凑书——马街书会“干店”见闻(三)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0-09-19 16:49:06 / 个人分类:田野点滴

正月十二日晚上,就是马街书会正会的前一天晚上,省内外报纸记者、电台电视台记者(中央电视台也在其中)接连不断地光顾我“下榻”的“干店”——一个不起眼但住满了说书艺人的农家小院。不过,这些记者或者他们扛着摄像机的同伴一般都是拍了一会儿、问两句(有些连问都懒得问)就离开了。我和同住一间房的几位艺人的聊天不断被一拨又一拨的记者打断,断断续续到了十点多。

外面的房间突然响起了坠胡的声音。我赶紧穿上鞋子到外面的房间去看。一屋子的人,有坐的,有站的,大多都是艺人。我一下子兴奋起来,因为我知道我可以欣赏到艺人们来马街书会活动中的一个约定俗成的行内活动——凑书。正在调坠胡的就是前面提到的盲琴师张献。他头发黑白相间,梳着大背头;戴一副墨镜,我却分明看到他内心的澄亮与光洁;脸上皱纹深嵌,诉说着岁月的沧桑;严重褪色的衣服满含着底层的朴实无华。腿上一把坠胡[1],双手握在胸前,小腿上绑着脚梆[2]。看到他很容易让人想到那位著名的民间盲艺人——阿丙。坠胡很快调好了,他面前的凳子上放着一副简板[3]。有位艺人说着“我先献丑了”就拿起简板站在琴师的面前。琴师也只说了句“招护着”(当地方言,即小心的意思)就拉起了坠胡。需要说明的是,凑书活动中的琴师和演唱者都不是自己的搭档,甚至根本就不认识对方,所以才称为“凑书”。琴师的脚梆和演唱者的简板打的极其一致、协调,显示着他们极强的节奏感,再加上坠胡的悠扬,即使不唱,听起来也已令人陶醉了。一位艺人唱完后就将简板放到凳子上,会有另一位艺人接着拿起简板展示书艺。盲琴师张献连着为五位艺人伴奏,这时,一位年轻的后生走到张献面前说:“老师儿,我替你拉一会儿吧。”盲琴师笑着说“好好”就起身让座给年轻人,以及他手中的坠胡。凑书活动继续进行。

但是我在有些艺人的脸上分明看到了不满意。我从小喜欢听说书,虽不是内行,也能听出年轻后生拉的坠胡和刚才盲艺人拉坠胡之间的差距。凑书结束后回到铺位,和我同屋子的十多位艺人就开始议论刚才的凑书活动。他们谈论的重点在琴师的技艺上。有位艺人说,年轻后生的弦子凑合着能用了。立刻有人说,年轻人不知深浅轻重,让张献歇一会儿,看他的坠胡都拉成什么啦,过门都弄不好,唱的人该上去时上不去,还得好好调理才行啊。盲琴师张献赢得大家的一致赞赏,但他还是笑着接受年轻后生的挑战,让出位置;艺人们事后虽对年轻后生的莽撞有一点点看法,但是当时并未阻止年轻人而是给了他表现和锻炼的机会。凑书无疑是艺人们相互切磋、交流和学习的重要活动。

 

注:

[1]坠胡:河南坠子伴奏乐器,由颖歌柳伴奏乐器小鼓三弦改制而成,改弹拨乐器为弓弦乐器。坠胡的伴奏独具特色,包括“闹台曲”、“过板”、“托腔”等。

[2]脚梆:一种艺人们自制的土乐器,在说唱时,拉坠胡的琴师一边拉坠胡,一边用绑在腿上的可拉动的小木锤击打木鱼似的木管,随着说唱内容、感情的变化,和简板一起打节拍。

[3]简板:河南坠子演唱者表演时打节拍的器具,一般宽3厘米,长3040厘米,多用梨木、红檀木制做,音色微颤清脆。


TAG: 干店 见闻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我的栏目

日历

« 2020-11-30  
1234567
891011121314
15161718192021
22232425262728
2930     

数据统计

  • 访问量: 33319
  • 日志数: 12
  • 图片数: 16
  • 文件数: 13
  • 建立时间: 2010-07-16
  • 更新时间: 2017-12-17

RSS订阅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