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诞杂记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2-01-03 13:38:20 / 个人分类:杂七杂八

       朋友们徒弟们都说,你可以在美国过一个地道的圣诞了。

       确实地道,能亲身体会西方的圣诞节日气氛。

       圣诞期间是美国人血拼购物的高峰,很多商场提前好多天,就开始24小时营业。其实疯狂购物从感恩节就开始了。感恩节次日,是“黑色星期五”,所有商家大出血打折,实实在在的,不像国内先抬后折——一台很好的夏普42寸液晶,200美元拿走,相当于人民币1300,想当年俺买的东芝,才37寸,可是花了1万4!周六周日让你踹口气,马上又是“网购星期一”,依然大优惠,老板们都会网开一面,让雇员们这天上班时间,可以堂而皇之地上美国的网站大肆购物。快递忙坏了,有FedEX的送货员大概是加班又累又烦,直接把货隔着栅栏扔进收货人家院子,里面的电脑显示器自然碎掉,这一幕恰恰被房主的高清摄像机拍下,发到YOUTOBE上,点击过N万,快递公司赶紧危机公关。我在Amazon、Walmat买的几件东西,倒是比平常还快就到了,只是有一件,短信说已送达,开门却没有,再一看,给错放到对面邻居的门口了。看电视,退役好多年的飞人乔丹,还是影响力巨大,刚推出一款NIKE复刻鞋,将近200美元实在够贵,但还是有那么多人半夜就在商场外排队,挤坏了大门,更有一位年轻母亲,把5岁、2岁俩孩子扔在车里不管,自顾自跑去抢鞋,结果因此违法,被警察反铐双手,押进警车带走。还有一大帮人挺倒霉,排了半夜的队,警察来了一看,就命令商场不能开门营业,怕造成危险,白排了。另一位更绝,眼见人多鞋少,急眼了,掏出枪来朝天就放,人们受惊一哄而散,不过这老兄还没来得及趁虚而入,就被警察掀翻在地。过年过节,和国内一样,是小偷贼匪们活跃的日子,已经发生好几起扮成圣诞老人模样抢银行抢商店的案件了,害的我下午开车去超市,看见停车场有个圣诞老人在晃来晃去,就赶紧躲开……

        圣诞夜,许多人家挂了漂亮的灯饰,聚餐,去教堂。看新闻,有感人的:

       來自中國、曾遭受火吻的孤兒劉小妹妹(Cami Ai Liu ),在美國「兒童燒傷基金會」(Children's Burn Foundation )幫助下,找到美國領養家庭,23日與她的新養母Karen搭乘中國南方航空班機抵達洛杉磯國際機場,將在美國接受治療。

九歲的劉小妹妹在兩歲時被發現遺棄在道路旁,除了身體嚴重燒傷外,臉部幾乎毀容。美國兒童燒傷基金會表示,當年發現她的人,形容她的臉幾乎「熔化」(疑似被滾燙的熱油澆淋在臉上)。在中國孤兒院生活七年後,讓她重新有了家人,在聖誕夜前夕重新展開她的人生,並多了一對愛她的養父母、一位哥哥、還有兩位和她一樣是中國人的妹妹。

Dong和Karen在四年前領養了13個月大、來自中國的Becke ,兩年前又領養有學習障礙的中國小女孩Katie。Dong的兒子Matt表示,他很高興今年又多了一位新妹妹,陪他過聖誕節。

Karen表示,當她到中國去接劉小妹妹時,見到她的第一眼,她就知道她是上帝給她的天使,即使一句英文都不會說,即使將來有很大的障礙要克服,她也很開心可以成為劉小妹妹的新媽媽。

Horvitz表示,目前已經幫劉小妹妹籌備好資金,將在明年讓她接受整形手術。

也有挺温馨的:

1955年,位于美国科罗拉多斯普林斯的Sears Roebuck & Co.公司在报纸上刊登了一则广告,鼓励孩子们通过一个特别的电话号码给圣诞老人打电话。但是广告上给出的热线电话号码出现了印刷错误,原本应该打给“圣诞老人”的电话全部被转接到了北美大陆防空司令部(北美防空联合司令部NORAD的前身)的指挥中心热线上。这电话是战争紧急状况的专用热线,多少年都没有响过。Harry Shoup上校在1955年的圣诞前夜接到了一个电话,他以为是出现战争爆发事件了,但却是一个6岁的男孩在电话中讲出了他的圣诞愿望。虚惊一场的Shoup上校开始大光其火,在他向第二个打进电话的孩子的母亲询问情况后终于搞明白了是怎么回事。于是他下令要求所有工作人员必须给打进电话的所有孩子提供圣诞老人当前的位置。后来,居然也没有找那家报纸的麻烦,没要求报纸更正错误。
  1958年,美国和加拿大将两国的防空军事机构合并成了北美防空联合司令部,但这一传统保留下来了 。司令部在志愿者的帮助下,于平安夜向打入电话的孩子们和主流媒体报告圣诞老人的最新位置。科罗拉多州夏延山和彼得森空军基地的许多军人和家人朋友一起成为志愿者,在司令部的跟踪圣诞老人中心度过平安夜,为上千名打入电话的人们提供帮助。目前,约800名服务人员和他们的家人志愿在美国山区标准时间12月24日2时至12月25日2时之间轮班工作。今年,第一夫人米歇尔也参加了这一活动,接了N个孩子们的电话。
  1997年,加拿大军方Jamie Robertson少校在互联网上设立了“NORAD 跟踪圣诞老人”网站,使得全世界的人都可以在平安夜获得圣诞老人的“最新位置”。2004年,北美防空司令部收到了35,000封电子邮件、55,000通电话和来自181个国家的9.12亿次网站访问量。2006年,司令部更是收到了来自210个地区的50万个电话。
  2006年,网站开始使用微软3D虚拟地球来显示圣诞老人的位置。2007年开始则使用Google地球。网站上用电脑绘图生成圣诞老人飞越各个城市的上空,并每小时更新一次。同时,网站也会制作一些视频,并由司令部的工作人员配音,解说圣诞老人正在经过的城市的一些基本情况。在地图上,圣诞老人的位置则每5分钟更新一次。
  NORAD负责保卫北美大陆安全,防止遭到外敌空袭。遍布北美大陆边境的47个雷达站组成的北美预警系统负责通知NORAD圣诞来人何时从北极启程。在此之后,红外卫星负责跟踪圣诞老人起飞后的飞行路线。海军上尉德斯蒙德·詹姆斯(Desmond James)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卫星实际上是获取驯鹿鲁道夫的红鼻子发出的红外信号。”在圣诞老人降落地面之后,一个很少被人知道的监控摄像网络“Santa Cam”将传回圣诞老人发放礼物的视频录像。这个全球性网络10年前就已启动,但NORAD官员声称只有在圣诞平安夜才投入使用。

美国的孩子真是幸福,校车结实,还能生活在童话的情境中。写这博文时,圣诞老人的位置:


        有人欢喜有人愁,还有些人永远过不了节了。我所在的洛杉矶地区,前段时间,一个平常表现挺不错的船长,为了争夺孩子的监护权,闯进前妻工作的美发厅开枪,八死一伤。另一个失恋的小伙子站在闹市好莱坞日落大道路口(我曾经开车经过那里,想想就后怕)端枪乱射,打死一名无辜的音乐人,自己也被警察当场击毙。离我住处几个街区之遥的一栋Townhouse,一劫匪躲在车库,劫持了晚归的一家五口,杀死男主人,抢钱逃跑。前些日子因大风停电抢修行动迟缓而备受市民批评的爱迪生电力公司,也爆出公司成立125年以来最大的悲剧,一名可能面临辞退的员工,开枪杀死两名同事,打伤两人,自己饮弹自尽。前天晚上,我们常去的华人超市隔壁,一个美国小伙又被当街刺死。还有一些注定要在大牢里过圣诞了,像加州在运动会时开枪打死女同学的那个,还有上电脑课掏枪打死同性恋同学的,分别判了155年和21年徒刑,都是些刚成年的中学生,这辈子算是不会有像样的圣诞节过了。就在昨晚,一个从阿富汗休假回国的美国大兵,在自家的欢迎晚会上,因为劝架,被人打中两枪,奄奄一息,生死未卜,不知能不能熬过这节日。每当看到这些新闻,心中便不平,要么你政府就禁枪,要么就准许我们这些客居者也可以武装一下,不然哪天真要碰见拿枪的歹徒,让我们用拖把么,太不公平,好歹咱当年也是神枪手。

Los Angeles Times 登的照片,当街乱射的凶手被当场击毙。

 

PSP又读到两则关于圣诞的新闻,一是:


       中广网聊城12月25日消息(记者柴安东 山东台翁平亚)据中国之声《新闻晚高峰》报道,今天(25日)是圣诞节,让我们来认识一位特殊的圣诞老人。在山东聊城阳谷县刘庙村,有一位94岁高龄的美国“圣诞老奶奶”,赶着驴车给周围的孩子送礼物。

这位“圣诞老奶奶”叫牧琳爱,是个出生在中国的美国人。小的时候跟着当传教士的父母在聊城生活过,13岁重返美国,80岁时牧琳爱再次出现在聊城,一住又是11年。几乎每一个圣诞节,牧琳爱都装扮成圣诞老人,赶着毛驴车给村里的孩子们送礼物。

可是今年,这位有着94岁高龄的“圣诞老奶奶”体力实在不比当年,只能在大伙的搀扶下来到孩子们中间,没有圣诞树、没有圣诞party,但能和孩子们热情相拥,老人的脸上绽放出开心的笑容。

十多年来,老人把自己的爱奉献给周围的人。不单单在每年圣诞,过去的十几年里牧琳爱一直没有中断过对周边人的帮助。她多次向当地的学校、医院、村民捐款捐物,支持当地农村发展。村里许多老年人患了白内障又无钱医治,牧琳爱联系了市里的医院为5名老年人做了手术,让她们重现了光明。

二是,纽约一所学校的一个华裔老师,告诉学生们圣诞老人压根是忽悠,根本不存在。结果校方责令其向孩子们道歉。这等无趣的人,也能当老师么。


分享到:

TAG:

引用 删除 陆慧玲   /   2020-06-12 22:51:08
5
雅俗簃——叶涛的博客 引用 删除 叶涛   /   2012-01-03 22:10:02
祝李扬兄及全家节日愉快!
中国民俗学网志愿者工作团队 引用 删除 cfngroup   /   2012-01-03 14:23:35
5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