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戏曲硕士,道教研究博士,近年纠结于地域史、道教与小说戏曲之间。 《唐诗地图》的作者,民间信仰的观察者,宗教修行的叶公好龙者。

日本历史人类学第31回大会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0-10-30 19:32:11 / 个人分类:随感

查看( 775 ) / 评论( 3 )

     今天下午旁听了日本历史人类学31回大会的田仲先生主题演讲。日本的历史人类学作为一种研究方法,几乎可以说是近代中国学者的基本功,早年的仁井田陞、池田温到后来的田仲一成、滨岛敦俊、岸本美绪等,从实地调查中获得第一手资料是他们研究的起点。听说国内历史人类学的会议和夏令营近年一直随者影从,因此对于日本的同一学科大会,颇有些期待,及至会场,不过四十人与会,再一一细看,认出了好几位道教学者和民俗学者。

    在中国,民俗学者跟历史人类学虽说吃着差不多同一块田野,但也较少有交集,道教学者则形成更加封闭的圈子。这一次日本的历史人类学年会,却是历史学、人类学、道教学、民俗学、边疆史地学,还有一些我不认识的其它学科的学者。那么他们的“历史人类学”的学科认同又是怎样建立的呢?我顿感兴趣。

    司会的筑波大学丸山宏先生,在道教研究界鼎鼎大名,不过他在筑波大学担任的是历史学教职,带的学生全是历史学;宋代道教的研究专家松本浩一先生则在该校的图书馆情报系,据他说最近正在探索把道教天书符箓做成数据库,这是他本色当行的说。丸山先生介绍,这是筑波大学首倡的学科,到他们已经是第4代了,上一代的野口铁郞先生以研究明清民间宗教著称,1980年,筑波大学发起日本历史人类学会,直到现在的第31届,历史人类学会一直由筑波大学的教员、学生和毕业生在运营着。虽然许多毕业生后来没有从事历史学或人类学,但是历史人类学会作为“同学会”的亲切感,历久而恒新。是以今天来参加学会的学者,几乎全是筑波大学的校友。

 

       这么说我就有点明白,为什么我在民俗学会、道教学会和历史人类学会,会遇到同一批学者了。敢情历史人类学会这个学科就是“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只要在筑波大学流过的便是学科中人。那么近年历史人类学有何研究动向?询之于诸先生,他们有点难为情地说,现在的年轻学者,历史学是历史学,人类学是人类学,很少有人做跨学科的研究,称不上是“历史人类学”。我粗略看了一下这次发表的几篇论文,似乎也反映了这个趋势。现在的筑波大学人文社会科学研究科之下,设立历史.人类学专攻,不过要注意的是,历史与人类学之间,横亘着一个“.”的间隔符,一符之咫尺,却是远隔天涯。(网址http://www.histanth.tsukuba.ac.jp/index.html

        之前听某位前辈批评,现在的日本民俗学学生们不敢创新、不敢批评前辈,可以说21世纪以来的民俗学在方法论创新和学科意识上,比之前辈是退步了。据我不成熟的观察,日本古代文学研究、道教研究还有今天所观察到的历史人类学,或多或少也有这样的保守趋势。

    保守是否意味着退步,我无从置喙,但我深深地理解,在当前日本教职难觅、博士毕业后十年内很难找到固定职位的困境之下,年轻学者如果走得太超前,于学科可能为幸,于个人生活却绝对是悲哀。与研究方法和热点都转换得太快的中国学界相比,重返学科的边界之内,做些常规的研究,未尝不好。

       (以上仅为个人感想,本人对涉及的日本诸学科史素无研究,肯定有不少片面之词,请多多包涵)


日本筑波大学,被称为“第8间帝国大学”,现在国家重点扶持之故也。

日本筑波大学,被称为“第8间帝国大学”,现在国家重点扶持之故也。

分享到:

TAG: 历史人类学 日本

沙野的个人空间 沙野 发布于2010-10-31 12:11:49
!!!
一个文理科齐头并进的好大学。。。
王霄冰的个人空间 王霄冰 发布于2010-10-31 16:33:28
"...在当前日本教职难觅、博士毕业后十年内很难找到固定职位的困境之下,年轻学者如果走得太超前,于学科可能为幸,于个人生活却绝对是悲哀..."
这点与德国何其相似。都说在德国博士毕业后都要先老老实实地给导师干十年活。一个个寄人篱下,谁还敢轻易冒犯学界的大腕们呢?
玉麓俗谭——英古阿格的博客 英古阿格 发布于2010-11-03 21:07:44
当下国内博士流水线生产的背景下,再过十年这杰情景也会在中国重演吧。看起来是坏事也是好事,大浪淘沙。
我来说两句

(可选)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