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戏曲硕士,道教研究博士,近年纠结于地域史、道教与小说戏曲之间。 《唐诗地图》的作者,民间信仰的观察者,宗教修行的叶公好龙者。

匿名审阅人的喂招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0-07-06 20:29:21 / 个人分类:随感

查看( 813 ) / 评论( 0 )

  年初向港台一家期刊投了一篇道教研究稿子,过了两个月,编辑部寄来审阅意见。好家伙,一下找了三个审阅者。尽管是double blind,从语气中仍能猜测出是哪三位大腕,而且还是三国联军。

  拙文有3万字,审阅意见只有4页纸,却花去我一个多月的时间。由于在博士期间饱受seminar老板及同门的“暴批”,其实我对于善意的学术批评已经炼就金钢不坏之身,写作之时已经猜好了将来的批评者会从哪几个方向出拳,故早早封好穴道。但这两年毕业之后,这身功夫已经渐渐懈下,因此看到匿名审阅人无不尖刻的批评,心里还是浮起惶恐不安,甚至想撤稿逃跑。

  品三大师教育我:这相当于三个门派的大师陪你喂招拆招,这是多么幸福的事情!我恨不得有你这样的待遇呢!

  受此激励,我每天就在东京大学办公室里拆三大师的招。其中有位大师出招特别准而狠,直接指出像我这样中文系出身的论述顽疾:有时我会为了行文简洁易懂,用现代汉语串讲原始文献,如此就造成学术“话语”的不统一。关于这一点,可能用母语写作的学者不容易察觉,比如“玄教”和“道教”,在许多中文论文中就经常互换,很少人意识到,这其实已经是两种学术话语了。

  在三位审阅人的审阅意见中,类似这样细微的观察还有许多。一一地回复意见,接受或者反驳,渐渐地体味到被严师训斥的幸福。

  有位审阅人还透着小小的狡猾,呵呵,可爱极了。伊多次提出我的文献综述仍有欠缺,比如某某的某个研究就未被你提及,还尽责地按照注释规范给你详细列出出处。幸好咱长了心眼,把这些文献一一核对,及时排查其中的页码炸弹——要是不排查,等到修改稿到伊手上,那时就多了“不核对文献”的大罪状了!好险好险!

  某大师常常感叹:一篇学术论文的有效读者,天底之下不超过5人。这里偶要补充一下:向海外汉学期刊投稿,匿名审阅人不仅是你论文的挑刺者,也是最仔细阅读的读者。冲着这一点,尽管写一篇这样的论文要一年,按照审阅意见修改又要花去一个多月,那也是值得的啊!

  

  


TAG: 匿名 审阅

我来说两句

(可选)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