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戏曲硕士,道教研究博士,近年纠结于地域史、道教与小说戏曲之间。 《唐诗地图》的作者,民间信仰的观察者,宗教修行的叶公好龙者。

话题2010之李一败局:宗教非找科学来贴金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1-01-13 10:17:45 / 个人分类:文摘

查看( 987 ) / 评论( 9 )

全文见2011年1月北京三联书店出版《话题2010》,第二章《李一樊馨蔓:国产仙师与仙友》,作者施爱东。

以下是文后的左方右方辩论。(据说吾代表“左道”,而某理科出身者代表“科学”)

 

【吴真】 假设李一是个真正的道长,那么他应该把自己视作制度化宗教里面的宗教人士,他所说的一切,是宗教话语,不是给你判断真假的,是让人信仰的。可是李一非得把自己包装成道家,一位有思想的贩卖人生哲理的道家哲人。道家也就罢了,这世间也就是多一个南怀谨,可是,他还要靠看得见摸得着的“道文化”来赚钱,办养生班之类的,既卖心灵鸡汤,又治身体顽疾,双管齐下。道文化还不够,还得按你文章所指出的,把中国文化史偷换成了道文化史。李一之牛,在于他从宗教之道教一下跃进到了宏大的中国文化。

【施爱东】 可是,如果他不这样包装自己,他吸引不了樊馨蔓这样的信众,他也赚不到钱。

【吴真】 钱是肯定能赚的,如果李一像大部分的正规道士那样,做一场法事,收一回钱,可能就没你们这些质疑的。因为这是道教。所以我觉得你文章提出的问题,其实是搭上了当下中国宗教的一个脉。

【施爱东】 我不大同意你说的正规道士就是做做法事而已,你们道内如何界定正规道士,那是你们的事,但我作为一个旁观者,我无从分辨真道士假道士。全真也罢正一也罢,所有道士的劣迹,我都会算在你道教身上。因为对于我来说,你李一受了箓,拿了全国道教协会的副会长,我怎么可能把你当作非正规的道士?在我看来,你们道教界,自古以来就是一团乱相,张三李一王二麻子层出不穷。我之所以说李一是最传统的中国道长,是中国道教传统的一个侧影,也是从这个角度说的。

【吴真】 你的角度其实就是自古以来那些书写历史的儒生角度。所以你总结李一的成长道路,当然与自古以来的道士道路,是一样的了。宗教在中国历史上,什么时候不是“侫”字在前?儒生所写二十四史的“方伎传”里,宣传和尚道士的好事迹,少之又少。

【施爱东】 一旦说到历史书写,那就是一个永远扯不清的大题目了,先放下这个话题,照你原来的思路说吧。

【吴真】 你文中说到:“樊JJ也不是痴不是傻,她是真。我更愿意相信樊JJ的真诚,她真诚地相信李一,她真诚地相信自己所亲眼看到的,错只错在她的善良和轻信,她不知道亲眼看到的也会是假象。”我从李一以及其仙友的报道和描述中看到一个有趣的事情:去宗教化如果我们承认樊JJ们的真诚,是一种宗教的虔诚,个人心灵的皈依,那么作为一个容忍多元宗教体验的现代社会,我们应该也容忍她们的肝脑涂地。可是现在问题是,李一,还有樊JJ,根本不说这是宗教体验,非得把这些“神化”为中华文化。这就让你还有方舟子有了口实了。

【施爱东】 有道理。

【吴真】在宗教体验的世界里,不存在真假问题,只要信仰者自己认为真,别人应该理解这种“真”。可是李一的学说,恰恰去掉了宗教的外衣,他非得宣称这就是传统文化、中国文化,甚至连西方实证都用上了,那就授人以口实了,马上就进入了“科学”与“伪科学”的领域了。所以,我看了你文章最大的感受是:当下中国民众,打着传统文化的旗帜去体验宗教,去言说宗教体验。十分吊诡。

【施爱东】 我同意你的意见。

【吴真】 你在文中提到:“李一造假,显然受利益驱使,而樊JJ为鼓与呼,却看不出任何利益因素。樊JJ真心实意地热爱中国道文化,尽管她并不清楚道文化到底是什么东西,她有一颗热烈的爱屋及乌的爱国心。樊JJ痛心疾首地警告世人: 诋毁李一,受损的也是好不容易巍然而显现的中国道家文化。我心疼!我们的家底啊! ”这段文字,十分到位地体现了这个现状。樊JJ非得把李一往文化上造神,其实是害了李一。

【施爱东】 如果李一和樊馨蔓只局限在宗教话语内说话,不把它与现代医学和中国传统文化挂上钩,我们也插不上嘴。毕竟,那是道内的事。

【吴真】 对。要是她坚称,这就是宗教皈依,那谁也没话说。宗教自由嘛!西方至今还有许多教会学校宣称是上帝造人,坚决反对进化论。因为这是他们的宗教信仰。可是他们不会蠢到,还找一些上帝遗存的化石之类来“实证”上帝确实造了人。宗教与科学,永远不可能对话。因此没必要找科学依据来证明宗教神话。李一就是太相信科学了。我看你文章所引用的几个例子,他老是说什么“修行是东方的实证科学”。其实啊,宗教就应该一条道,走到底。李一找科学来贴金,是最大的败笔。

【施爱东】 说得有道理。宗教与科学,向来是两套完全不同的话语。同样,西方现代文明与中国传统文化,也是两套完全不同的话语,非要用中国传统文化去压西方文化,论证谁更高明,谁更低级,从一开始就是大错而特错。方舟子是个科学捍卫者,他的思路就是:既然你要跟我玩科学,好,我就用科学来跟你玩。李一道长只是学了几个科学新名词,这些小玩艺,用来骗骗樊馨蔓还可以,怎么能跟方舟子过招呢?

【吴真】 是的,从李一的下场,我也看到了中国传统文化,尤其是中国宗教的不自信。当然这一不自信,是从五四运动以来就被“赛先生”一路压迫而成的。过了若干年再来解读李一事件,我相信会解读为:宗教与科学的又一场对决。只是这一次,宗教穿着“中国传统文化”的二手服装。

【施爱东】 李一本来想用现代科学来重塑和包装传统道教,如果成功了,他可是一代宗师啊。可是,他没想到,纸是不能用来包火的。

【吴真】 李一的包装,正如你所说的,除了传统文化,还有所谓的东方文明:“大概是捏准了这些文化传统爱好者的软肋,李一特别擅长讲述各种道医胜过西医的故事,让这些文化传统爱好者大受鼓舞,引为爱国知己,从而进一步加强了对于中国传统文化的崇敬和热爱。”在中国古代六朝的时候,西来的佛教大大抢夺了道教的地盘,就有道士写出《化胡经》,试图以道压释,历史过去一千多年,我觉得很有意思的是,东风压倒西风的想法,一再重演。

【施爱东】 正因为西风盛了,东风弱了,所以才有必要帮着东风吹口气。李一善于利用当下流行的民族主义话语,他知道所谓的“爱国主义者”爱听这样的话,投其所好。

【吴真】 是的,民族主义,传统文化。都是当下最中听的。同意。


TAG: 北京 三联书店

走在乡土上 耿羽 发布于2011-01-13 11:10:10

黄景春的个人空间 黄景春 发布于2011-01-13 16:00:52
像是当代道姑与当代大儒之间的对话,哈哈,有意思。
李一这样的道士,喜欢借用科学概念,但他其实一知半解,遂有欺世之讥,敛钱之责,也为方舟子竖立了靶子。
方舟子不能用科学实证来追究宗教行为。恰如爱东所说,李一谈论科学的时候,方舟子给力一击师出有名了。
洪家楼的鸽子 陶冶 发布于2011-01-13 16:01:39
李一缺少的恰恰是最本质的宗教情怀。
混到他的位置,本可以大打“宗教牌”,他却忘记了自己的本行,以己之短搏人所长,一败涂地早已注定。
我同意楼主的说法,宗教体验是宗教的本质所在,在这个基础上,无所谓科学与迷信、科学与宗教的问题,有的只是心灵的感悟、宗教的大彻大悟。
中国当代社会缺少宗教情怀——不论是中国传统宗教,还是西方基督教天主教——本质上在中国信众心里是一样的,信则灵,灵则更信。西方宗教的“见证”和中国传统宗教的“现世报”差不多,只是,西方宗教迎合中国人崇洋之心理、近世迷信之宣扬、制度化教内管理等优势,塑造出高人一等的宗教等级,令今日中国佛道民间宗教甘居下风。
分殊会舍:陈进国.民俗学 jinguochen 发布于2011-01-13 16:18:35
李一的“错”,并不是李一的,也不是道教的。有官员、媒体、有“情怀”的学者,基督教,道教成员,等等。
比如,李一事件,中国道协几乎是被禁声的,一位受命出了点声,还被批判。这才吊诡。
李一事件伤的不是李一,伤的是传统文化还有道教。
吴真的爪哇堂 爪哇堂 发布于2011-01-13 16:27:38
回复 5# 的帖子
进国兄这么说,我有些明白道协的态度了。
再请教一下:方舟子是否基督徒?
我怀疑他有“判教”的动机。挟科学之利器,行除异教之实。
山间野人 zjhong1978 发布于2011-01-13 18:44:16
"当下中国民众,打着传统文化的旗帜去体验宗教,去言说宗教体验。十分吊诡。"
很受启发
吴真的爪哇堂 爪哇堂 发布于2011-01-13 20:08:24

QUOTE:

原帖由 陶冶 于 2011-1-13 16:01 发表
中国当代社会缺少宗教情怀——不论是中国传统宗教,还是西方基督教天主教——本质上在中国信众心里是一样的,信则灵,灵则更信。西方宗教的“见证”和中国传统宗教的“现世报”差不多,只是,西方宗教迎合中国人崇洋之心理、近世迷信之宣扬、制度化教内管理等优势,塑造出高人一等的宗教等级,令今日中国佛道民间宗教甘居下风。
兄所言极是。
李一一出事,座下三千弟子,全部人间蒸发。
当代中国,能有弟子挺身而出以证信仰之不妄乎?
风林火山的个人空间 风林火山 发布于2011-01-13 21:02:49
三联的“话题”很是值得一看
分殊会舍:陈进国.民俗学 jinguochen 发布于2011-01-17 00:58:48
我们书生论道,常觉得有理,事实果真如此否。前两天遇到一位知些内情被“被参与”的朋友,只有长叹。止止不须说。

[ 本帖最后由 jinguochen 于 2011-1-17 01:07 编辑 ]
我来说两句

(可选)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