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与傩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1-08-14 16:14:33 / 个人分类:心情

查看( 881 ) / 评论( 3 )

今天是农历七月十五,很多地方俗称的鬼节。

说起鬼,人们脑海中不免出现狰狞可怕的形象或阴森恐怖的场面。俗话说,信就有不信则无。作为一种人的意识中的存在,鬼的形象是人建构出来的。

人们之所以关注鬼,或讨好,或畏惧,或驱赶,归根到底是因为鬼与人们的生存有密切的关系,尽管这种关系是人自己建立起来的。

人死而为鬼,可荫庇生者,亦可祸乱人间。对于善鬼,人们就奉献祈福;对于恶鬼,人们则驱赶逐除。傩,便是驱鬼的一种仪式活动。

傩的起源很早,有的记载将其追溯到了上古原始社会。《路史》卷十四:“(黄帝)创振。”原注:“帝(黄帝,笔者注)始傩,……立巫咸,使之……击鼓呼噪,逐疫出魅。”

王充《论衡·订鬼篇》收录了一个《山海经》中早已散失的故事也说是黄帝创立了傩礼:

《山海经》又曰:“沧海之中,有度朔之山,上有大桃木,其屈蟠三千里。其枝间东北曰鬼门,万鬼所出入也。上有二神人,一曰‘神荼’,一曰‘郁垒’,主阅领万鬼。恶害之鬼,执以苇索而以食虎。于是黄帝乃作礼以时驱之……”

《东京赋》描述“尔乃卒岁大傩”,李善注曰:

《汉旧仪》曰:昔颛顼氏有三子已而为疫鬼,一居江水为疟鬼,一居若水为罔两蜮鬼,一居人宫室区隅,善惊人,为小鬼。于是,以岁十二月使方相氏黄金四目,玄衣朱裳,执戈扬盾,帅百隶及童子而时傩,以索室中,而驱疫鬼也。

不管是黄帝作礼以驱鬼,还是因颛顼氏三子为疫鬼而时傩驱之,傩都是一种驱鬼逐疫的活动。经常被学者引用的《论语》、《论语·乡党·乡人傩·疏》、《周礼·夏官·方相氏》、《后汉书·礼仪志》、《乐府杂录》、《东京梦华录》等不少古代文献都有傩的相关记录。尽管傩这种仪式活动在不同的历史时期有或多或少的变化,在大江南北有着各种各样的形态,但是驱鬼始终作为一个内核而被保留下来。

傩活动中,除了“黄金四面”“玄衣朱裳”“执戈扬盾”,靠狰狞的形象、威严的武力给恶鬼以恐吓外,还有众多侲子发出的“傩傩之声”对恶鬼的震慑,也即“邪呼逐除”。“邪呼”在我们河南方言中念作“xie huo”(均为去声),意为大声喊叫。康保成先生在《傩戏艺术源流》中有精彩分析。先生认为“‘傩’的最原始的形态,非戴面具、执戈扬盾驱鬼,而是上古先民有了神鬼观念之后,‘见’鬼时一声不自觉的惊呼。”并且通过史料论证了“用呼叫、呐喊、叱咤这种最原始的方式逐鬼是傩仪的基本手段。”但是,“邪呼逐除”并非傩仪式活动中独有,《周礼·夏官》记述方相氏时,除了“帅百隶而时难,以索室殴疫”外,还有一个职责,即“大丧,先柩;及墓,入圹。以戈击四隅,殴方良。”可见在很早的时候,丧葬中就开始驱鬼了,只是没有关于声音的记录。但是直到现在,丧葬中“邪呼逐除”仍有遗存。

前天早上,笔者六点起床后,听到楼下“嗷嗷”的“邪呼”声,就赶快跑到阳台看,一个送葬的队伍正经过我住的楼下。叫喊的是抬棺材的人,并且叫声不断。我的第一个反映是,这应是“邪呼逐除”。我去问当地的一位老奶奶(为铜仁本地人),她说这是“压煞”,抬棺材的人怕鬼附身,所以要不停地叫喊,将之驱走,铜仁一直都有这个风俗。

当今时代,鬼的观念不绝,傩的活动犹在,但是“邪呼逐除”能走多远,只有历史的发展给出答案了。


TAG: 农历七月

张润平 张润平 发布于2011-08-14 22:20:15
希望把此帖转入《田野与文本》!谢谢支持!
木兰山人 木兰山人 发布于2011-12-22 09:43:27
信阳也有“xie  huo”这个方言词汇,我一直不知道怎么写,看了楼主的说法,长了知识。谢谢
关于傩这种驱鬼的仪式,只要有人信,它应该还是会继续留存下来的吧。
张润平 张润平 发布于2011-12-23 08:33:23
谢谢支持!关于傩,我想在全国各个角落的民间社会中都会或多或少的有所残留甚至是系统传承的。希望大家把自己所在地的这种关于傩的存留情况多多说说。
我来说两句

(可选)

我的栏目

日历

« 2020-11-30  
1234567
891011121314
15161718192021
22232425262728
2930     

数据统计

  • 访问量: 33319
  • 日志数: 12
  • 图片数: 16
  • 文件数: 13
  • 建立时间: 2010-07-16
  • 更新时间: 2017-12-17

RSS订阅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