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戏曲硕士,道教研究博士,近年纠结于地域史、道教与小说戏曲之间。 《唐诗地图》的作者,民间信仰的观察者,宗教修行的叶公好龙者。

甲午战争清军令旗惊现日本乡村民俗馆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1-02-19 13:42:42 / 个人分类:日本田野

查看( 1329 ) / 评论( 2 )

  前几天到日本爱知县设乐郡做田野调查,有一个意外发现,几天下来,自己还是没有办法理清这个发现背后的历史。这里贴出来,就教于诸位。

  我去的设乐郡是日本爱知县较为偏僻的小镇,从东京坐一个半小时的新干线到丰桥之后,换乘一小时一班的火车,大概2小时后可以到达。那天参观了设乐郡的“奥三河乡土馆”,占地不大的民俗馆里,收藏了1万多件民俗物品,民具尤其多,据说这是拜福田先生那一辈人在全国开展民具调查之福。在乡土生活展厅的一隅,有一个小柜子摆放着“日清战争”(即甲午战争)和“日露战争”(1905年的日俄战争)文物。日清战争有二件,一是清军女队的军服,另一个赫然写着“清军司令部的旗”。可惜旗被平叠成书的样子,无法看清纹样。

  因为前段时间施兄在做龙旗研究,上天入地寻找最初的龙旗,所以我就存了个心眼,这会不会是绣着龙的令旗呢?再说,堂堂清军司令部的大旗,怎么会屈身于如此偏远的民俗馆呢?

  向民俗馆的讲解人员表达打开展柜的心愿后,他们很爽快地答应了。甲午战争的令旗,隔着115年的时光,在异国的民俗馆里,铺展开来。

 

  (左为当地小学退休老师田边先生,右为民俗馆馆长)

  令旗大约2米长,1.6米宽,上有几排血痕。从血痕的轨迹来看,可能是刀砍伤人体时所溅出的鲜血。这令旗,由“平山伊藤龟重龟”寄赠,细问馆长,也说不清楚捐赠人伊藤氏的更多情况。令旗的标签所写“从清军司令部揭下来的令旗”,也是根据伊藤氏的说法。

 

  折戟沉沙铁未消,自将磨洗认前朝。这一面血痕依旧的大旗,是否曾经飘扬于朝鲜牙山的清军司令部?牙山一役,清军陆军精锐全失,一个小兵趁乱把敌军的令旗剥了下来,带回到爱知县深山里的老家,四处炫耀他的英勇。小兵去世以后,这面令旗又放进了地区民俗馆,在周围诉说地方民俗历史的民俗器物中,只有这几件来自被打败的对手之织物,默默地揭示着“国家的在场”与大日本国曾经的妄念。

 甲午战争、清军令旗、小镇民俗馆,这三个时空,给予我们想像的空间实在太多太多了。

 假如,假如真的,这是清军司令部的“那一面”令旗,那么我们今天所见到的大旗,只是背后那一长段历史的一个小小引子。

  不知道中国国内博物馆是否有类似的珍藏?这种令旗的型制,是属于军部司令部还是较为普遍的?还有许多疑问,请大家不吝提供线索。爪哇拜稽! 


TAG: 日本 战争史 中日关系

张润平 张润平 发布于2011-02-19 16:35:30
“不知道中国国内博物馆是否有类似的珍藏?这种令旗的型制,是属于军部司令部还是较为普遍的?”
我最感谢的是日本人对于历史记忆的一种郑重的态度。就此一点,可以说明什么叫“伟大的民族”。
王晓葵的个人空间 王晓葵 发布于2011-02-19 21:15:22
丰桥曾经是日本陆军第18联队的驻屯地,这个18联队就是攻占平壤的日本部队。设乐郡也属于这个地区,战后丰桥建造了很多战死者墓地,死者大多是18联队的。这个捐献者说不定也是18联队的成员。如果查一下他们的联队史,或许可以找到线索。
我来说两句

(可选)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