柿子留给喜鹊吃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3-12-25 21:30:52 / 个人分类:我的日志

1997年初冬,我与七、八位学者一道,赴韩国出席第二届亚细亚民俗学术大会。我们乘大巴从汉城(现在改名首尔)去江陵市的沿途,看到许多山区农家都种了不少柿子树,虽然叶落殆尽,但红红的柿子还有不少挂在枝头,就像一盏盏小灯笼,煞是好看,我心想,那些挂在枝头的柿子迟早是要被主人摘光的。于是,就写了一首诗表达我的感想。其词曰:“沿途红柿挂高枝,蓝瓦粉墙短竹篱。农舍傍山溪水好,鹊鸣阵阵是催诗。”当时,只是看到许多喜鹊在柿子树上鸣叫,根本没有想到喜鹊和留在树上的柿子之间会有什么关系。最近看到一本旧杂志,其中写到韩国山区农民为什么不把柿子摘光的原因,我才恍然大悟。话说有一年冬天奇寒,雪又大,大量喜鹊无处觅食,被冻饿而死。春暖花开、入夏以后,虽然柿树仍枝叶繁茂,结了小果实,但不久就被一种毛毛虫吃了大半。这一年,柿子大面积减产,有的地方甚至绝收!当地农民才知道喜鹊是那种毛毛虫的天敌,喜鹊的大量死亡导致了虫害的加剧。从那以后,当地农民就在深秋柿子成熟、大量收获的时节,每家每户都不摘光,而要专门给喜鹊留下一些口粮。多么善良的农民,多么幸运的喜鹊啊!但我又想,如果那些柿子熟透了,大风一刮掉下来怎么办?喜鹊啄下来又怎么办?冻成了冰疙瘩喜鹊会吃吗?唉,我这杞人忧天的想法连我自己都笑了。

当我写完这篇短文,发表在民俗学网站博客上后,在“相关链接”中,就出现了麦子女士几年前写的《柿子红了》。哈,真是巧极了,我怀着极大的兴趣,读完了她的文章,进一步开拓了眼界,获得了新知。麦子女士的家乡在陕西宝鸡,她们那儿的农民也都种柿子树,她从小就帮父母“卸柿子”(当地人把收获、采摘柿子叫“卸柿子”)。最令我感兴趣的有三点:一是她们那儿在收获柿子时,要把最高端的柿子连枝条折断带回家挂在墙上,既限制了树枝的向上疯长,有利于来年低矮枝条的结果,又给家里增添了秋收的氛围和色彩。至于其中还有什么民俗讲究,文中没有说,我也就不去猜测了。二是她的文中提到,当地在收获柿子时,也要留一些在树上,叫“看树”,老人们说,如果不留,下一年就不结果了。但是,这留果的行为与韩国农民的留果行为如出一辙,恐怕在实际上也是为鸟、雀们留口粮,以利于鸟雀“常驻”,来年好消灭害虫。看来,中、韩两国农民在收获季节在树上“留柿子”,不但是生活经验使然,还形成一种共同的民俗,很有深入研究的必要。第三,麦子的文章里还提到,宝鸡一带吃柿子的飞禽主要是“老鸹”(乌鸦),也有其它的鸟雀,唯独没有提到喜鹊,这一点与韩国不同,也可能与鸟类在亚洲的分布有关吧。宝鸡农民把专啄软柿子吃的乌鸦叫“贼老鸹”,有的柿子把儿和柿壳还在树上,可是甜甜的柿肉却早就到了“贼老鸹”的肚子里。


分享到:

TAG: 灯笼 韩国 江陵 柿子 亚细亚

布谷布谷——麦子的成长空间 引用 删除 麦子   /   2014-01-14 17:01:57
柯杨老师,看到你这篇文章,我实在很激动呢。就是那样的,就是说留些柿子给鸟儿的。今年摘柿子时,我又重写了一篇,感情跟那年写的有很大不同呢。谢谢你。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我的栏目

日历

« 2020-06-01  
 123456
78910111213
14151617181920
21222324252627
282930    

数据统计

  • 访问量: 313749
  • 日志数: 200
  • 图片数: 25
  • 文件数: 40
  • 书签数: 34
  • 建立时间: 2008-10-07
  • 更新时间: 2014-01-26

RSS订阅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