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古民间文学》后记

上一篇 / 下一篇  2009-01-05 15:35:40 / 个人分类:学术著述

蒙古民间文学后记

本书是我们夫妻二人合写的第一本学术著作,因此对于我们自己而言具有特殊的意义。1991年乌日古木勒和我考上中央民族大学满都呼教授的硕士研究生,开始研修蒙古民间文学。1994年我们研究生毕业并建立家庭。同年,我考上北京师范大学中文系钟敬文教授的博士研究生,继续学习民间文学和民俗学。虽然当年乌日也想读博士研究生,但是因为我们的女儿宁静的出生,她就把养育女儿和操持家务的全部任务承担下来,一心一意地支持我完成学业。直到2001年,乌日考上中国社会科学院郎樱教授的博士研究生,圆了继续读民间文学博士的梦,并于2006年调到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开始从事她热爱的民间文学研究工作。本书的第七章“蒙古民歌”是乌日写的,其他章节由我执笔。过去,我在《东方民间文学概论》等书中写蒙古民间文学的时候民歌部分一直是薄弱的环节。但是民歌部分写少了,与作为“人类口头非物质文化遗产”的蒙古长调民歌的实际情况是不相符的。因此,乌日花费大量的时间和精力翻译和研究了蒙古长调民歌,并在撰写过程中提出了爱情民歌中的骏马主题问题。可以说这是本书的一个小小的闪光点。本书是我们夫妻二人共同的生活和研究道路上的一个阶段性成果,她见证了我们的爱情和求知。

我从1999年开始在北京大学东语系蒙古语专业讲授本科生和研究生的《蒙古民间文学》课程,并编写了内部教材《蒙古民间文学教程》,本书就是在原教材的基础上扩充反复修改写成的。我上课的时候经常叫学生翻译蒙古民间文学作品,并要求学生分析自己翻译的蒙古民间文学作品撰写课程论文,这样既避免了学生从网上下载现成论文交差,又锻炼了学生的语言能力和理解蒙古民间文学的能力。本书收入的一部分民间传说就是我的学生袁娜、刘培悦、李超、刘媛、毕波、黄莹等同学翻译的。此外,我鼓励本科生和研究生撰写蒙古民间文学的论文,把他们的优秀论文推荐到学术刊物上发表。本书中个别地方的观点就参考了我的研究生宝花和本科生顾一鸣的论文。在本书出版之际,我要感谢选修我讲授的蒙古民间文学课程的几届本科生和研究生。本书作为我曾经在北京大学开设本科生课程《蒙古民间文学》的一种纪念,是值得记一笔的。

本书的完成要感谢很多人。首先是我们的导师满都呼教授引领我们踏上研究蒙古民间文学的学术道路。我们俩对自己的导师一直怀着一颗感恩的心。本书出版之际,不由得怀念我们敬爱的钟敬文先生,我在北京大学从事东方民间文学的教学和研究,与钟老的培养分不开。感谢我们的蒙古国老师原蒙古国科学院语言文学研究所所长已故的浩·散布拉登德布院士和蒙古国立大学教授著名神话学家曾·杜拉姆博士,他们或者在中央民族大学,或者在蒙古国立大学,或者在蒙古国科学院,给我们讲授了蒙古民间文学的理论和知识。今天我们以这本书来回报培养我们的恩师,心里多少有了一些安慰。我们没有辜负培养我们的老师们。

最后,要感谢北京大学东方文学研究中心的王邦维教授和张玉安教授长年对我的关心和培养,感谢北京大学社会科学部对本书在内的“东方民间文学丛书”的大力支持。感谢宁夏人民出版社哈若蕙社长、谭利群女士和史芒女士,从开始酝酿“东方民间文学丛书”,到一部部著作正式出版,她们倾注了很多心血。

陈岗龙   2008623

于蒙古国首都乌兰巴托ZALUUCHUUD HOTEL 202房间


分享到:

TAG: 后记 蒙古民间文学

一笑堂 引用 删除 宁锐   /   2010-09-28 05:12:52
岗龙的媳妇在哪里?可以告诉我吗?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日历

« 2021-06-25  
  12345
6789101112
13141516171819
20212223242526
27282930   

数据统计

  • 访问量: 33752
  • 日志数: 22
  • 图片数: 5
  • 影音数: 1
  • 建立时间: 2008-08-27
  • 更新时间: 2014-01-08

RSS订阅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