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岛久子:中国的羽衣故事--与日本的羽衣故事比较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0-02-27 10:01:02

君岛久子:中国的羽衣故事日本的羽衣故事比较(中国の羽衣説話――日本の説話との比較

『中国大陸古文化研究』第一集――中国少数民族特集1965中国大陸古文化研究会(日本的羽衣故事=中国的天鹅处女型故事)

    日本的羽衣故事什么时候、从哪里来的,又是怎样传来的。这个问题已有很多先辈提及到。我对这个问题也很早就开始关注了。

作为其中的一个线索,我对中国大陆流传的民间传承中的故事试着进行了寻找。

    从大量的故事中,将羽衣故事以及类似故事选出进行分析,就可看出可以分为三种类型。其分布见图一。当然,这些在干宝的《搜神记》、敦煌本搜神记、还有其他的文献记载中没有记载。对于文献而言,有其成立的情况,还有记载者的主观判断包含在里面。虽然文献记载也能以口头传承来考虑,但是,将两者置于同一平面来看待,至少还是有一定的危险性的,日本的也一样。所以,避开风土记等文献记载,专门依赖于口头传承中的资料。值得庆幸的是,关敬吾先生已经完成《日本昔话集成》,将羽衣故事放在“天人女房”这一类型里,记录了数十个故事,图二中日本的羽衣故事分类就是依照这些资料做成的。

    奈良时代的文献,从日本书纪开始,记载了归化汉人的功绩。据此,比日本书纪还早34个世纪的《搜神记》,他们应该是知道的。

    不管怎样,关于文献记载的故事以后再讨论,本文只讨论口头传承的羽衣故事。


类型和分布:

日本的羽衣故事,根据关敬吾先生的研究,主要内容如下:

一、某男子想娶妻向神祈愿。

二、a依照神的指示b在救助的动物的援助下,在池(川、湖、海)边发现天女(人数不等)在洗浴。

三、藏匿羽衣得妻。

四、一人或数人孩子诞生。

五、天女自己或是在孩子的援助下发现羽衣飞走(单独或带着孩子)。

六、丈夫按照天女交给的方法追到天上。

七、a完成父亲交给的难题再次与妻子成为夫妻。b失败之后夫妻分离。

中国的羽衣故事非为三类,主流是难题型。

1、 a男子救助动物,或是饲养者动物b和神仙相会

2、 按照ab指引,发现沐浴中的仙女

3、 藏匿其中一件羽衣得妻

4、 孩子诞生,该男子不在

5、 仙女通过某种办法得到羽衣飞走

6、 该男子在ab的指引下追去

7、 仙女的父亲出了难题,在仙女的帮助下,该男子完成难题,和仙女一起在地上一起过着幸福的生活

    从内容来看,和日本的内容几乎一样。这种类型数量最多,分布最广。首先看一下在西南少数民族中的分布,从苗族、傣族开始,藏族、纳西族、壮族、黎族彝族等都有流传,南面从海南岛到云南,藏族、四川、贵族、湖南、广西各省也有分布,再有,从浙江、江苏、山东北上,至内蒙古达斡尔族中也有流传。

    另外两个类型是七夕型和七星型。前者和七夕故事结合在一起,主要分布在扬子江以北,至内蒙、东北南部。

    这种类型和难题型不同的是(1-6相同)第7项,追织女升天的男子在仙女或是王母娘娘的阻止下,形成天河,二人只能在一年一度的七月七日见面了。

还有,七星型的主题移至天女的孩子,在末尾,a和卯星传说结合在一起b成为始祖传说。这类故事主要分布在扬子江以南,欠缺卯星说明的是彝族哈尼族流传的故事中。

    中国羽衣故事的三类型中,与日本故事有着较深的联系的是难题型和七夕型。这两个类型在琉球列岛各岛的故事中结合得非常好。以奄美大岛的故事为例,在完成难题时,前面几个都在天女的帮助下完成了,最后在切瓜时,男子不停天女横着切的告诫,竖着切的结果导致大水,将二人分隔在河的两侧,男的变成了犬饲星(牵牛星的古称),女的变成了织女星。

    除此以外,难题型的故事,主要在喜界岛到熊本县的天草,濑户内海沿岸的,山口、广岛、香川、德岛等地分布,其余,日本海沿岸的出云、还有,与羽衣故事断片相近的在秋田也有分布。

七夕型附带在难题型后面的情况非常多,因此,其分布也是共通的,难题型主要分布在濑户内海沿岸一线,七夕型伸展到了富山、长野沿线。


内容上的比较:

    从内容上比较,中国的难题大致分为三组。从内蒙古到北部东沿海一带,山东、浙江、江苏的汉族中流传的故事里,天女的父亲给出的难题主要是虫蛇之害。对此,少数民族的故事里,在平地经营水稻耕种的傣族、壮族,和在高地经营火田耕种的苗族、瑶族,从难题的内容可以清楚地分清。傣族、壮族的故事里,是力量和智慧的检验。不过苗族的故事里,主要和农耕有关,特别是以火田农耕为中心。贵州好云南北部流传的故事里,讲述了砍树、烧树、耕地、播种粟米,捡拾粟米种子等内容,这在湖南、湘西苗族也一样。这一系列的故事,云南丽江纳西族也有流传,藏族故事里,烧树的情节欠缺,但是耕地、播种等情节也和这一系列的故事非常接近。

    日本的难题怎样呢?以岛根县日贯村为例:砍伐七个山岭七个山谷的杂草树木,并且烧掉这些杂草树木,播种粟米,捡拾粟米种子。广岛县作木村:一天之内砍伐七个山岭七个山谷的树木,将砍伐的树木捆绑好,将树烧成灰,将灰撒到田里。这些是代表性的例子,也有欠缺烧树的情节的,但基本上都和农耕有关。

    将这些和中国的比较,不必说和苗族、瑶族等故事类型有着很深的关联。

以上,从形式和内容两方面将日本和中国大陆的羽衣故事的关联做了大致的推断。不过,对于故事而言,两者有着很多类似点的同时,又有着各自风土和民族独自发展的东西。

瓜和大水:

为追究二者的独自发展的东西,首先看一下升天的母题。

    方法上,中国的是披着动物的皮,或者是在动物(神仙)的指导下升天。日本是在沿着瓜的藤蔓升天。我认为,这是因为,在中国有以动物为牺牲的习惯,日本没有。在这里作为问题指出的是升天用的瓜,还有因为瓜而引起的大水,这在中国的羽衣故事里几乎是见不到的。

    从中国的七夕型的故事里,天河形成的理由是王母或是织女为阻止追来的男子用簪子划出的。瓜在日本羽衣故事了占有重要的位置,并且是南到琉球北至青森都有出现。

    这里的瓜并不是普通的东西。天女说不要吃,男子觉得吃一个不要紧,吃的时候形成了大水。或者是天女说横着切,结果竖着切导致大水,好不容易追到天上,二人却不得不分离。

    触犯禁忌,夫妇分别的例子很多,如彝族的天女,在男子谈到自己前身雁的话题的时候,变成雁飞走。印度尼西亚的天女,因男子不留神说了禁忌的卑贱的话,而回到天上。

    不过,禁忌的内容是瓜,吃了或是切得不对引起大水,在中国的羽衣神话里没有发现。被认为和日本比较类似的例子在完成难题的过程中,成为七夕的一个例子,在内蒙居住的汉族的例子里,男子在天女的父亲的追赶的过程中,被逼无奈在自己的身后划了一条线,本来是想把天女也划到自己这一边的,结果形成天河,二人分开。

    因此,瓜和大水的关系是日本独自的构思。这一点,柳田国男在《瓜子织姬》里有所论述:“瓜究竟是最初在这个民族中就有呢?还是后来结合的呢?这种怀疑其实和桃子一样是差不多的,这些是和民间信仰极易调和的”。

为了喜欢黄瓜的神“在夏天的节日里,将黄瓜顺水漂流,还有,在节日里忌讳吃黄瓜”的例子,“水神讨厌瓜或是非常喜欢瓜”,“黄瓜和桃子相比更具有一种灵异的感觉”等等。

    确实,从民间信仰的角度来入手追寻是非常重要的。即使那样,也不能说瓜和大陆好似无缘的,荆楚岁时记里,七夕仪式里,就有“陈瓜果于庭中以乞巧”的内容。其仪式的背后一定有与瓜相关的故事存在。不过,那已经逝去,我认为,代之以与强大的汉民族的牛郎织女故事结合,瓜的本意就完全失去了。牵牛织女故事和所谓的七夕仪式是后来结合在一起的,这一点出石诚彦已经指出了。

    瓜在中国古代是重要的食物,诗经中小雅信南山中“中田有庐,疆埸有瓜。是剥是菹,献之皇祖。曾孙寿考,受天之祜。”中,瓜作为神的供品,显示了很高的位置。国风曹风中“七月食瓜,八月断壶,九月叔苴,采荼薪樗。食我农夫。”

    因切瓜而导致大水的日本羽衣故事中的“切瓜”的意义,或许是曾经共同的民间信仰或习惯吧。国风中的召南“匏有苦叶,济有深涉。深则厉,浅则揭。”(此诗第一节以“匏有苦叶”起兴,以渡河结束,暗示了婚姻关系。)毛诗郑笺注“匏是用于渡水的”。召南是周之乐师子啊周南部采录的歌谣,用于朝廷演奏的。那里曾经是否有用于渡水的大的匏呢。或许是带有某种巫术性质吧。苗族现在还流传着大冬瓜的故事,有名的孟姜女的传说也有葫芦诞生的情节,从哪一个故事来看,瓜和水的关系与大陆不是没有缘的。

    再回到日本的故事构造上,完成天女父亲的难题,就要有个愉快的结局的时候,忽然,瓜登场了。因为切瓜失败而导致大水显得非常不自然。怎么看都怀疑“瓜和大水”是从其他故事移植而来的。“羽衣”和“瓜和大水”本来是两个故事,大概是结合到一起的吧。再从分布图上看,发觉瓜的分布是附带在被惹你是大陆型的难题型、七夕型之后的。这样一来,瓜和大水一定在大陆的那个地方讲述着。


羽衣故事和洪水故事:

    洪水始祖故事,以苗族的故事为例:兄妹二人给父亲捉来的雷公一些水之后放走了。走之前雷公给了兄妹二人南瓜的种子,并说如果发洪水就藏在里面之后就走了。兄妹二人种上之后长出了一个大南瓜。雷公在天上降下大雨发了洪水,兄妹二人钻进南瓜里躲过一劫,后来兄妹二人结婚成了人类的始祖。

    中国大陆这类故事在瑶族、彝族、纳西族、壮族、傣族、白族、景颇族、傈僳族等民族中也流传。对照羽衣分布图,共同传承两个故事的人们的印象就会浮现出来。羽衣和洪水对于这些人而言,好像是具有重要的位置,以纳西族的故事是两者的合体。

    创世神有无兄弟六姐妹。兄妹们没办法结婚了。因此惹怒了神仙,引起了洪水,只有最小的弟弟钻进了牛皮鼓里幸免于难。后遇从天而降的鹤(天女)娶以为妻,一起来到天上,天女的父亲出了很多难题。伐木、烧木、播种、捡拾种子。并且和猎人比腕力,在天女的帮助下全部完成,二人在地上幸福地生活,诞生的三个孩子,长子为藏族、次子为纳西族、最小的为白族的始祖。故事中的鼓,闻一多认为“要不权将‘鼓’字当作‘瓜’字之伪也行”

    两个故事到底有着怎样的关系呢。下表以羽衣故事为中心试着将种族分布、故事类型表现出来。主要以与日本故事关系较深的难题型为主。

    中国西南地区主要是少数民族。大致分为两类:高地居住的苗族、瑶族和低地居住的傣族和壮族。傣族和壮族免于洪水的工具舟或桶比较多。和瓜无缘,诺亚方舟的要素较强。而苗族、瑶族等时黄瓜、南瓜、葫芦,没有例外都是瓜类。并且主人公们热心地种瓜。贵州的例子,在天上种瓜,钻到瓜里升天,和日本的故事极其相似。

    更引人注目的是日本故事中谜一样的吃瓜和切瓜在苗族洪水故事里也有。贵州的例子里,乘南瓜免于洪水期间,偷南瓜吃了,其结果生了没眼没耳的孩子,切了以后成了人。日本的情况,正好反过来,为了吃瓜而引发大水,或者是切错瓜儿引发大水。不过苗族的情况,大水过后吃瓜而生了瓜孩子。这是人类的始祖。也就是说吃瓜或是切瓜本来有着重要意义。

    那么,在日本,洪水故事或者其痕迹有没有呢。关于这一点,以柳田国男开始的先辈们,以妹背岛、八丈岛的故事为例,证明洪水故事是存在的,这里遵从这些说法。

    喜界岛流传的两个羽衣故事,都是兄妹降临,妹妹的羽衣被藏匿和当地的农民结婚,生了三个孩子。这里的兄妹等是不是暗示了羽衣故事背后隐藏着洪水故事呢。无论如何,两国的故事比较,还有不经过很多手续,不能证实。

不过,日本的羽衣故事(口头)是很早,在大陆上,共有羽衣和洪水故事人们或者是与其关联较深的人们带来的,进入这个国家的时候,两个故事的主题合流,通过想象加工,和原来的故事不一样了。

再独断一点的话,我国羽衣故事和苗族、瑶族的类似并不限于羽衣故事一个(如浦岛故事),可以推断或许某一时期的日本故事在这个方面有着极深的关系。

  

 


分享到:

TAG: 故事 日本 中国

花果山上栖碧馆 引用 删除 宋颖   /   2011-03-10 14:52:24
她的研究在国内不容易看到。
木兰山人 引用 删除 木兰山人   /   2010-02-27 11:20:24
5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日历

« 2019-09-20  
1234567
891011121314
15161718192021
22232425262728
2930     

数据统计

  • 访问量: 51587
  • 日志数: 28
  • 图片数: 2
  • 书签数: 1
  • 建立时间: 2008-10-07
  • 更新时间: 2015-07-07

RSS订阅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