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灰领”自画像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3-05-30 22:33:34 / 个人分类:看图说话



在权力和财富核心区的城市,权贵肖像的拍摄和发表是讲究“规格”的,富豪、明星肖像是拿来显摆或消费的,加上那些铺满地摊和广告牌的流俗影像,这些人口基数很小的群体风光无比的脸几乎占据了城市的所有公共空间。而我们每天面对的大量活生生的面孔,好像不曾在这里存在过,特别是那些社会地位不上不下、职业面目灰不溜秋的人(如大量IT、高端工业、文化创意、传播公司的雇员,俗称“灰领”),在城市的发展史和影像志中很难留下他们的痕迹。人们只知道在那些密密麻麻的水泥丛林里,隐居着一些蛰伏在电脑前的人。随便走进一幢写字楼甚至居民楼,都会让人吃惊地看到楼道两边挤满了各式各样的“公司”,装修不一的玻璃门出出进进一些西装革履面容寡白的人。他们经常加班到深夜,在地铁里也忙着用手机联络业务或为跳槽备考,要不就在茶楼咖啡厅会见客户消磨难得的闲暇。他们的生活紧张忙碌而又索然无味,不愁吃喝却精神饥渴,外表光鲜但内里焦虑。他们通过广告、媒体成批制造按需要展演摆拍的面孔,但这些制造面孔的人自己却成为面目不清的一群。社会要不聚焦掌握权力、财富或娱乐资源的人,要不关注一无所有的弱势群体,对于这样一个处在中间层面社会身份不太确定的群体,近于忽略。

上海摄影家魏民的摄影“灰领”系列记录了这样一群人。他在拍摄主题阐述中介绍,所谓“灰领”(Gray collar worker),原指1970年代美国的技术维修工人,他们的灰色工作服被借代为一个阶层的俚称。信息化浪潮很快将灰领的队伍扩展到信息产业和高新技术产业——具有高知识层次、创新能力和熟练专业技能的“脑手兼强型”人才都被称为灰领,尽管他们的阶层边界有些模糊。

中国社会大转型开始以后,科技引进大潮催发了新的产业裂变,中国的灰领应运而生了。魏民在给我的电子邮件中谈及为什么自己会注意到这样一个群体时说:21世纪最初十年的大都市上海,灰领缺口已然增至数十万。操着各省口音的年轻“知识民工”们汹涌而至。灰领们开拓了信息化、高端制造和文化创意的全新产业,灰领们的高收入使他们成为中国中产阶级的预备队,灰领们的忙碌身影勾画出前所未见的都市族群景观。他们就在大家身边,然而从业跨度宽广,人们似乎还很难真切辨认他们这个阶层的模样,无论角色身份、社会地位还是文化形象,都刚露头角。虽然业界领袖风光夺目,其庞然大底,仍在流动、沉浮、转身、磨合之中。严酷的竞争环境、高居的生活成本、未知的腾挪前景,使他们的生活和心理压力重重。 

从作者近距离的切入角度以及从容的拍摄状态看,我猜魏民应该也是灰领”。果然,他回信说他退休前在展览公司做城市主题展馆、博物馆总体策划现代展示是内容创意与现代技术融合的,总策划方案过程中要与很多高端技术企业、专家和许多专业的灰领合作,所以也可以算一枚灰领,一面工作一面就近观察拍摄。这个群体十分芜杂,国内也只是阶层雏型,但魏民认为,未定型的东西往往内外矛盾明显、变动状态丰富,值得拍摄;这个生长中的新阶层发展到一定规模特别是大量成为中产阶级的话,就意味着中国产业结构的真正转身,社会结构中出现了理性的社会力量,这对中国社会成功转型来说意义重要。不过目前,仍然处于谋生存的阶段,还看不到自觉的意识,值得继续关注拍摄。难点是他们的办公室在视觉上比较乏味,他们离开工作场所又混同于常人,社会学人类学意义上的身份把控有挑战,不具有一般社会生活景观的丰富多样色彩。他们的文化符号也不像农民工和新富人那样较有视觉“冲击力”,影像上以室内中近景为主,画面单调而又芜杂,弄成黑白后感觉好一些,但整体调子有些压抑、郁闷和困感。

单调、芜杂、忙碌、压抑、郁闷和困感,这正是“灰领”的特色。我想起1994年到德国参加民族学电影节,有部纪录片,拍的是办公室的日常生活,从西装革履进入办公楼的玻璃门,打电话,讨论,传递文件,到喝咖啡,打盹,收拾公文夹,下班……没有情节,没有故事,甚至也没有冲突(不是没有,而是不显露在明处),日复一日,疲惫而乏味。但这部纪录片对我震动很大,它和我们习惯的民族志纪录片完全不一样它通过对办公室日常生活的记录,展示了一种被模塑化和碎片化的存在状态。冲突和焦虑是内隐的。我印象最深的是一组手的特写,那是在工作了几小时后的状态:领结拉开,姿态松懈,手部无意识地做各种小动作,在这些小动作上你可以看到藏在深处的困倦和心神不安。这个阶层不容易拍,魏民能够如此介入,十分难得。他把中下层灰领工作和生活状态,群体内的相互关系,他们的精神状态,进取和迷茫,通过影像表现出来。我们可以感觉到拍摄者作为局内人的在场,在紧张的头脑风暴时,在片刻的松弛和困倦时,甚至在一些私密性的场合,都有一个没有被“见外”的镜头,不动声色地静观着这一切。所以,在某种程度上说,魏民拍摄的就是自己,就是这个“灰领”群体的自画像

头脑风暴”——上海静安区一家多媒体公司,正在举行项目创意会议。对于IT和文化互相结合的内容生产来说,创造性是灵魂。产品高附加值使灰领们的收入超过普通蓝领好几倍。魏民摄

打盹的制作总监——朱朱搞了二年创意制作就提升为总监。项目竞争、快速响应、连续加班的工作高压使得许多年轻灰领处于亚健康状态,虽然这个职位近10000元的月薪(2007年)令人羡慕。魏民摄

策划师的晚餐——数字展示项目经常边执行、边调整,甲方不断改变主意使得工期永远紧张。年轻的策划师小山在执行现场跟踪项目,与施工民工一起吃盒饭。魏民摄

看手相—— 龙华庙外。大都市竞争扑朔迷离,前景如何不免焦虑。看相人说的,权当解闷,姑妄听之。魏民摄


TAG: 都市 自画像

追和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追和   /   2013-05-31 09:13:00
邓老师图片好像看不到。“灰领”这个新群体负重着许多负向的心理特征,而他们确实社会意识的重要组成部分。“模塑化和碎片化的存在状态。冲突和焦虑是内隐的”
民间影像:邓启耀的空间 引用 删除 邓启耀   /   2013-05-30 22:36:42
我推荐魏民的“灰领”系列摄影获第二届“徐肖冰杯”全国摄影大展优秀奖。除了公布的推荐语,我还多写了一点文字。图片请查看“第二届‘徐肖冰杯’全国摄影大展评选结果公示”http://photo101.zjphoto.org/PhotoShow/p19.htm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