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空没有留下翅迹,鸟儿却已经飞过……”

家谱……

上一篇 / 下一篇  2009-11-14 01:26:48 / 个人分类:三生有幸

噢,好没意思……我是说自己。

下午从单位回到家里,和没等缓口气。电话就响了。

是老爸,为了家谱的事儿。

他一直在我跟我辩论,已经有一个月了吧?

老爸说我的田野调查不准确,我在关于彝族史诗的田野调查中涉及过我们“吉什九子”的家谱。老爸这些年一直在整理诺苏俄洛三子→吉什九子(巴莫是长房)的世家谱。在开过N次家支大会(有录像为证,如果谁想做彝族当代家支研究,我无偿提供)之后,最近完成家谱总稿了,所有的家支成员共同出资来出版“我们的家谱”(这让我本能地想起了我在美姑的田野:不到一天的时间,美姑和雷波两个县的吉什家支通过“喊山”的联络方式就都知道了巴莫尔哈的女儿到了美姑的斯吉巴古=洛觉村(躲藏坎──当时我确实在躲藏着什么),结果是每户人家出2元还是3元来着,就在大雪纷飞的日子里椎牛豪宴,召开了一次跨县域的家支大会,为了巴莫尔哈的女儿……我在那个飘雪的夜晚是连滚带爬才从山顶头人家到回到河谷地带的姑姑家的,所以记忆一直非常深刻):

彝族俄洛三子-吉什九子世家谱

40-50万字

 

可到了“吉什九子”的关节上,老爸跟我开战了:说我的调查有“错讹”。

我一直耐心地跟老爸解释:阿达,我当时的访问对象就是这么告诉我的,我也写在我的博士论文中了,这个是田野现实,我不能更改的……如果最后经所有家支长老认定我的记录有错误,那我都全盘接受;但是,但是,我必须按田野调查来写,我会在脚注中注明:有关“吉什九子”的谱谍还有另一种叙述……

老爸突然就火了:你不想改就不改好了!

我也火了:爸,你听懂我的意思没有?我接受你的意见,但我必须要加脚注进行说明。我当年的田野记录是什么?现在经过长老们认定后的家谱又是什么?……

老爸说:你的脚注是你的事儿,我不想再说什么了?

我答道:阿达(爸),你到底听懂我的话没有?!口诵的家谱肯定有变异,这个谁都能理解。我调查的时候得到的信息就是我记录的那样,我不能随意去修改的。这跟你和家支长老们反复议定的家谱有出入,也一点不奇怪的。这不是我想不想改的问题呀……

老爸“很狠”地回了我一句:你改不改是你的事儿!

我答:阿达,我的文字必须忠实于我的田野记录,即使有错,那也是当时的被访者的记忆,这个有录音的,我是不能改的。但我可以加一个脚注,说明的我记录与我们“吉什九子”当下的→被整理的→书面谱谍记录有出入(我爸一直在修谱,汉族概念的修谱=文字化……原来可一直都是口传的)。这没有关系的,因为原来的谱谍全靠口诵记忆,难免断代或是脱漏……

老爸越发地火了:加脚注是你的事儿,跟我没关系……

我:【半天无话可说……】爸,我不想说啥子罗【挂断电话,还是我先挂滴……】

直到现在都在纳闷:我该不该挂断电话涅?老爸一定是气坏了……明天一早老妈不杀我才怪?!

我是否该投降给我老爸,万一真地被我气坏了咋办呢?

唉,谁让他是我老爸,谁让我是他女儿?!!!

那谁谁谁说的,我的脾气跟我老爸没有分别。

那就冷战到底?!!!

说来说去是口头记忆还是书写传统惹的祸呢?

 

 


分享到:

TAG: 吵架 过年

施爱东博客 引用 删除 施爱东   /   2009-11-14 08:55:18
哈哈,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
你爸做行政领导时间长了,头脑里还有很强的“真理”意识,无法理解学术意义上的另一种“真实”。
其实大家都是对的,只是基于的立场不同而已。
好玩。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