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人最好笑自己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1-09-23 22:37:42 / 个人分类:小搬长

笑人最好笑自己

李维加

搜狐 2011年09月23日12:41来源:山西新闻网-山西农民报 


  ●精神一路向前展开,最后返身指向了自己:笑人最好笑自己。

  ●笑话,全世界满地都是,“可笑”,只有人类才有的感受。

  ●一方文化养一方心灵。

  ●笑话产生于可感知“可笑”的人类心灵。

  ●“可笑”是精神性的。

  ●全世界不同地域的人有着不尽相同的 “可笑”标准,但“可笑”的心灵是相同相通的。

  《襄汾民间故事选》作为山西襄汾县之地域文化品牌,即将出版,正式向全国发布。我曾经说过一句话:地域文化是地域的一面旗帜。襄汾县的领导是有眼光的,他们立起这面旗帜没有立错,历史将会检验证明。

  与此同时,我也为刘润恩、李善武两位先生感到由衷地高兴,特别是润恩,他是一个不拿薪水的农民,五十多年来坚持不懈默默无闻地在做民间文化的搜集整理工作,不求闻达,不求回报,不计代价,一心只是出于对传统民间文化的热爱,今天终于得到社会的肯定!

  襄汾县地处山西南中部,有古人类文化“丁村遗址”,是古晋国之核心区域之一,还有著名的“陶寺遗址”,历史上一直以来都是山西乃至全国最有文化蓄积的地区之一,对中国传统文化做出巨大贡献,而它的民间文化也一样,能出“解上美”“七十二呆”这样的民间传说故事,而且形式这样的集中,内容这样的“意蕴深闳”,就是证明。一般说,“一方水土养一方人”,按人们通常的理解是地域养人的意思,讲的是物质条件这方面;在此我却要特别补加一句,叫:“一方文化养一方心灵”。地域养人,不特指养人的体魄,更指养人的心灵。地域只有同时具备了这两个条件,物质的和精神的,才有可能养出具有如此健美人格的人来,才是真正文化富集并且有效的地域。

  必须指明,“地域”也是一种属人之创造。无论就自然地理方面的物质条件来说,还是就文化创造、积累的精神方面来说,归根结底都是“人”创造的结果。就前者而言,此一方地域即使有着天然平旷的土地及丰沛不竭的水源,其土地也并不就天然成为“耕地”,由土地而变为耕地,那是人的创造;至于后者,就更是纯粹属于人的独有创建,即使此一方地域人种优良,有着天生优质的体格,却也并不意味着他们必定天然具有优质的精神人格。人格,是纯粹人的自我创造。

  在这个意义上说,襄汾县在两个方面都可列于优质,足可立于全国诸地域之林而不逊,看看他们的耕地,看看他们的精神人格,一句话,看看他们的文化,就都清楚了。

  讲到这里有人会提出疑问来:说你什么也还没有具体讲到,怎么就叫“清楚”了?我的回答是:地域文化不是什么别的,它就是“地域的创造力”本身,地域创造力则是地域生命力之真正基源。

  回到本题,我们用 “解士美”和“七十二呆”这两个襄汾县的民间文化创造品,来具体求解襄汾此地域究竟有着怎样的“地域创造力”及“地域生命力”。

  所谓“大能人解士美”,能耐的核心追求该是在追求一种精神自由。

  很显然,完全的精神自由,只有在艺术中才有可能实现。所以,解士美的生活态度又可称为是一种“艺术的态度”。

  三军可夺帅,匹夫不可夺志。民众追求自由的渴望是不会被冻结的。于是,他们联合起来,经过千百位无名作者的集体创作、加工,终于塑造出一位不败的“能人”,以寄托自己的精神理想。他就是“解士美”。

  “解士美”这一艺术形象是纯粹集体无意识的产物。正因为如此,由它所表达的文化理想更纯粹,更有效,毫不打折扣,而完全不同于由某位先知先觉者人为“想”出来的所谓“理想”。

  精神追求自由的本性是不可遏阻的。如果说竟然有遏阻,那么也只有来自精神自身,即精神自己阻遏了自己的绝对展开。

  解士美所追求的“精神自由”,正是生命创造力之真正命意所在。就物质世界而言,于物的世界中求得自由,那必定意味着真正的智慧创造,与物俱谐,一无所碍;就精神世界而言,畅游于人的社会,而与人俱谐,一无所碍。

  “机智人物”是民间文学中的一个大品类,全世界各民族普遍都有各式各样机智人物的传说故事。解士美的传说其独特之处在于,它不简单是一个系列的“斗争故事”,真正内涵在于,精神努力去解决精神与世界如何达成一种真正和谐这样一个自有人类以来人类所面对的世界性的人类难题;以及,精神与精神自身如何达成一种真正的和谐这样一个自有人类以来的人本性的更大人类难题。前一个难题,在世界诸多文艺作品其中包括机智人物的故事中都有表达;后一个难题,解士美的传说故事中出人意料地给予了关注,提出并试图加以解决,这是解士美的故事真正了不起的地方,让人不禁感觉眼前一亮。

  如果,襄汾只产生了一个解士美的传说,那么我还真不敢马上断定,那一定是襄汾文化性格中的一个偶然抑或必然。而读了襄汾的另一个传说,“七十二呆”的故事,事情的性质就变得清晰明白起来。

  “七十二呆”其笑话的主人公不是一群有名无姓的虚拟人物,而是同一个人物刘呆。据说,此人是襄汾刘庄人。

  刘庄姓刘的是一大姓,姓刘的编出刘呆这样的笑话,自己讲述,津津乐道,到处传扬,这件事本身就是极有意味的一件事,试问:这不是刘家人在自己作践贬损自己吗?放其他地方紧着避讳遮掩还遮掩不过来呢,刘庄人为什么要这么做?

  回头再去比照解士美的故事,明白了:与解士美的故事如出一辙,这是刘庄人有意自己嘲笑自己,而且更有甚者,这一笑就笑出一大本子书,并不止是一段两段。

  于是我们似乎真的越来越逼近了所谓智慧的核心地带:精神一路向前展开,最后返身指向了自己:笑人最好笑自己!襄汾文化又一次显示出,它确有着“容人笑己”这样的文化品格,并不仅仅是一个偶然。

  笑话,全世界满地都是。笑,那是连有些智灵性的动物都会。“可笑”,只有人类才有的感受。这一感受可了不得,真正的智慧就从这里孕育。

  全世界不同地域的人有着不尽相同的“可笑”标准,但“可笑”的心灵是相同相通的。刘庄乃至襄汾人的超凡之处在,他们心灵中的“可笑”对象不止是他人,还包括自己在内。

  自己笑骂自己,刘呆一辈子也搞不清楚,在他自己的行为中一件再自然不过的事,在他人那里却可笑到不能容忍。

  由此可见,精神要能够做到“反躬自省”那是怎样的艰难。尽管我们时常嘴里念着“吾日三省吾身”的语录,并且也的确有一些人能做到主动检讨自己的错误,但要能真正做到自省自己的 “可笑”,没有几个人能做到。要解释清楚这其中的原因并不难,其原因即在于:“错误”往往是事件性的,而“可笑”却是精神性的,检讨错误不过是检讨自己在某个事件中行为的不当,而自揭可笑,却意味着对自身精神人格的否定。

  在这个意义上说,我极不同意有的论者所认为的,呆人故事反映的是“经济贫困,文化落后”的社会生活,“较低层次的情趣和意识”。

  “七十二呆”故事所反映的生活场景,事实并非真的封闭落后,恰恰相反,这些笑话的产生却正是出门逛世界、与异地域文化进行接触的结果,如走亲串友,如卖豆腐跑买卖,豆腐甚至卖到了北京城(说法可能有夸张,但出远门见世面的事实是一定不错的),这是落后吗?这正是在守土重迁、静态封闭的农业社会那样的时代,其中小一部分人率先走出封闭“先进”行为,不是吗?

  笑话产生于可感知“可笑”的人类心灵,心灵之所以将某些物事感知崇高、某些物事感知为可笑,说明心灵必定内存有某些个在先的“标准”,合于某标准即为崇高,不合于某标准即为可笑若讲出来即是“笑话”。

  由此,异地域文化有着关于可笑的不同标准,在某一地域认为是正常之事,至另一地域或即成为可笑之事。所以,笑话最常也最多产生于“交流”,特别是异文化之间的交流,而不是封闭,越多封闭,越不具产生笑话的土壤。

  “大能人解士美”和“七十二呆”,都是我说的这样的“交流”结果。民俗学家贾芝先生是襄汾人,他说这两类传说故事是他家乡的“二宝”。

  当然,我们这个时代是信息泛滥如洪水的时代,说话工夫,不知又有几千本图书出笼了,上架叫卖,很是热闹。刘润恩他们的《襄汾民间故事选》未必会有太好的市场价值;但历史是有眼光的,一定识得其中内含着的永久文化价值。

  李维加


TAG: 民间故事 笑话 山西襄汾

mjgnbsc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mjgnbsc   /   2015-05-16 10:50:50
紫砂壶怎么样鉴别:http://www.juhutang.com/zishahu/zshjb2/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日历

« 2019-10-16  
  12345
6789101112
13141516171819
20212223242526
2728293031  

数据统计

  • 访问量: 313412
  • 日志数: 174
  • 图片数: 5
  • 影音数: 55
  • 文件数: 4
  • 书签数: 49
  • 建立时间: 2008-10-11
  • 更新时间: 2014-10-25

RSS订阅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