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居光知《神话•传说研究》之“古代中国牵牛织女的故事”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0-02-16 10:12:44

神话·传说研究 土居光知 昭和十八年三月二十九日(西历1943)岩波书店

第一章   神話・伝説の伝播と流転(神话·传说的传播与变迁

五 古代中国における牽牛織女のものがたり(古代中国牵牛织女的故事


    和尧舜传说并行的有在银河两岸相望的牵牛织女传说。养蚕和织绫罗在中国古代就很发达,汉唐时代作为中国的特殊的技术,在七夕的传说里天之织女和她的恋人农村的青年产生了浪漫的故事。因此,牵牛织女故事是在中国发生的,这一点日本、中国和西洋的考古学者都确信的。《诗经·国风·汉广》三章:南有乔木,不可休思;汉有游女,不可求思。汉之广矣,不可泳思;江之永矣,不可方思。时代久远,看上去和天之织姬没有关系,实际上,汉水,是七夕诗歌中质朴的原始的考虑。诗的内容:青年在汉水的对岸遥望游玩的美女,汉水广漠,想渡过去却不能。扬子江更加广漠,撑筏子也不能渡过。有人认为,这样的男女相思之歌后来被移到天上。天河被称之为汉、云汉、天汉等,那是天河的浪漫移到汉水,还是反过来呢是第一个问题。很多中国研究者认为隔着汉水的恋爱是其原型。我在读《古今图书集成》的七夕部时记得如下内容:汉人至汉初为止还不知道七夕传说。最初流传于张子房。他在七月七日“以竿高挂大布犊鼻褌于中庭”。人多以为风流。(这位先生的弄错了吧,应该是阮咸吧:俗有七月七日晒衣之习,是日,居道北诸盛陈纱罗锦绮,居道南之阮咸“以竿高挂大布犊鼻褌于中庭”。人多怪之,他说:“未能免俗,聊復尔耳!”用以调侃世俗。)由此,我想起了在古代雅典,举行秋天节日的时候,市民举着褌衣去看喜剧,加入到那个队伍中,被称为自然女神星Cybele(古代希腊古代罗马信仰的大地母神)之子酒神Bacchus的传承。

    张子房知道雅典的传承有点离奇,他是汉高祖的军师,据说曾学过波斯兵法。因此有可能去过波斯,见过或听过波斯人的生活也未可知。那时公元前220年前后的事情。(有点离谱吧)波斯在那之前的一百多年前亚历山大大帝远征,希腊文化就已流入。说到波斯兵法我认为实际上是取得胜利的希腊兵法。很有可能,那时,张子房学到了希腊文化的一部分。

    在中国,最初由西方传入星祭的证据是山东省孝堂山麓出土的石室画像。(有什么证据说明是由西方传入的呢?)七夕节由秦人流传的话,从武梁柌石室的画像石上应该窥探出它的印象。如果没有这个的话,应该是汉人张子房或者其他汉人流传的吧。

    孝堂山麓出土的石室画像制作于西汉和东汉之交。古诗十九首中的迢迢牵牛星也描绘了同样的印象,织女星和琴座Vega一致,画像石中织女头上画有星座图。

    第一个疑问:参照《不列颠百科辞典》天文图中天体写真图,琴座中的E星是二重星,视力较强的人才能用肉眼看见,用望远镜可以清清楚楚看到,想象琴座二星合欢的人一定是观察到了这个二重星了吧。这样一来,孝堂山画像石的星座图也是涉及到这个罗曼史而添加的一个星吧。

第二个疑问:画像石右方的鸟是乌还是鹫。过去的说法,这个画像是三足乌在太阳里。抱着竖琴降下的看不出是鹫的影子。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就必须注意女、鸟、牛的关系。《诗经·汉广》中的隔着汉水求思游女的男子在第二章和第三章,并不是牵牛而是养马的。(南有乔木,不可休息。汉有游女,不可求思。汉之广矣,不可泳思。江之永矣,不可方思。翘翘错薪,言刈其楚。之子于归,言秣其马。汉之广矣,不可泳思。江之永矣,不可方思。翘翘错薪,言刈其蒌。之子于归。言秣其驹。汉之广矣,不可泳思。江之永矣,不可方思。)因此,只能说当时汉广的诗还没有展开到天河的罗曼故事上。从孝堂山石室的织女画像石可以想起最古老的画像是涅西特画像(希腊故事)左面的男神牵着一头牛,女神穿着裙子站在牛的身上,画像上男神和女神有两个像星星一样的图案,下面的星星乘在船上,女神的左手上好像是神冠,表明乘舟渡天之海的神的表象吧。女神和崇拜者之间大概是鹫吧,下面的是兔子,总之这个画像可以看成是男神牵着牛来迎接天河女神的。

    第九图是公元前430年克里特岛的格尔蒂银币,上图是为庆祝叙利亚女神和宙斯结婚的祭礼。柳树作为丰饶女神的附身的神圣树,在中国的一些地方也是一样,柳写做,还有柳作为二十八宿的星名,并且它是女性姿态出现。这个图像里,叙利亚女神靠着的是柳树,来访的鸟是鹫。货币的里面是宙斯的牡牛,树干上的文字的意思是装成牛的跳舞者的意思,这样一来,可以想象二神结婚之际森林半兽神萨堤尔跳舞的场景。张子房竿头晒犊鼻褌过七夕节,和萨堤尔的舞蹈有关联吧。

    第二个货币鹫落在女神的膝盖上抱着,和洗浴中的Leda抱着白鸟是一样的,是宙斯的化身。我想也许Vega星是降下的鹫的阿拉伯故事也和这个相关联,孝山堂石室画像所画的的鸟不是乌也许是鹫吧。

    马是从原始时代就在中亚,蒙古到阿拉伯草原上生息的动物。牛的生息地在哪儿不知道。马被驯化是在公元前四千年以后,牛被驯化应该比马更早,始于农耕,用于拉木犁,或者是为取牛奶而饲养比农耕更早吧。

    牵牛星的牛产自何处我不知道。《诗经·汉广》诗里,在汉水中求思之男不是牵牛,而是养马的。武梁祠的画像石上见到很多天马和看上去像阿拉伯马的画像,没有牛。孝山堂画像石上也见不到牛的影子。

    涅西特画像中的牛的形象是瘦弱的,角很大弯曲着,可能是野牛吧。克里特岛的格尔蒂银币上的牛却很雄壮,是埃及、克里特岛等地中海沿岸地方所饲养的牛的祖先。一般来说,利用具有超自然威力的骏马,征服农耕民族,始于亚利安人,但是,神牛崇拜、关于牛的神话传说却是从埃及流传而来的。埃及之神变成牛的样子。牛神Apis和宙斯的关系之后再论述。这里谈一下天河,天河被称为Galaxythe Milky Way,据说是天后赫拉的乳汁流淌而形成。赫拉的原始的样子也有着牛的面孔。Io是赫拉神的巫女,即地上的女神的化身。于是,宙斯偷偷地爱上Io,赫拉将Io变成白色的牝牛,让虻叮咬她,使其受尽折磨放逐远方,宙斯也变成牡牛追逐Io,这好像是埃及神话,聚集在牡牛身边的虻、黄金虫、蜜蜂等都成了丰饶的象征。宙斯的牡牛从叙利亚迎接女神(ユウローピ),渡过地中海,在克里特岛的格尔蒂举行了结婚的庆典。为纪念这个神话而雕刻的银币,叙利亚女神和新娘一起,和鹫光辉四方,变成了星星。

    第九个图中,牛的脚下有虻,ユウローピ(汉译名字没查到,英文名字也没查到)Io一样被看成宙斯的情人吧。那么,成为星座女神和鹫的涅西特画像石、格尔蒂货币、和孝山堂画像石连结,可以想象在中国创造出了牛郎织女的浪漫的故事吧。鹫座为何和牛宿一致,那是因为夜间鹫座所占的位置在昼间牡牛座位置上的太阳所占。太阳和鹫座重叠,牡牛和鹫都是宙斯的化身,在中国古代,就把琴座的Vega和鹫座的Altair等同于西方人,将其成为织女星和牵牛宿,我认为,他们一定听说了始于西方的天河的浪漫故事。其中的女主角传到绢丝纺织发达的中国,就变成了纺织女。不过,牵牛织女的星名很早就有。《史记·天官书》就有记载。牵牛相当于摩羯宫,河鼓相当于鹫座,“婺”和“务相同,相当于以纺织为职业的女人的意思。作为星宿名称之为女人的话,相当于宝瓶宫中的一部分星座,还相当于琴座的主星。牛宿被叫做“稻见星”,以牛为牺牲,来举行那一年的农业的丰饶与否的祭祀,妇女们向织女供奉瓜果、布和五色丝等以祈求自己的织布和裁缝技巧能够精湛,来举行乞巧仪式,这个仪式被宫中采用,开始流行歌咏七夕之诗,山上忆良是在704年从长安归来,传来唐朝诗人的风雅,日本的朝廷也开始举行了乞巧仪式(日语称之为“乞巧奠”)。在奈良时代的七夕之歌的流行状况,在我的《古代传说和文学》(P37-41)里论述了,这里省略不赘述。

    中国唐朝以后还有日本奈良朝以后的牵牛织女祭祀在朝廷以及都市人之间开始的风雅之仪式,不能说是以农耕生活为背景的活动,其星宿也不一定,牵牛和织女不过就是星的名称,先不说织女,牛在远东地区画像石或者是诗歌里就没有出现。纺织被看做高尚的技术,只有高贵的公主贵妇人才能担当,《古事记》中的出云神话里,“高比买”歌唱“天なるや、おと棚機の、頸がせる、玉の御統…”这里具有了天之织女的形象,但是和牵牛的关系不明。我认为牵牛形象的本源一定要到西方诸国去寻找,因为语言的关系,只有在印章、雕刻、壁画等方面来追踪了。

    Arthur weigall Ancient Egyptian Words of Art(T. Fisher Unwin,1924)表现了古代埃及人的生活,主要收集了354点神殿、墓庙石室还有棺侧的画像、雕刻等照片,牛在初代王朝(公元前3500年)就有,第十三王朝(公元前1420年)有牵着犁耕地的白斑牛,也有拉着战车驰骋的黑毛马,实际上在古代埃及牛和马是分别用于农耕和战争的多。

    AB.CookZeusA Study in Ancient Religion)里看见古代农耕民族的牛的崇拜,牛的崇拜产生于埃及,从地中海沿岸到西到西班牙,东到波斯,远及印度。Apis是带着众多瑞兆而出生的牡牛。牡牛出生给埃及带来了幸运,于是被慎重饲养。这个和中国的麒麟比较相似。但是Apis腰以上有鹫的影子。Apis是接受太阳之光受胎而出生的,人们相信它能带来五谷丰登。在埃及或者美索布达米亚,春天植物生长,炎热的夏季,因为干燥,人们相信月亮河星星降临,使植物结实,所以吸收日月精华的Apis就是带来丰饶的祥瑞之兆,这种神牛崇拜在克里特、叙利亚、希腊等地传播。(著者注:日本是多雨地带,考虑不到月星和农事丰饶的关系,所以关于月星的神话几乎没有,所以我相信有关的神话和仪式应从西亚传来的。)

    为了理解史前时代的神话和传说,我认为注意区别养狗、养马、养牛的民族是有必要的。饲养狗是在一万年以前开始的,是为了狩猎而驯养的。养马开始于四千五百年前的亚洲大草原的游牧民族,北方的蒙古民族,土耳其民族和农耕民族作战掠夺财物而使用,雅利安民族驯服战马作为骑马武者或是骑士,处于农耕民族的之上,直至构成有史以来的文明之国。牛比马早用于农耕,牛生息于河川或是湿地,分布于尼罗河流域。不过,美索布达米亚的英雄吉尔伽美什(美索布达米亚神话中,吉尔伽美什(Gilgamesh)是两河流域的英雄,他拥有着三分之二为神,三分之一为人的极高神格。人类历史上的第一部史诗《吉尔伽美什》(The Epic of Gilgamesh)讲述了英雄吉尔伽美什一生的传奇故事。)被女神伊絲塔(DIŠTAR DINGIR INANNA 𒀭𒌋𒁯Ishtar,又作伊什塔爾)(是美索不達米亞宗教所崇奉的女神,亦即是蘇美爾人的女神伊南娜和閃米特人的女神阿斯塔蒂。基於伊絲塔每年會進入冥界再復活的本質,一般認為英文的復活節(Easter)字源即是伊絲塔(Ishtar)。伊絲塔原本就是一個雙面女神,既是豐饒與愛之神,同時也是戰爭女神,一般認為與金星日夜不同的雙面性有關。希臘羅馬神話中則以雅典娜和阿佛羅狄忒分別代表戰爭與愛這兩個面相。)所爱,因为吉尔伽美什的拒绝,而遭到女神的报复,天下大旱的同时送来了牡牛,吉尔伽美什与那头牡牛格斗并杀了它。这头牛不是用来农耕,而是作为狩猎的对象,天下大旱,也意味着那头牡牛作为牺牲向神祭祀来祈雨的一种仪式。因此,吉尔伽美什与牛的格斗成了克里特岛、罗马等地的斗牛士的演技,至今仍在西班牙保留。

    且不说水牛野牛,成为耕种土地的主角、还有取牛奶的奶牛,对于古代人来说是至关重要的财宝。在中亚草原沙漠化之时,当地住民牵着牛迁徙到了欧洲,那种牛是半家畜化的小型野牛,背上载着一些家具和孩子,饿的时候就取牛奶而渡过了非常时期。那是五千年以前的事情,这种牛的化石在瑞士的湖畔被发现。古代人认为这种牛具有神性,食其肉却异常恐怖。牛的贵重在奥德修斯故事里也可窥见一斑。

    宙斯的儿子赫尔墨斯出生第一天就偷了哥哥阿波罗的神牛的故事。这里牛受到尊重,视为神性的具体描述,我想和埃及的神牛Apis、涅西特Sisyphos的神牛有关联吧。

    涅西特神牛像具有异常大的性器,和人类的性器外形相同,总之这种牛不是普通的牛,牵牛也不是普通的牧童,是原始农业的谷神。这些牛都是象征生产力的神牛,神牛或者牵牛神渡过天河和丰饶女神相结合,是对五谷丰熟的起源或信仰。

    这里,再次回顾一下牵牛织女传说在古代中国发生的说法,农村青年站在汉水边,看到对岸游玩的美女产生了爱慕,由此而产生了传说,之后的祭礼转化为天上的浪漫故事,这是有可能的吧。在二千几百年前的古代,个人的感情是微弱的,在民众的共同行动中或是合唱中被解消是极其普通的,个人的梦想风靡大众,传承至天上故事,越过两千年成为整个农业国家的祭礼,我想这是不可能的事情。

    我认为:这个作为祈求五谷丰登的神事祭礼始于欧亚大陆,渐渐传至亚洲的。


分享到:

TAG:

引用 删除 逍遥   /   2010-08-31 04:40:23
无意中闯入,说一点想法,瞎猜的
金字塔有孔道对准北极星,而万年前北极星是织女星(1.2万年后又是织女星),表灵魂归处;牛郎织女故事另类想法:未来生命可能要向织女星移居,首先向牵牛星飞行,利用牛郎星的引力(即牵牛的意思),飞越银河(天鹅座与鹊桥不知有关否),然后到达织女星,航线与牛郎织女相会类似;
织女星很像太阳系,织女为编织云彩,即构造适宜生命居住的空间环境,织女星系好像有类地球行星,转速很快,也很热,寿命10亿年(可能要后羿射日)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日历

« 2020-01-20  
   1234
567891011
12131415161718
19202122232425
262728293031 

数据统计

  • 访问量: 51901
  • 日志数: 28
  • 图片数: 2
  • 书签数: 1
  • 建立时间: 2008-10-07
  • 更新时间: 2015-07-07

RSS订阅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