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伏羲神话传说的文化史意义

上一篇 / 下一篇  2008-11-05 01:06:53 / 个人分类:我的论文

  • 文件版本: V1.0
  • 开发商: 本站原创
  • 文件来源: 本地
  • 界面语言: 简体中文
  • 授权方式: 共享
  • 运行平台: Win9X/Win2000/WinXP

伏羲神话传说文化意义

柯  杨

        任何一个民族的神话与传说,往往折射出这个民族古史的影子,透露出历史的真象。伏羲,又称伏犧、宓羲、庖犧、包犧、虑羲或伏戏,这个名字,最早见于《易·系辞下》、《管子·封禅》、《庄子·人间世》、《荀子·成相》等古籍。不论是我国浩如烟海的古籍中对伏羲神话传说的片断记载,还是长期流传于我国民间的有关伏羲的活态神话传说,它们都或多或少地被一些神奇古怪的外衣所包裹,使人们难以直接看清其历史的本来面目。然而,只要我们使用科学的方法,剖析那些令人眼花缭乱的外衣,就会发现其中所蕴藏着的极有价值的、反映古史真实面貌的信息。早在上世纪30年代初,郑振铎先生就曾说过:“我以为古书固不可尽信以为真实,但也不可单凭直觉的理智,去抹杀古代的事实。古人或不至像我们所相信的那么样的惯于作伪,惯予凭空捏造多多少少的故事出来;他们假使有什么附会,也必定有一个可以使他生出这种附会来的根据的。愈是今人以为大不近人情,大不合理,却愈有其至深且厚,至真且确的根据在着。自从人类学、人种志和民俗学的研究开始以来,我们对于古代的神话和传说,已不仅视之为原始人里的‘假语村言’了;自从萧莱曼在特洛伊城废址进行发掘以来,我们对于古代的神话和传说,也已不复仅仅把它们当作是诗人们的想象的创作了,我们为什么还要常把许多古史上的重要的事实,当做后人的附会和假造呢?”① 我觉得,郑先生的这段话说得极好。因为,古代的神话传说,是一种文化符号,是古代文化的表象,但它们却蕴含着深层的远古文化源的大量信息。破译并阐释这些信息,揭示它们的深刻意义,乃是许多人文科学研究者的重要任务。将古代的神话与传说同地下挖掘出的古代文物或古文化遗址相互印证,再加上历史学、文化人类学、民俗学、民族学等多种人文科学知识与方法的综合运用,那么,对上古一些模糊不清、朦胧存疑的事象,就会逐步清晰起来,并得出比往昔学者更符合实际,也更科学的结论。大量事实证明,我国各民族的神话与传说,是探讨我国远古时代社会真象和中华民族文化之源的不可缺少的资料,有关伏羲的神话与传说,就是其中重要的一部分。

        学术界的朋友们都知道,法国历史学兼考古学家拉克伯里,曾在他的《中国古代文化西源说》一书中,断定中国文化起源于西亚,认为庖犧氏、神农氏和黄帝,都是两河流域的古巴比伦人,是由西向东传人中国的。这种见解,实质上是“欧洲文化中心论”的变形,是学术偏见的反映。类似的错误,还出现在俄国学者π·c·瓦西里耶夫、美国学者E·亨廷顿、瑞典学者J·G·安特生等人的学术著作中,这不能不使人感到非常遗憾。建国以来,由于我国考古学界的辛勤劳动,对国内新石器时代遗址的挖掘与研究,取得了极为显著的进展,尤其是对“羲皇故里”——甘肃省秦安县大地湾古文化遗址和“轩辕故里”——河南省新郑县裴李岗古文化遗址的发现和挖掘,更加引起海内外学术界的高度重视。这两处遗址,不但都早于仰韶文化,其年代均可上溯到公元前7000——5500年左右,而且,这两处遗址的所在地区,又分别是伏羲和黄帝神话传说大量流传的地区。将这两处遗址出土的文物和当地民间神话传说相互印证,必然能大大深化人们对我国新石器时代的认识,这就将我国古代文化之源的研究,建立在更加可靠、可信和大量事实的基础之上。我觉得,不断深化对伏羲等上古神话传说中人物的研究,将充分证明世界文化并非只有一个源头,而是多源、多中心的,中华古代文明,无疑是这众多源头中灿烂夺目的一个。另一方面,国内学术界近十多年来对我国古文化之源的探讨,也取得了空前的进展。由于浙江余姚河姆渡文化遗址和辽西红山文化遗址的发现和大规模发掘,以及秦陇、吴越、荆楚、巴蜀等区域文化与考古研究的不断深入,传统的“中原文化中心论”也受到了严重的挑战。尽管以河南为代表的中原文化以其悠久性、连续性和在历史上的先进性,仍然能够保持其中华古文化大源头的地位,但说它是唯一源头,或者说,中国古文化只是以中原为中心向四周传播,恐怕就值得商榷了。事实是,在神州大地上,除中原古文化源之外,还有若干个值得重视的古文化发生源,它们也是形成中华古代文明的一个个重要的组成部分。至于中原古文化源在殷商之后对周边各个古文化区域的巨大影响力,以及这些不同区域古文化源之间的相互影响、靠拢、吸收和融合,则是显而易见的。换句话说,中华民族的古文化之源,也不仅仅只有一个,而是多源头、多中心的。中原文化之所以十分突出,恰恰在于它正好是多种文化源交流的汇合点,是它善于吸收、融合四方之所长的缘故。我想,有了这种认识,我们的视野将大大开阔,思维也将进一步活跃,这对深化中国古文化之源的研究,必将产生很大的推动作用。天水市召开首届伏羲历史文化研讨会,其意义当然是多方面的,但对中华本土文化发生源作一种区域性的探讨,恐怕也是应有之意,这也正是我写这篇文章的基本出发点。下面,我想从民俗学的角度,对伏羲神话传说的文化史意义,进行一些初步的探讨,以求教于诸位学者。

一、  伏羲是我国西北高原昆仑神话系统的神祗

 

    著名史学家顾颉刚先生曾经指出:“中国古代留传下来的神话中,有两个很重要的大系统:一个是昆仑神话系统;一个是蓬莱神话系统。昆仑的神话发源于西部高原地区,它那神奇瑰丽的故事,流传到东方以后,又跟苍莽窈冥的大海这一自然条件结合起来,在燕、吴、齐、越沿海地区形成了蓬莱神话系统。此后,这两大神话系统各自在流传中发展。到了战国中后期,在新的历史条件下,又被人结合起来,形成一个新的统一的神活世界。这个神话世界的故事和人物,在它的流传过程中,有的又逐步转化为人的世界中的历史事件和人物。因此,探索昆仑与蓬莱这两个神话系统的流传与融合,对揭示层累地造成的古史系统,回复古史的原来面貌有极其重要的意义。”②这段话说得很精采,是我们揭开伏羲神话传说发源地之谜的一把钥匙。    在我国现当代神话学家的专著或论文中,认为伏羲、女娲神话传说的发源地在我国西南地区(尤其是在苗族聚居地)的占大多数。其主要依据,大都来自芮逸夫先生《苗族的洪水故事与伏羲女娲的传说》一文。这篇文章中说:“伏羲、女娲之名,古籍少见。疑非汉族旧有之说。或伏羲与Bu—i,女娲与Ku—eh音近,传说尤多相似。Bu—i与Ku—eh为苗族之祖,此为苗族自说其洪水之后遗传人类之故事,吾人误用以为己有也。”③这段话头一句就有问题。伏羲、女娲这两个名字,在我国古籍中是多见,而不是“少见”。虽然,伏羲与女娲并提的记载相对较少,但也绝非孤证。比如,王延寿《鲁灵光殿赋》云:“伏羲鳞身,女娲蛇躯。”曹植《女娲画赞》:“或云二皇,人首蛇形。”《春秋运斗枢》曰 :“伏羲、女娲、神农是三皇也。”苏轼诗中有句云:“洪荒无传记,想象在羲娲”。像这类伏羲女娲并提的,还可以举出一些。至于通过考古挖掘而发现的石刻、壁画中有伏羲、女娲人首蛇身交尾图的就更多了,新疆、河南、山东、湖南、四川都有,据《文物资料》1954年第4期报道,甘肃天水麦积山石窟中也有,它们是无言的神话,广泛流传的铁证。如果认为这一切均源于西南地区的苗族神话,似乎难以服人。上面我所引用或列举的各种史料,较之芮逸夫先生30年代在云贵高原辛勤搜集来的许多第一手少数民族神话传说材料,就文字记载而言,要早得多,影响也大得多。再说,古籍中曾有“窜三苗于三危”的记载,而三危山在甘肃敦煌县境,距神话中的昆仑山(即今之祁连山)很近,三苗受昆仑神话系统影响的可能性,也是存在的。冯天瑜先生在其《上古神话纵横谈》一书中,也支持芮逸夫先生的伏羲、女娲神话起源于苗蛮集团说,并强调指出:“伏羲女娲由兄妹结为夫妻,是北方以外的神话。”④然而,冯先生在同一本书中,却又引用了唐代李冗《独异志》中的这样一段记载:   

         “昔宇宙初开时,有女娲兄妹二人,在昆仑山,而天下未有人民。议以为夫妻,又自羞耻。兄即与其妹上昆仑山,咒日:“天若遣我二人为夫妻,而烟悉合;若不,使烟散。”于烟即合。其妹即来就兄,乃结草为扇,以障其面。今时取妇执扇,象其事也。”

        对这段文字,诚如冯先生所评价的那样:“记载这个故事的《独异志》出于封建社会中期,掺杂了明显的封建伦理意识,但仍保持了某些原始神话色彩。”⑤但我要问的是:这个故事是不是也出于苗蛮集团?或受苗族神话的影响?恐怕冯先生难以明确回答。其实,这篇被封建文人加过工的民间神话,恰恰证明伏羲女娲兄妹通婚的神话传说,在北方流传已久,它显然属于昆仑神话系统,而不是巴蜀、云贵一带苗族的神话传说。昆仑神话系统中诸神故事最初产生的地点,乃是以祁连山为其神山(即古代神话中之昆仑山)的西北黄土高原。汉代应劭的《风俗通义》中说“女娲搏黄土作人”,也给女娲这位远古时代杰出女神的传说源于西北黄土高原提供了一个很有力的佐证。因为,苗族所聚居的云、贵、川一带,或是溶岩地貌,或是黑土、红壤,恰恰没有黄土可捏。

         我们说伏羲、女娲属于昆仑神话系统中的神祗,还可以从黄土高原挖掘出的新石器时代的彩陶图纹中得到强有力的支持。比如,甘肃武山县西坪仰韶文化遗址中出土的绘有人首蜥身的彩陶瓶⑥;甘肃临洮县冯家坪齐家文化遗址中出土的一件“双连杯”,其上刻画着两个对称的人首蛇身像⑦。而这两处遗址,距传说中的伏羲诞生地——成纪(今甘肃以天水市为中心的一大片地方)都不远。这说明在遥远的新石器时代,居住在甘肃境内的先民们中间,已经流传着“人首蛇身”的神话,他们将这一神话传说通过自己所制的陶器,形象地加以表现。当时谁也未曾想到,在数千年之后,这些古老的器皿,又从地下被挖出来,呈现在他们后代的面前,成为证明他们那个时代曾有过伏羲女娲神话传说的最有力的证据。如此古老而重要的远古文化信息,似乎在云、贵高原并未发现过。    判断伏羲属于昆仑神话系统的神祗,并不等于说他就是汉民族的原始神。因为大家都知道,汉族并非单一民族所构成,而是我国古代不同民族的大小部落逐步融合而成的一个民族共同体。从一些古籍的记载来分析,伏羲很可能是远古时代西北高原上的一个渔猎、游牧部落的领袖,其古族属,非羌即戎,以戎的可能性为最大。因为,戎这个大部族中的一支——犬戎,殷周以前就游牧于西北黄土高原,曾多次与黄河中游的华夏民族发生过战争,周平王东迁洛邑,就是由于犬戎打到渭水一带的缘故。然而,犬戎也恰恰是最早与中原民族融合的北方游牧部落。《史记·邹阳传》中就有“秦用戎人由余而霸中国”的话。《史记·封禅书》又记载:“德公立,二年卒。其后四年,秦宣公作密畤于渭南。祭青帝。”(“其后四年”乃公元前674年,亦即周惠王三年。“渭南”是指渭水之南的某个地方。)对于上面这段话,闻一多先生考证说:“……密、宓、虑一字,密畤即伏羲之畤,故曰青帝也。”又说:“余尝疑伏羲为犬戎之祖,犬戎与周或本同族,故传言伏羲画八卦,文王演之,而《易》称《周易》。”闻先生还说:“盖平王受逼于犬戎而东迁,秦襄公逐犬戎,收周故地,因受封焉、秦立伏羲之畴,因犬戎之神而祭之也。”⑧虽然《左传》僖公十年有“神不歆非类,民不祀非族”的说法,但在我国历史上,“祀非族”的现象还是有的,比如秦始皇、汉高祖都曾经祭祀过非本族的苗族祖先神兼战神蚩尤。其原因,除了蚩尤是战神之外,还由予在大融合,大统一之后,为了团结而尊重对方的风俗习惯。秦人祭祀犬戎的祖先神伏羲,大概也是由于犬戎的一些部落在当时已与华夏民族融合。秦人祭伏羲,乃是一种亲善、友好的表示。我认为,闻一多先生的考证是有道理的,他为我们进一步探讨伏羲的族属以及伏羲神话传说发源于西北高原,指出了一个重要的线索,应当引起我们的高度重视。春秋时,有一个戎人已氏聚居的地方叫戎州,在当时的卫都近郊(今河南淇县附近),还有一个小国叫“戎”,就在现在山东省荷泽县的西南,而神话中所说的“华胥履迹”的“雷泽”,也被《汉书。地理志》确定在“济阴城阳县西北”的荷泽县境内。这种种巧合,恰恰说明在遥远的古代,西戎部落中的一支,曾由西向东游牧(或迁徙)到了河南淇县和山东荷泽一带,并定居在那里,同时,也将他们古老的神话传说带了去,并将其地方化了。所以说,伏羲神话传说在历史上不断被地方化,正好说明犬戎部落的活动范围很大,总是在不断地迁徙着,这样,他们与各地民族的融合就必然既早且快,这正是伏羲神话传说遍神州的一个极为重要的原因。

                  二、  伏羲感生神话文化符号的涵义

 

          关于“华胥履大人迹而生伏羲”的神话,古籍中记载很多,较具代表性的有以下四条:

       ①东汉·王符《潜夫论·五德志》云:“大人迹出雷泽,华胥履之,生伏羲。”

       ②晋·皇甫谧《帝王世纪》曰:“太昊帝庖犧氏,风姓也。母曰华胥。遂人之世,有巨人迹出于雷泽,华胥以足履之,有娠,生伏羲于成纪,蛇身人首,有圣德。”

       ⑨唐·司马贞《补史记·三皇本纪》云:“太皞庖犧氏,凤姓。代燧人氏继天而王。母曰华胥,履大人迹于雷泽,而生庖犧于成纪。”   

       ④  明·孙瑴辑《古微书》引《初学记》、《太平御览》曰:“大迹出雷泽。华胥履之,生宓羲。”(卷二十三《诗纬。诗含神雾》);“华胥履迹,怪生皇羲。”(卷三十《孝经纬·钩命诀》。

        以上四条所载,都是说伏羲的母亲华胥在雷泽附近,见到地面有一个大脚印,她踩了一下,于是有所感而怀孕,后来在成纪(今甘肃天水市一带)生下了伏羲。这一远古时代的神话,与《诗经。大雅。生民》所言姜螈履天帝足迹而生后稷、《诗经·商颂。玄鸟》所言简狄吞燕卵而生契等神话一样,都属于感生神话的范围。这类神话产生于原始社会,初民皆信而不疑,口耳相传,历久而不衰。就连汉代大学问家许慎也在他的《五经异义》中说:“圣人皆无父,感天而生。”足见这类神话影响力之久远。徐旭生先生说:“我们现在如果完全相信史实中所淆杂的神话,固然太属盲信,可是要密切地注意到:古代是神话的时代,那时候的人无法脱离鬼神去思想。我们现在可以毫不疑惑地断定:凡古代的史实,只要那里面不搀杂神话,大约全是伪造,至少说它是已经经过一番人化的工作了;反倒是淆杂神话的说法尚属近古,想推测古代的经过,只有从那里钻研,才有可能得到靠得住结果的希望”。⑨这话对我们通过神话研究古史很有启发性。感生神话作为一种远古时代的文化符号,一方面反映出当时确实经历过一个“只知有母,不知有父”的原始群婚制的历史阶段,反映了初民们对人因何而生还存在着模糊的、非科学的认识;另一方面,这类神话也清晰地打上了先民们自然崇拜、图腾崇拜和祖先崇拜的印记,展现了远古人类万物有灵的原始观念和人神相通、人兽相通的原始思维特征。这类神话,不但中国有,外国也有。圣经故事中说圣母玛利亚以处女之身因感应而生基督,就是一个很著名的例子。这说明,在原始思维机制主宰下产生的感生神话,是人类童年时代的一种具有普遍性的文化现象,是原始人类对人的来源的一种解释和说明。它与后世所谓“真龙天子下凡”之类的迷信,在性质上截然不同。    关于“履迹”,闻一多先生曾有分析。他说:“履迹乃祭祀仪式之一部分,疑即一种象征的舞蹈。”⑩这对我们也是很有启发的。所谓“大人”,恐怕就是扮演雷神享受祭祀的尸祝,亦即巫。尸祝舞于前,华胥随于后,履其迹而伴舞,舞毕,则野合于幽林,因而有孕。神话中只说表象,不谈本质,是由于远古人类最重视祭祀仪式的缘故。

    上面所引四条资料中都提到“雷泽”这个地方。雷泽在何处?古今学者都曾很认真地加以考证。有的说在山东定陶、荷泽两县之间,今已涸;有的说,雷泽即“震泽”,就是现在的太湖;《路史后记》中只说是在“华胥之渚”,没有提到雷泽这个地名。《太平御览》引《遁甲开山图》日:“仇夷山,四绝孤立,太吴之治,伏羲生处。”根据这些材料,说不定“雷泽”就是仇池(即仇夷)的别名。而仇池在今甘肃省西和县境,属古成纪范围之内。其实,神话的时代,未见得有什么具体的地名,初民只知有山、丘、河、泽的区别而已。所谓“雷泽”,就是“雷神所居的水泽”一语的简化,是一个并不确定的地点。《楚辞》宋玉《招魂》中说:“旋入雷渊,靡散而不可止些。”这里的“雷渊”,说的也是雷神出没的水泽。与“雷泽”一样,皆是泛称。后世龙潭、龙池之类的水泽名称遍布神州大地,且多求雨、祭祀活动,恐怕都是雷泽、雷渊等神话中的泛称地名被地方化了的结果。先民神话中之所以强调伏羲的母亲华胥在雷泽附近“履巨人迹”,重要的目的,就是为了突出伏羲这位人文初祖来历的尊贵和不凡。《淮南子·地形训》中说:“雷泽有神。龙身人首,鼓其腹而熙。”这个神就是雷神,华胥所踩的那个大脚印,就是雷神的脚印。由于雷电具有很大的破坏力,先民们总是对它诚惶诚恐,顶礼膜拜。通过长期观察,才感到天上雷鸣,必定闪电(其形状是先民们创造龙形的根据之一)、下雨,而且容易在地上积成水潭,所以,远古人类总是把雷神、龙和水泽紧密联系在一起,认为“龙身人首”的雷神,就住在深幽的大泽之中,时而升到天上行云播雨。伏羲既然是华胥踩了“龙身人首”的雷神之迹所生,那么,他在神话中被说成是“龙身人首”的非凡人物,也就毫不奇怪。    山东嘉祥武梁祠伏羲石刻旁,还有“伏羲仓精,初造王业,画卦结绳,以理海内”十六个字。其中值得注意的是“仓精”二字。“仓”即“苍”,指天。“精”即“神”,“苍精”就是天神,是主东方的青帝神。《吕氏春秋》称伏羲为“苍精之君”。《史记·天官书》亦云:“苍帝行德、天门为之开。”这都说明,在古代,人们就把神秘降生、形象奇特的伏羲看作是能与天、人沟通的半龙半人,既神又人的非凡人王了。美国哈佛大学教授张光直先生认为:中国古代文明的起源,其核心是政治权威的兴起与发展。政治权力的获得,固然有多种因素,其中最关键的,是对天、地、人、神之间沟通手段(巫师与巫术)的独占,这正是中国古代文化完全不同于西方古代文化的一个主要特征。⑾而伏羲等古代帝王的感生神话与传说,既是这一古文化特征最原始的表现,又是它的催化剂。以伏羲为开端,上古神话传说中的帝王,大都因其母感应龙蛇、星辰或长虹而降世。例如:“有神龙首感女登于常羊,生炎帝。”“见大电光绕北斗,枢星照郊野,感附宝……生黄帝于寿邱。”“黄帝时有大星如斗,下流华渚,女节梦接,意感而生少昊。”“金天氏之末,瑶光之星贯月如虹,感女枢于幽房之宫,生颛顼于若水。”“(庆都)出以观河,遇赤龙唵然,阴风而感应都,孕十四月,而生尧于丹陵。”“握登见大虹,意感而生舜于姚墟。”“见流星贯昂,梦接意感慄然,又吞神珠薏苡,胸拆而生禹于石纽”等等,都有不平凡的预兆和感应,所生也都是古代杰出的帝王。这都是在自然崇拜、图腾崇拜和祖先崇拜的基础上,在天、神、人相通的原始思维机制主宰下,感生神话不自觉地向政治领域倾斜的具体表现。其目的,就在于树立和卫护上古帝王们的绝对权威性,而这种通过神话的传播来卫护古代帝王权威性的做法,在促进各个氏族部落的融合和凝聚,形成一个庞大的中华民族共同体的历史进程中,曾发挥过非常重要的作用,应当进行深入的研究。至于感生神话在我国古代文化发展中的负面影响,因不属本文论题范围,这里不再涉及。

 

                    三、人文初祖——伏羲的杰出贡献

 

    根据古籍记载和民间仍在流传的神话传说来看,伏羲可以说是中华民族的先民由野蛮向文明过渡时期最杰出的代表之一。

         首先,伏羲是渔猎工具的发明者。《易·系辞下》说他“作结绳而为网罟,以畋以渔。”《尸子》说“宓犧之世,天下多兽,教人以猎。”《帝王世纪》说他“取犧牲以充庖厨。以食天下,故号日庖羲氏。”伏羲发明网罟,恐怕是世界上最早的仿生学的成果。因为,《抱朴子》中说:“太昊师蜘蛛而结网。”说伏犧从蜘蛛结网得到启迪而发明渔猎工具的这个重要细节,在民间传说中也有生动而具体的叙述。12连伏羲这个名字,也是因他创造了捕兽工具而获得的。《道藏·洞神部·玉诀类·玄经元旨发挥·三五章》中说他“教民伏羲,因以为号”是不错的。“伏”通“服”,制服也;“羲”通”犧”,本指祭祀天地、宗庙专用的纯色牲畜,引申为所有的兽类。伏羲氏,就是制服野兽的人。捕兽“网”和捕渔“罟”的发明,使先民们的渔猎生产有了空前的进步,不但提高了捕获量,也大大减轻了人们体力的消耗,它较之石块、棍棒之类,无疑是劳动工具的一次重大变革,成为先民们心目中极其重要的事件,所以才一代又一代加以传颂,后世的渔猎行业,还把伏羲作为祖师爷来崇祀。

        其次,伏羲是我国古代文化秘密符号——八卦的创始人。古籍中有关伏羲画八卦的记载很多,其中较重要的有以下诸条:《易·系辞传》曰:“古者包犧氏之王天下也,仰则观象于天,俯则观法于地。观鸟兽之文与地之宜,近取诸身,远取诸物,于是作八卦,以通神明之德,以类万物之情。”《礼记·含文嘉》曰:“伏羲始别八卦,以变化天下。”《白虎通义·号篇》云:“于是伏羲仰观象于天,俯察法于地,因夫妇正五行,始定人道,画八卦以治天下。”《帝王世纪》则曰:“庖犧氏作八卦。神农重之为六十四卦。黄帝、尧、舜引而伸之,分为二易。”八卦的核心是阴、阳的变化。它由阴爻(––)和阳爻(-)两种线纹的不同搭配,组合成各自具有一定含义的八种符号。即:乾(天) ☰、兑(泽) ☱、离(火) ☲、震(雷) ☳、巽(风) ☴、坎(水) ☵、艮(山) ☶、坤(地) ☷。这个从“乾一”到“坤八”的排列顺序,据说就是最古老的伏羲八卦的文字表述序列。我觉得,八卦符号的诞生,最初与表述万物的生殖、成长、变化有着密切的关系,稍后才与卜筮挂上了勾。原始八卦主要在于说明“阴阳交泰则万物生,水火既济则物候成”的道理,亦即所谓“天地氤氲,万物化醇;男女媾精,万物化生。”对于这一问题,最著名的惊人之论,出自郭沫若先生的笔下。他写道:“八卦的根柢我们很鲜明地可以看出是古代生殖器崇拜的孑遗,画一以象男根,分而为二以象女阴,所以由此而演出男女、父母、阴阳、刚柔、天地的概念。”13我们把这段话同上面所引《白虎通义》中“因夫妇正五行,始定人道,画八卦以治天下”等语联系起来思考,就会看出郭氏此论的合理性,赵国华先生从郭氏此语得到启发,广泛搜集材料,深入进行钻研,写出了三十万言的专著。14其中对伏羲原始八卦的解释,我以为基本上是合理的,较之前人,可说是前进了一大步。但将八卦完全解释为与生殖崇拜有关的符号,而不涉及更广泛的领域,则走了极端,是我所不能苟同的。因为,原始八卦不但与生殖有关,也与天文、历法、卜筮有关。八卦的构成,既有“象”,又有“数”。《左传》僖公十五年说:“龟,象也;筮、数也。物生而后有象,象而后有滋,滋而后有数。”其下注日:“言龟以象示,筮以数告,象数相因而生,然后有占,占所以知吉凶。”我们从古人所说“数学自伏羲则(效法、依据的意思——本文作者注)河图以画卦始。”15“庖羲氏始画八卦。作九九之数,以合六爻之变”16语中即可略见八卦与数理的关系。总之,八卦是概括我国古代先民认识自然规律以及人与自然之间复杂关系的重要符号,它包含着对立统一的宇宙观和朴素的辩证法思想,对中国传统的天文、气象、历法、数学、农业、医学、军事、宗教、艺术等学科的创建与发展,都曾有过重要的作用。八卦的创造,的确是一个奇迹,它具有明显的抽象性、哲理性、多义性和超前性,引起了国际学术界的普遍重视。国内外许多专家学者,都在进一步钻研和解读这种神秘的符号,并且已有了一些惊人的发现。这是我国古代文化中的佼佼者,是中华民族的骄傲。甘肃省天水市北的三阳川,有伏羲画卦台遗址。《甘肃全省新通志》卷十三《舆地志·古迹》中载:“画卦台,在(秦)州北三十里三阳川,伏羲始画八卦之地,今雪后犹见画痕。”我们古秦州大地出了伏羲这位远古时代的伟大人物,留下了许多令人怀念的古迹,的确也是值得天水人民骄傲的啊!

    第三,伏羲是古代历法的肇始者。古籍记载:“太昊始有甲历”(《通历》);“伏羲氏建分八节以应天气”(《春秋内事》);“昔伏羲始造八卦,作三画以象二十四气”(《古微书》卷2l引董巴语)。这都说明伏羲是我国古代以甲子记岁的肇始者,后经黄帝、容成等不断修订、充实,才逐步完善起来。在远古时代,人们只知道草木的一生一杀,所以多少年就叫多少易草木。传说中昊英氏向伏羲进甲历,得到伏羲认可,修订之后,才予以大力推广。关于这件事,古三墳书之一的《山墳·天皇伏羲氏策辞》中还记载着这样一个有趣的传说:皇曰:“咨予上相共工,我惟老极无为,子惟扶我正道,咨告于民,俾知甲历岁时自兹始,无或不记,予勿怠!”共工曰:“工居君臣之位,无有劳,君其念哉!”皇曰:“下相皇桓,我惟老极无为,子惟扶我正道,抚爱下民,同力咨告于民,俾知甲历日月岁时自兹始,无或不记,子其勿怠!”桓日:“居君臣之位,无有劳,君其念哉!”

 

        这个传说讲的是年迈的伏羲对推行甲历的事十分重视,一再叮嘱共工和皇桓这两位臣相,一定要把宣传、推广甲历的事办好。据说,古三墳书乃宋人毛渐得自四川青城山石隙中,宋人叶梦得、晁公武、陈振孙,元人马端临、明人胡应麟等.均断定它是后人伪作,不足信。不过我想,将它作为确凿的信史固然不妥,但作为一种民间传说来对待,仍然有一定的参考价值,它起码反映了古人对这一重要事件的看法。甲历的发明、完善与推广应用,对先民认识自然规律,按节气进行农事安排,都曾起过重要的作用。

           第四,伏羲发明乐器,创作歌曲,可以说是我国古代的一位艺术家。《孝经·六·正义》说:“伏羲造琴瑟。”《世本》说:“伏羲造琴”、“伏羲造瑟五十弦”。《古今事物考》卷五《乐器》引《通礼义纂》曰:“伏羲作箫,十六管。”《拾遗记》说:“庖羲氏灼土为埙。”《通鉴前编·音释》说得更加详尽:“伏羲氏削桐为琴,面圆法天,底平象地,龙池八寸通八风,凤池四寸象四时,五弦象五行,长七尺二寸。”《古微书》卷二十八《孝经援神契》中说:“伏羲乐名扶来,亦目立本。”《周礼·大司乐》疏谓:“伏羲之乐曰立基。”《隋书·乐记》曰:“伏羲有网罟之歌。”《古今事物考》云:“太昊有网罟之歌,则诗之始也。”以上这些记载,均认为伏羲是琴、瑟、埙、箫等乐器的发明者,也是“网罟歌”、“立基歌”、“抉来歌”的作者。对于这些记载的真实性与可靠性,历史上曾有人表示怀疑,最突出的,莫过于清代大学问家崔述(东璧)在其《补上古考信录》 中所言:“风会之开,必有其渐,故包羲氏教佃渔,神农氏教耕耨,黄帝氏垂衣裳,虽圣人不能一世而尽创也。然则礼乐之兴当在唐虞之世,包羲、神农未暇此也,安有茹毛饮血而吹笙鼓瑟者哉?!”崔氏此语,前半有理,后半则谬,句虽铿锵,仍属臆测。因当时尚无现代文化人类学、考古学知识为他帮忙。大量事实证明,许多原始民族极为重视祭祀神灵和祖先的活动。祭必有乐、有舞、有歌,以增其神秘、庄严的气氛。远古时代的器乐、歌舞,主要是为了祀神而不是娱人,而且,音乐、歌舞本身,在古代首先是人神沟通的一种重要手段,是巫师的“专利”而不是普通人的享受。文艺不但起源于劳动,也起源于原始宗教,古代的祭坛也就是文坛,它们的分化是后来的事。当然,远古时代的琴瑟之类,必然十分简陋,只能说是原始的琴瑟或琴瑟的雏形。话又说回来了,当时即使有种种简陋的乐器或歌曲,是否都必然是伏羲一人所创造?那倒未必。伏羲只是一个传说中的古代领袖人物(称“部落首领”或“酋长”亦无不可),他代表着一个重要的时代——中华民族文明的肇始时代。当时,中国西部的一些原始部落不但空前壮大,而且开始融合;.人对自然的认识有了进步,社会也相对安定;先民们的生活信心空前高涨,劳动积极性和创造性在伏羲这位杰出领袖的号召、倡导和带领下得到了空前发展。因而,一些前所未有的器物、礼仪和制度被初步创造了出来。这些器物、礼仪和制度,肯定来自成千上万无名氏集体的智慧和辛劳。人们之所以将它们一律记在伏羲的名下,正是由于这位杰出的领袖代表着那个空前大发展的时代的缘故。前面所提到的“制网罟”、“画八卦”、“创甲历”以及“造书契”、“始制嫁娶、以俪皮为礼”等等,也都属于这种性质。人们对自己祖先创造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的宏伟业绩,通过伏羲、黄帝等代表性人物加以褒扬和赞颂,本质上正是对上古时代先民们求生存、求发展的主体精神的颂扬,也是民族自信心和民族自豪感的具体体现。

联系作者:E-mail:keyang@lzu.edu.cn

TAG: 传说 伏羲 神话 文化史

引用 删除 雪域笑笑生   /   2008-12-13 21:12:57
柯老师:
   我觉得“伏羲”与临夏的“枹罕”有关,苦于才疏学浅,无法穷究。
                  ——雷
引用 删除 毛三   /   2008-12-09 08:38:43
第一次了解伏羲,很好。
引用 删除 布丁   /   2008-12-01 21:12:53
茅塞顿开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日历

« 2020-06-03  
 123456
78910111213
14151617181920
21222324252627
282930    

数据统计

  • 访问量: 313763
  • 日志数: 200
  • 图片数: 25
  • 文件数: 40
  • 书签数: 34
  • 建立时间: 2008-10-07
  • 更新时间: 2014-01-26

RSS订阅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