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传真”的肉身和灵魂──嫦娥登月的技术问题:问题讨论四

上一篇 / 下一篇  2008-10-25 01:05:04 / 个人分类:问题讨论


        神话宗教信仰语境中的灵魂是某种可以转译的信息。高科技语境中的灵魂是类似基因密码的信息,采用的也是同构对应的原理,或许只是技术含量比神话传说及其巫术仪式的更复杂一些,可验证一些罢了。


云南腾冲民间木刻“纸马”描绘的嫦娥
邓启耀 收集

人们相信,灵魂乘风而行;火,让印在纸上的木刻神灵完成现实中的转化。
火和风,是人间向灵界传送信息或让灵魂瞬间转换空间传统媒介。
邓启耀 摄

云南巍山民间谢土仪式中即将焚化的各种“纸马”。
邓启耀 摄

在云南畹町附近,我们的车莫明其妙被一辆失控的车撞了。
回到畹町,畹町人一副熟视无睹的样子,说不撞车才是奇怪呢。
因为那地方抗战时是中日双方拼死争夺的关隘,死了许多人,魂魄不散,
所以常常出事。他们教我们禳解的办法,就是买一些纸马,去那里烧了,
以告慰亡灵。
邓启耀 摄

脚夫和马,是人间向灵界传送信息的使者(云南腾冲民间木刻“纸马”)
邓启耀 收集           


                   


被“传真”的肉身和灵魂:嫦娥登月的技术问题 

问题讨论之四) 

邓启耀

 

 还以嫦娥为例。

寂寞,是月亮上的嫦娥最大的问题,诗人对此特别敏感:“嫦娥应悔偷灵药,碧海青天夜夜心”(李商隐);连最不怕寂寞的毛泽东,当他的爱人杨开慧去世后,也想到了寂寞。“寂寞嫦娥舒广袖,万里长空且为忠魂舞”。由嫦娥的寂寞衬托出爱人灵魂的寂寞,以及没有说出来的自己的寂寞。

关于嫦娥的寂寞,古往今来说的人太多了,所以我不想再说。我感兴趣的问题是,嫦娥及忠魂们是怎样可以从地球到月球瞬间来去的?我发现几乎所有人都忽略了这个重要的,极其重要的技术问题——想想看,速度牛逼的“嫦娥一号”,10月24日升空,飞十几天才差不多抵达环月轨道(要没记错的话应该是今天),在距月球本土200公里的高空转悠。

民间有传说谓嫦娥登月后,高处不胜寒,倍感孤寂,向丈夫倾诉懊悔(通过什么媒介倾诉?未报道),说:“平时我没法下来,明天乃月圆之候,你用面粉作丸,团团如圆月形状,放在屋子的西北方向,然后再连续呼唤我的名字。到三更时分,我就可以回家来了。”翌日,丈夫照妻子的吩咐去做,届时嫦娥果由月中飞来,夫妻重圆,中秋做月饼供嫦娥的风俗,也是由此形成。

这是民间关于嫦娥解决寂寞问题的传统方法,采用的是“同构对应”的原理和有一定技术含量的行为(我们现在把它称为“巫术”),通过圆形面饼和中秋圆月的同构对应,以及符号标识的信息验证的方法(连续呼唤名字),实现夫妻重圆的同构对应。通过这样的传输方式,没有使用航天器的嫦娥回到地球的时间不过几小时(从月升到三更时分,很精确的)。

我想起以前读过的一本科学家写的关于同类问题的书,他们假设一位现代“嫦娥”到火星也出了问题(注意科学家的文笔,似乎比我们一些人文学者的要生动得多):


你看见月亮从东方升起。你看见月亮从西方升起。你看见两轮月亮穿过漆黑、寒冷的天空,迎面相遇,迅又擦肩而过,各自东西。你在火星上,离家千万里,披着地球上制造的脆弱的薄膜,抵御那火星上红色沙漠刺骨的干寒的伤害,你虽护身有术,但却一筹莫展,因为你的宇宙飞船坏了,无法修复。

但是,也许还有希望。在损坏的飞船的通讯舱内,你发现有一台长途传真运输机和使用指令。如果你拨亮开关,把信号对准地球上的接收器,然后跨入运输舱,长途运输机就会很快毫无痛苦地把你的身体分解开来,制成一幅由分子组成的蓝图,以备送回地球;而在地球上,接收器一收到发来的信号指令,几乎顷刻间就复制出了——你!你从火星上以光速被送返地球,送到你亲人的怀抱中,他们马上将如痴如醉地聆听你讲的火星奇遇。
……接着,你心乱如麻,思绪万千:“我真的是这个八岁孩子的母亲呢,还是实际上成了另一个新人,一个刚刚活了几个小时的新人,尽管我还有着对往日和往年的记忆,甚或明显的记忆,这个小女孩的母亲最近葬身火星了吗?在马克4型长途运输机的舱内被分解、被毁灭了吗?我死在火星上了吗?不,我肯定没有死在火星上,因为我现在活在地球上。然而,也许有个人死在火星上了——那是萨拉的母亲。这样,我就不是萨拉的母亲了。可我肯定是她的母亲!那台地狱般的机器是台长途传真运输机——一种交通工具呢,还是正如商标上写的那样,是一种杀人的双生子制造机?……”[1]


这本书叫《心我论——对自我和灵魂的奇思冥想》,是美国当代计算机科学家及研究人工智能的哲学家合作写的。他们对“心我”(自我和灵魂)问题的假想旨在说明,心灵之于躯体犹如软件之于硬件,计算机既然能模拟人的思维,那么机器也就能思维。由此还可推断,心灵能脱离躯体而存在——犹如软件能脱离硬件而存在。这确是一种奇思冥想,犹如一种用当代科技语言说出的神话。而所谓能将肉体(分解为分子)和意识(类似灵魂)编码复制,从一个星球“传真”到另一星球的“长途传真运输机”,则更像一种用当代科技手段完成的送魂祭典。

这种实现天上人间同构对应的想法是神话?让嫦娥的真身或精魂瞬间传输的法术是技术?

我并不想对这两种说法进行是与非的判断,我感兴趣的是他们提出问题的角度。神话或宗教信仰语境中的灵魂是某种可以转译的信息。高科技语境中的灵魂是类似基因密码的信息,采用的也是同构对应的原理,或许只是技术含量比神话传说及其巫术仪式的更复杂一些,可验证一些罢了。

神话与科学的混谈很容易让人糊涂。什么是神话什么是科学,已经够麻烦的了,现在又因月球上的嫦娥和地球上的嫦娥引出灵魂传输速度、我是谁或谁是我等等傻冒问题。不过,想想有多少聪明的宗教家哲学家科学家艺术家都在问这个问题,也就心安理得继续问下去了:

我希望以此引出我们关于民俗人类学中关于灵魂问题的探讨。我们可以找些书来读读,看古今中外有多少关于灵魂问题的论述?

附送一个小问题:肉身更真实还是精神(或灵魂)更真实?如果回答是前者,再请问:生活空间中呈现的我和网络空间中呈现的我(匿名方式),哪个更显示本相和本性?


以上文字不必当真,姑且看做脑筋急转弯游戏。

 


--------------------------------------------------------------------------------

[1] [美]道格拉斯·R·霍夫施塔特和丹尼尔·C·丹尼特《心我论——对自我和灵魂的奇思冥想》1-2页,上海译文出版社1988年版。

 

2007年11月5日


分享到:

TAG: 嫦娥传说 登月 灵魂 肉身 问题讨论 科技语境

施爱东博客 引用 删除 施爱东   /   2008-11-04 19:52:07
脚夫和马刻得真好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