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戏曲硕士,道教研究博士,近年纠结于地域史、道教与小说戏曲之间。 《唐诗地图》的作者,民间信仰的观察者,宗教修行的叶公好龙者。

东文研的学问神话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1-02-08 08:23:58 / 个人分类:随感

  在东文研研究室工作,一晃一年了。从去年底得知“一个学者一生只有两年的资格呆在东文研”的噩耗之后,每天我就在“假如末日来临”般的倒数气氛中度过,不到非不得以之时,不离开办公室。饶是如此,还不是东文研最努力的人。

  办公室隔壁是专研先秦史的平势先生,年近花甲的德高望重大学者了,每天离开办公室时间比我还晚。有段时间,施老师也跟我在一个研究室,凑巧两人都在赶论文,常常晚上12点半,步出东文研大楼,月朗星稀,心中充满“今天又写了不少好句子”的充实感,回头一望,还有几个研究室灯火通明。

  听闻东文研史上有三大“学问狂人”,那种对于学问的执著钻研精神,简直达到“抛家弃妇”的境界。一是敦煌史专家池田温先生,二是佛教史专家鎌田茂雄先生,三就是我现在跟从的田仲一成先生。

  吾生也晚,无缘亲见前二位先生之音容,我所亲炙的田仲先生,已经79岁高龄,每天用来看书、写文章的时间,比我辈还多得多。东文研的年青人中流传着田仲先生的学问神话:连续三十年,一年之中除了大年初一不工作,其它时候风雨无阻。每天早上7点,准时到办公室,晚上9点,准时下班。遇上赶论文时候,三五天不回家,那是很经常的事情。

  求证于田仲先生,先生平淡地回答说:这不算什么,做的是自己喜欢的工作而已。

  再求证于田仲先生太太,太太也谦和地说:做为妻子,应该尽可能地支持主人的梦想。

  那三十年之中,太太每天早上把丈夫一天的两餐便当准备好,目送丈夫出门,夜晚当小孩已经熟睡,丈夫方才回家。

  大部分东文研学者的学问之道,都有在中国、东南亚进行长期田野调查的经验,比如以前的仁井田先生、田仲先生等等,还有现在的菅丰先生,一出国便是半个月以上的时间,他们的妻子独自撑起一个家,委实不容易。

  与日本学者和他们的妻子相比,我对自己充当学者妻子角色的内疚,远胜于对自己学者角色的惭愧。

  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前几年仗着年轻,颇为看轻此古语。近来年纪渐长,加之又在东文研这样的环境熏陶,一方面懊悔少小没有努力,一方面又在自惭眼下不够努力,每天就在这样的情绪之中反复着。今早上班,试着写下这些话,抖落这些“碍”,但愿剩下在东文研的日子,笃行且徐行。

  


分享到:

TAG: 日本学术史

mjgnbsc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mjgnbsc   /   2015-05-16 10:43:40
鉴别紫砂壶需要注意什么:http://www.juhutang.com/zishahu/zshjb2/
施爱东博客 引用 删除 施爱东   /   2011-02-09 21:13:14
东文研的条件太好了,在中国,恐怕没有一个单位的学术条件能与之相比。
一篇论文,我在中国写了三个多月只写了一半,一到东文研,半个月就完成了。
不是我不够努力,而是社会院图书馆太操蛋,是我们的图书资料管理跟不上。
我常常在人前说,做完手头上这件晚清中国形象的课题,我再不做考据类论文了。实在是条件太差,赶死了也做不过日本人。
子不语风花雪月 引用 删除 刘宗迪   /   2011-02-08 11:37:01
原来爪哇跟平势隆郎住隔壁啊。读过他的文章。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