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戏曲硕士,道教研究博士,近年纠结于地域史、道教与小说戏曲之间。 《唐诗地图》的作者,民间信仰的观察者,宗教修行的叶公好龙者。

北京青年报:趁唐土怪鸟飞临日本以前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1-02-14 09:00:26 / 个人分类:日本田野

查看( 736 ) / 评论( 0 )


2011/02/14 00:00    来源:YNET.com 北青网  北京青年报 

◆东瀛漫笔◎吴真

 日本人有每年1月7日喝“七草粥”的习俗,做粥时还要用力剁菜,大声念咒,这一风俗源于中国——那是我们早已忘却的“人日”习俗:在春回大地之时,采食初生的嫩菜,同时要提防天上的恶鸟。

上图:日本妖怪图鉴中的鬼车鸟。中图:日本佛寺住持诵念七草咒  下图:做粥的七种草 和七草粥。

 

 ■寡乎其味七草粥

  到了正月初七,潮州人照例要吃“七样羹”。七种味道刺激的青菜(葱、蒜、芫荽、春菜、韭菜、厚合、芹菜、芥菜、菜头之类)煮出来的菜羹,清汤寡水的,味道当然比不上正月里的大鱼大肉,这时候大人就要哄小孩说:“吃了七样羹,目周灵,会拾地上钱银。”

  据说现在的食疗理论十分推崇初七吃菜羹的正月旧俗,认为这是在正月鱼肉享受之中让肠胃休养的伟大智慧。不过,我们小时候是不知道“给肠胃放假”这种科学道理的,每次只是为了那或许会降临的钱银而已。工作以后,常到客家菜馆点传统七样菜,青菜占五,肉类占二,兼顾了食草与食肉,比我吃了18年的潮州七样羹,惹味许多。

  而今客居东瀛,1月7日这天中午,在东京大学银杏食堂,赫然发现特别供应“人日七草粥”,思乡的感觉一下就被吊起来。三下五除二,一碗热粥落肚,只咂摸出一点青草的味道而已。比之潮州的七样羹,日本七草粥更是寡味,白粥底,煮以零星的青菜碎末,搁少许盐,也无汤头,隐约有涩味。

  晚上和日本友人谈起七草粥,果然没有一人对它抱有美味的幻觉,说是“按照古老的习俗,喝了这碗粥能免生百病,所以尽管很不喜欢它的味道,也得在每年元月七日的早饭时间,被母亲大人逼着喝完”。

  中国人尤其是潮州人,视粥为主食之中的上品;日本人却不喜喝粥,连早餐也是粒粒分明的白米饭。如此迷恋米饭的民族,让他们一年之中抽出一个早上喝点青菜粥,已经很不容易了。我的日本友人很纳闷——你们外国人为什么也要喝此寡味粥?

  ■西历年里过人日

  一查日本古籍,这七草粥果然传自大唐,风俗本意与广东地区大致相同,就是南北朝时期的宗懔在《荆楚岁时记》所记载的:“人日,以七种菜为羹。”公元七世纪之后,一心向往大唐文化的日本朝廷完全采用了唐代的历法系统,唐人的岁时习俗,亦逐渐传入日本。这本《荆楚岁时记》也成了当时日本人什么时节做什么“老礼儿”的“皇历”。延喜十一年(公元911年),正月人日采七草的习俗,被正式定为天皇家恒例的年中行事,此后代代相袭。

  可是到了1873年,急于“脱亚入欧”的明治政府,明令由是年起改用西方历法,不再过中国农历新年,农历习俗也只能移往阳历系统。于是,日本人将中西文化交融并蓄在他们的民俗生活当中,在1月7日这个西方的阳历时间系统中,喝着唐代人日的七草粥。

  农历正月七日,大地渐渐回暖,此时食用七种刚刚抽芽的青菜与青草,乃出于天人感应的食疗观念。被誉为“日本《诗经》”的《古今和歌集》(公元914年编辑成书),就有诗歌咏唱仕女来到春野采摘“若菜”的情景。11世纪在日本皇后身边充任侍女的清纳少言,在《枕草子》中把这一天的雪中寻草,说得饶有趣味:“正月七日,去摘在雪下青青初长的嫩菜。这些都是在宫里不常见的东西。摘来后拿了传观,很是热闹,也是极有意思的事情。”周作人翻译这段文字时注道:“若菜,指春天的七草,即是荠菜、蘩菜、芹、芜菁、萝菔、鼠麴草、鸡肠草。七种之中有些菜,有的只是可吃的野草,正月七日采取其叶煮七草粥设供,云可除百病,辟邪气。”

  明治改历之后,阳历的1月7日正是日本列岛最为寒冷的严冬时节,冻土之中,何处可觅青菜初苗之踪影?不过,日本人倒是很能变通,这一百多年来,他们一般是采摘芜菁、萝菔(萝卜秧子)做“七样代表”,吃个意思。不讲究的贫寒家庭,这一天干脆把萝卜两吃,萝卜秧子代表七样草,用来煮粥,萝卜则于前晚加醋浅渍,用来下粥。近年温室栽培的青菜多了起来,这才让人日的七草粥得以完整地重返家庭饭桌。今年超级市场提前三天开始出售现成的“七草盒”,合人民币30元一盒,算是价格宜人,包装盒上还煞有介事地写上“长寿之物”。甚至还有七草粥速食包,将整包置于开水中煮上3分钟,倒入碗内再洒上脱水的七草调味,倒也似模似样。

  ■唐土舶来鸟恐慌

  时间和吃法皆可变通,唯有人日的象征与仪式固定不变。日本民族的这种变与不变,颇有异于中土。

  普通家庭在人日早上煮七草粥时,照例要面向吉方、用力剁菜,在刀与砧板的齐鸣之中,大声念诵七草咒:“趁唐土之鸟飞临日本土地之前,喝了七草粥吧!”这咒语共诵七七四十九次,声音越响越灵验。人日这天,电视新闻播出日本各地佛寺施七草粥,主持仪式的和尚无一例外地使劲剁菜、念咒,咒语也是一样的内容。我不禁好奇,唐土之鸟乃我大唐何方神圣,令今日之隔海日人念念不忘?

  答案依然藏在《荆楚岁时记》中:“正月七日,多鬼车鸟度。家家捶门打户,捩狗耳,灭烛灯禳之。”

  这鬼车鸟又名姑获鸟、鬼鸟,能收人魂气、滴血害人,好与婴儿作祟,名列中国古代第一恶鸟。古人曾经想过许多法子来驱之避之。传说中鬼车鸟有九头、十八只翅膀,天阴时遮天蔽日地在高空上下翻飞,就像载着满车的恶鬼在空中呼啸而过。正月七日虽然阳气初起,但阴气仍未消停,魔界尚在发起最后的进攻,是日“多鬼车鸟度”。幸好鬼车鸟还有一怕,传说鬼车鸟原有十头,一头曾为犬所噬,只余九头,所以特别怕犬。《荆楚岁时记》记载南朝时“家家捶门打户,捩狗耳”,就是为了通过暴响和狗叫,吓跑鬼车鸟。另外鬼车鸟只在夜晚出没,“见灯光则坠”,所以为了不让飞翔的鬼车鸟坠落到自己家里,人日之夜要“灭烛灯禳之”。

  中华民俗变迁,轻舟已过万重山,反正现代中国是很少有人知道鬼车鸟了,如今各地岁时民俗亦很难找到禳解鬼车鸟的仪式。唐代的时候,日本人通过学习《荆楚岁时记》,传染了中土对鬼车鸟的恐惧,成日惶惶于唐土的鬼车鸟将要飞越大洋给日本国带去疫病,并将正月人日吃七种菜与驱鸟这两种本来分开的仪式,创造性地合并为“吃了七草粥就不怕鬼车鸟”,剁七种菜的巨响也就具有了赶鸟的功能。至今大阪一带的偏远村落在正月时节还有制作“犬饼”和“追鸟”的习俗。由于害怕鬼车鸟来攫儿童魂气,人日这天,一些村落的男孩子们要“合宿”(集中住宿),从前合宿还要练习射箭,这一习俗称为“犬事”。犬是九头鸟的天敌,作为一种知识,就在岛国一年复一年的仪式演习之中,被世代恪守、代代相传。

  ■驱除恶鸟剪指甲

  唐昭宗时的刘恂在《岭表录异》中记载了鬼车鸟的另一可怖之处:“皆夜飞昼藏,或好食人爪甲,则知吉凶。凶者辄鸣于屋上,其将有咎耳。故人除指甲埋之户内,盖忌此也。”在古人的身体观之中,指甲也是精血的象征,故爱攫人魂魄的鬼车鸟亦好食人爪甲。为了避免恶鸟的注意,人们剪下的指甲,一定要记得埋进土里。

  可是日本古籍中频繁出现“七日爪”、“七草爪”之记载,却与唐土风俗相反。在唐人看来,鬼车鸟最为猖狂的人日这一天,别说是剪指甲,就是露点小指头也是危险的。而日本人恰恰安排在人日作新年第一剪,不仅要剪,而且要光明正大地把剪下的指甲沾一沾七样菜的泡菜水或者七草粥的粥汤,名为“七日爪”。本来是招惹鬼车鸟的爪甲,沾了七草的仙气之后,一年之内百无禁忌。

  翻开日本的妖怪谭漫画书,常常看到鬼车鸟、鬼车夜叉的九头恐怖画像。千年以前的唐土鸟怪,对于日本民族仍保持着世世代代的威慑力,这恐怕还是要归结于每年的人日早上,母亲大人剁菜念咒时郑重严肃的神情吧。

  趁唐土之鸟飞临日本土地之前,喝了七草粥吧!


TAG:

我来说两句

(可选)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