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戏曲硕士,道教研究博士,近年纠结于地域史、道教与小说戏曲之间。 《唐诗地图》的作者,民间信仰的观察者,宗教修行的叶公好龙者。

日本很小也很大,很大也很小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1-03-18 20:57:03 / 个人分类:日本田野

查看( 923 ) / 评论( 5 )

      昨天计划去静冈烧津市看田乐祭祀。因为这段时间人心惶惶,而且东日本都在节电运动中,我心想这样的世道,祭祀应该取消吧。然而田仲先生去电地方文化保存会,回复说祭祀肯定照常进行,不能因为这些小因素而断了近五百年的传统

     3月15日晚,静冈县又有一次6.4级地震,级数不小,东京也有明显震感,当晚我又很消极地希望去不成。说实在的,作为一个坚持东京安全的中国人,每天要保持心境的清明,蛮辛苦的。这时候去做田野调查,总有些不安乐。田仲先生仍然坚持这个田野很值得看,我也不好拂老人家的美意,于是如期前往。

      田乐的演剧价值确实很高,我一边看着艺能,一边细心观察,一个离重灾区不过350公里的海滨小城,在海外国家认为日本已经快要沉没之时,还能如何踏着不变的步伐,奉纳祭祀演剧?

      作为一个“看客”,恐怕是要失望的。这个祭祀是乡村一年一度的神乐奉纳,盍境民众团聚于神社、共度庆典。人是热闹的,我走来走去,也没听到几个地震、“原发”(核电站)等相关字眼。人们说的还是彼此家庭的近况、小孩教育,尤其是台上表演的都是各家的男孩儿,因此家属们还会点评谁家的小孩跳得好。

     神社外面支起许多卖小吃的摊档,麦芽糖、烧面、烤肉、香肠,来神社的小孩几乎都会光顾一家两家摊档,边吃边看田乐,无忧无虑的样子。

     如果不是舞台中央树着一个为灾民募捐的银箱,以及中间财神“惠比须”出场把银钱放入募捐箱中,你几乎感受不到,这是离核电站350公里的日本小城。

     难道这些乡下人不上网、不看电视吗?他们不知道福岛的海水即将杀到、所有的海盐将受影响吗?在祭祀的会场,就有一个电视播着NHK地震快报,没什么人走到电视前瞄上几眼,反而是我这个所谓的调查者,总想溜到电视前看看昨天注水究竟有几成流进去降温。人们对于场上歌舞的关注似乎超越了对灾区以及辐射的操心。昨天中午在当地一家著名的鱼生店吃饭,去晚的人还要排队,大家也不想想这鱼可能早已受了百里之外那海水的污染?

     田乐舞台灯火通明,人声鼎沸,可是濒临的另一个市:热海市,在昨晚0度左右的寒夜中,却被东电公司强制停电3小时。14日以来,这个国家的许多人在寒冷、黑暗之中度过无望之夜,同时也有更多的人们生活一切照旧,歌舞依然升平。像我们这样习惯举国之力抗灾救灾的思维,总是觉得日本电力至少应该全国动员支援灾区,凭什么只有东电和东北电力区域的人们遭受停电?难道他们不懂得西电东调吗?

     很遗憾,日本西电、中电的周波数是60赫兹,东电则是50赫兹,因此东电的人们水深火热,西电中电的人们却一点也无需省电。据说这也不是不可解决的技术原因,然而人家西电中电就是不着急,东电也是有难自己扛的担当模样。

      东京离福岛核电站250公里,我做调查的静冈到核电站也差不多350公里。中国人每到日本或者欧洲,总是很看不起人家“屁大点地方”,说人家的国界也就是咱们的乡界。日本的这场天灾和核人灾,从地理上来看,屁大点地方,国人当然认为那是相当相当危险了。不过灾区之外的日本人,在力所能及的支援之外,生活节奏并非因此慌乱,虽然他们呼吸的是同样的风,面临同时的海流。反倒是地大物博的临国,对隔海吹来的风与海流,如此紧张。

      或许上面所述的“平静”,在国内朋友看来是麻木或者是“愚蠢”,不过我坚持认为或许在未来的某个时间,我们回过头望望隔海民族的这一场灾难,只会照见那狐疑的、动不动就逃难的民族“我”来。


分享到:

TAG:

民俗学子——苏长鸿(恩施土家) 恩施土家 发布于2011-03-18 22:02:56
这种体验深刻而又悠远。。。
十分难得,感谢分享!标题充满哲理~~
贝贝女$sunshine 贝贝女 发布于2011-03-18 22:52:35
写得很好 呵呵
笛威辛亢的个人空间 笛威辛亢 发布于2011-03-19 12:17:53
爪兄的文字一向喜读。
感谢来自灾区的一手文字。
TeigEnte的个人空间 TeigEnte 发布于2011-03-20 02:55:32
直到昨天,德国的电视上天天是日本,是核电讨论。媒体给出的画面真的很可怕。
我印象深刻的一格画片是记者在医院病房里拍的,大概是15或者16日,开始拉闸限电的时候。停电三个小时,灯又亮了的时候,病人一起鼓掌。偌大病房,至少三人以上,都是年长者。
我当时的想法是,连医院都限电了,那真是实在无法可想了,真危机了。
也不能理解东电、西电为啥不能通融。到这时候,不是谁的面子,而是那么多人的基本生存需求问题。
日本的地理空间可以一目了然,但是日本人心里感知的空间,是什么样,我真是好奇。
张润平 张润平 发布于2011-03-21 00:24:30
我更希望日本“很小也很大”!可惜他们无法超越“岛国”之“小”

我来说两句

(可选)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