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半与神像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2-08-29 17:10:12 / 个人分类:民间观念

查看( 373 ) / 评论( 9 )
罗山乡下七月半分为新月半和老月半,新月半是指家里从去年七月半后至今年七月之前有家庭成员去世,会选择七月初一或初二过月半,这一天,有的家庭还会请客,亲戚带上烧纸和钱去。这是死者过的第一个节日。老月半是七月十五这一天。除了新、老月半,七月的上半个月,各家根据实际情况可以选择某一天过七月半,这个时间并不是非要在七月十五这一天。我家是今天过,因为我爷爷的父亲是七月十三出生,所以我家就选择每年的七月十三过月半。   整理供桌时,看见了墙上的两张神像。去年快过年时回家,突然见家里放着三张和信阳淮滨灶王爷一样的神像和一张我曾在河南北部见到的“天地三界十方万灵真宰”神像。一问,才知道是每年送财神的老年人到各家各户来“送”的。从我记事开始,过年时都会有老人拿着财神像到门口,说:送财神爷。主人就会拿五毛钱或一块钱买下。我爷之所以有三张灶神,估计是来了好几个送的,他也就来者不拒了。以前常见送财神,所以见怪不怪,现在突然来了异地的神像,就引起了我的注意。在邻居和亲戚家,我都见到了他们家新增加的这两种神像。爷爷把两张神像贴在供桌旁边,其中灶王爷的像放东厨司命神位旁边。我说别的地方都是放在厨房,爷爷仍旧贴在那里,另外两张送给我了。   神像的传播离不开这些送神像的人,我们也不能简单认定某神像属于某地,焉知它不是被这样送过来而被误认为是传承已久的呢?推而广之,我们在研究民俗时需慎重下定论。

TAG:

山间野人发布于2012-08-29 20:06:11
深入调查才有发言权!民俗学的田野不等于采风!
郭立新老师田野跟我们说的第一个观点就是:这个寺庙是什么,神像是什么样子,这些东西都不是人类学家关注的,人类学家认为,这里有个寺庙有个神像,背后肯定有一个建构的过程,一定不要惊讶奇风异俗,要淡定,要冷静。我们不能在一种激动的情况下做研究,因为这样的研究可能造成更大的误会。研究应该是把民俗的很多误会还原到过程中去理解。民间信仰尤其如此,一定有权力秩序,一定有人为运作、一定有特定的生成语境,有神化就有去神化,有信仰就有不信仰,有加注就有失注,有攀附就有排斥,有建造就有消解。

[ 本帖最后由 山间野人 于 2012-8-29 20:07 编辑 ]
山间野人发布于2012-08-29 20:12:36
一个简单的例子是毛主席信仰,每家每户堂屋里挂的画像不都是从市场强买的吗?重要的不是这个东西从哪里来,而是在文化主体心中代表着什么。比如巫师使用的法器很多都是买的或者自己做的,但只要巫师赋予了它法力,那就有了信仰的意义。
山间野人发布于2012-08-29 20:14:40
七月半信仰很有意思,这几天我们这边家家户户都在团聚和举行仪式。这个风俗在很多地方跟年节一样重要。
竹林青青,微风徐来 竹林遗风 发布于2012-08-30 12:35:53
北方过七月半的还很多吗?
扬州这边过,我们洛阳好像不过。扬州这边要祭祖,也要祭祀孤魂野鬼。
木兰山人 木兰山人 发布于2012-08-30 14:05:25
昨晚爷爷睡下了,突然想起来没有给过路的孤魂野鬼烧纸,赶紧起来在路口烧纸。
多多益善的民俗空间 张多 发布于2012-08-30 16:05:46
云南滇中地区很重视七月半。
竹林青青,微风徐来 竹林遗风 发布于2012-08-31 19:40:19
我忘记了,洛阳并非不过中元节,洛阳一带每年二月十五和七月十五上坟,也是过中元的方式啊!
谢燕清发布于2015-08-29 11:37:29
南京这里在近十年以来,在马路边烧纸的现象已经蔚然成风。此前南京人烧纸一般是去上坟。偶尔也有在路边烧纸现象,但比较少见。基本上被视为不文明现象和迷信活动,且居民有强大的心理压力,担心受到当局的打压。但现在在南京风气逆转,路边烧纸已然合法化,当局的态度已然是默许。于是出现一种诡异的现象,即一方面当局宣传城市文明,督促城管维持秩序,包括卫生。另一方面却对特定时空民众的行为采取了退让,或者放纵。
现在需要有这方面的调查,从两个角度,一方面是调查参与路边烧纸的民众,大约是从什么时间开始,在路边为什么人烧纸,持续有多少年,开始的动机,有没有收到外在因素的干扰。对未来有什么期待。另一方面是调查管理当局的反应和看法。
谢燕清发布于2015-08-29 18:48:19
http://news.china.com.cn/2015-08/29/content_36449222_8.htm

[ 本帖最后由 谢燕清 于 2015-8-29 18:53 编辑 ]
我来说两句

(可选)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