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空没有留下翅迹,鸟儿却已经飞过……”

荷马诸问题:译后小记

上一篇 / 下一篇  2008-09-30 15:29:29 / 个人分类:以文字为生存?

译后小记

       在我极其有限的英汉翻译实践中,本书的完成可谓一路艰棘,而未有如斯之甚也。从2004年谈妥版权后着手,到今春勉强收工,回首竟有四年之久了,如此的工作效率也让身边的师友大为不解。原著以古典语文学、比较语言学与人类学个案的综合研究法取胜,涉猎的语言传统多、难度大是一个原因,自己学识谫陋也不敢有丝毫的掩藏。除此之外,其间的走走停停,一则是因为穿插着教学工作和几项集体课题,个人的译事只好再三让路;二则与个人在翻译中的“信步游走”也有关系。但凡遇到一个知识点,就会本能地展开全方位的查询和阅读,穷根究源,以至沉溺在信息搜求和资料累积的过程本身,由此随阅读量加大而来的“副产品”可能就是在翻译的同时建立了一个还算详备的国际史诗学术的资料专档。与此同时,对作者的ipsissima verba[原话]则一直保持着审慎的态度,举凡遇到自己不能解决的疑难,就列出问题清单,向有关专家和作者本人一一求证。因而,本书的翻译过程更像是一个补课的过程,一个自我训练的过程,一个不断zḗtēma[追问]的过程,正如纳吉教授在本书导论中所昭示的那样。虽然这个过程远未结束,但由此能够在一段时间内从容读书、反思沉淀,并对自己的学术路线作出某些调整,不亦乐乎?

       然而,从译稿完成到进入终审,每读一遍都会产生再作修改的诉求,似乎翻译工作比自己的学术写作要艰难许多,或许永远也不会让自己满意,臻于信、达、雅三原则的理想也只能是理想了。自维一向好咬文嚼字,“文本细读法”加上“认真”二字,或许便是自己终于说服自己放手交稿给出版社的主要理由了。尽管如此,我深信读者在阅读中还会发现纰缪和疏漏,作为译者我当负全责外,恳请细心的读者和各位方家不吝赐教,予以指正,以利来日再行厘订,补苴罅漏。

 

 

巴莫曲布嫫

 

2008年2月于云紫台

 


TAG: 荷马诸问题 译著 后记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