乐,共同迎春,才是庙会的主题,也是年的主题。”
  “对比传统庙会,我们今天的庙会饮食和游乐活动,应该有许多可资借鉴的地方,这样丰厚的民间民俗的传统,是我们的一笔得天独厚的文化财富。我们并不缺少前人的智慧和想象力,只是不要把庙会中的经济因素无限制地放大,把传统的民俗仅仅沦为了装点门面的漂亮符号,吸引人来的绣金屏风,而要坚持对传统庙会的形式与内容的挖掘,和对其文化意义的坚守,把那些曾经活跃在庙会的绝活,从民间请回来,再佐以时代新的元素,我们的庙会才有更大的发展和繁荣的空间。”
   
“我们会发现我们东方的庙会,如同西方万圣节、圣诞节等节日一样,成为年文化的一种特殊的表现形式和载体,彰显我们民族自身独特而丰富的心情和表情。过年,讲究的就是让世界看看我们跃跃欲试跨入春天的心情和表情。”
   
“今年,传统庙会中最具有代表意义也是曾经最为鼎盛的厂甸庙会要移到陶然亭公园。纵有千万个理由,将北京所剩不多依托原始地点的厂甸庙会移至公园,都不是最好的选择,虽然厂甸的庙会如今已经不存在了,但老地方毕竟还在,人气还在。有一天,如果将所有的庙会都移至公园,庙会只剩下了一件光鲜的外套,很容易让传统民俗流失。作为年文化代表形式与载体的庙会,不拒绝新的时代元素,又能够坚守传统文化之根,是值得有识之士思考并献计献策的。”(以上引文源自《广州日报》)

 


TAG: 北京 厂甸庙会 所思 遗产

丙安小屋-爱屋及乌、爱乌及屋都好 引用 删除 乌丙安   /   2010-04-06 16:47:05
原帖由后溪男孩于2010-04-05 08:36:47发表
你说的很对,我近五年内考察了长江以南城乡庙会不下60个,绝大多数保持着各地不同的民俗传统。北方庙会也不都像北京庙会那样由官方打造得出了格、变了味儿,首都这样打造庙会,带了一个不大好的头!
后溪男孩 引用 删除 后溪男孩   /   2010-04-05 08:36:47
原帖由乌丙安于2010-04-04 22:20:04发表
原帖由后溪男孩于2010-04-04 14:54:33发表
大浪淘沙,一个文化的比拼时代的到来!
但是,你看到政府和.

是的,谢谢老师。
这种政府和商家主办的那些庙会确实存在,其中有许多问题。但在南方一些地方,庙会文化还是很纯的,甚至有些庙会已经发展到县域范围了。
丙安小屋-爱屋及乌、爱乌及屋都好 引用 删除 乌丙安   /   2010-04-04 22:20:04
原帖由后溪男孩于2010-04-04 14:54:33发表
大浪淘沙,一个文化的比拼时代的到来!
但是,你看到政府和商家主办的那些庙会背后,到底还有多少“庙会文化”?不值得深思吗?据了解:主管部门已经表态,承认做错了,要改回来!
后溪男孩 引用 删除 后溪男孩   /   2010-04-04 14:54:33
大浪淘沙,一个文化的比拼时代的到来!
赶庙会,就得赶,细思一下,就是那些传统的庙会里的保留项目中,其出处不一定就是在那个地方的!(如四大徽班进京之后,才引发京剧。)
说不定明年厂甸庙会就要回拜一下陶然亭庙会了。
学生以为这才是最自然的,有交流,才有发展,才能生存。
杨秀空间 引用 删除 杨秀   /   2010-03-21 13:41:30
去年大年初一,跟几个朋友在厂甸逛厂甸庙会。一条长街挤挤挨挨,人群蠕动。街两侧排满摊位,售卖各地方小吃、玩具……我们本着“不干不净,吃了没病”原则,买来中意小吃,边走边吃,只为尽兴。
陶然亭不办陶然亭庙会,装进了厂甸庙会?真真匪夷所思。
长白山上的金楼子 引用 删除 长白恒端   /   2010-03-20 16:08:34
问得好,痛快!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日历

« 2021-03-08  
 123456
78910111213
14151617181920
21222324252627
28293031   

数据统计

  • 访问量: 748804
  • 日志数: 474
  • 图片数: 34
  • 影音数: 24
  • 文件数: 55
  • 书签数: 232
  • 建立时间: 2008-09-20
  • 更新时间: 2016-12-23

RSS订阅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