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这里跟大家一同分享的文章或是信息均来源网络。文章的版权归原作者和原刊所有。如转载、使用请尊重版权所有人的权益,注明其原始出处。^_^

[乔纳森]游戏的风雅人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0-10-15 07:44:41 / 个人分类:阅读时间

游戏风雅

乔纳森

2009年5月17日 | 东方早报


  十八世纪英国的俱乐部文化,是个有趣的题目。理查德·桑内特在《公共人的衰落》中提出:“十八世纪中期的俱乐部是以这样一种认识为前提的:只有事先对听众精挑细选,只有将那些气味不相投、道亦不同的人排除在外,才能获得最大的交谈之乐。在这个意义上说,俱乐部是私人性的。私人性意味着,只有谁来听是由谈话者说了算的时候,交谈才可能是令人愉快的。”(英文版第84页,参看中译本第 105页)尽管每个俱乐部内部的同质性可能很高,但俱乐部有多种类型,每种类型都满足了特定人群的需求与趣味,因此,从总体上看,当时参加各类俱乐部的英国男性的数量还是相当大的。罗伊·波特(Roy Porter)在《十八世纪英国社会》(第156-157页)中谈到下里巴人那些离奇古怪、花样百出的会社,比如成立于1735年的“牛扒会”,专门为了凑到一处享用牛扒而建。其实,酒食征逐倒是大多数俱乐部的主要目的,挥麈清谈只有贵族们才会在乎。像辉格党人搞的那个政治气息浓厚的“Kit-Kat俱乐部”,也与一种别名Kit-Kat的羊肉派脱不了干系。伯明翰的“拜月会”是逢月圆之夜便聚首,气氛自然诡异。“地狱之火俱乐部”在外界看来似乎还拜祭魔鬼,更是伤风败俗。但“地狱之火俱乐部”的主脑弗兰西斯·达施伍德(Francis Dashwood)男爵还组过另一个有名的俱乐部,叫Society of Dilettanti,如果要译成中文,也许可以叫“慕雅会”。这慕雅会至少从建立初衷来说是极 “雅”的,跟“地狱之火俱乐部”大不同。

  2008年,学者布鲁斯·雷德福(Bruce Redford)出版了一本名为《慕雅会:十八世纪英国的古怪与古风》(Dilettanti: The Antic and the Antique in Eighteenth- Century England)的著作,该书是他为盖蒂(Getty)博物馆筹办相关展览而准备的(在盖蒂基金会的网站上有对这次展览的介绍,整组图片清晰漂亮)。《纽约书评》2009年5月14日号刊出英格丽·D. 劳兰德(Ingrid D. Rowland)对此书的评论,题为《一个既蠢又雅的俱乐部》(A Silly, Very Cultured Club)。劳兰德女士是研究文艺复兴艺术的行家,她的文笔典雅极了,这题目也把慕雅会看似矛盾、实则合理的两类特征概括得恰到好处。

  先说“雅”的方面。所谓Dilettanti,就是浮慕风雅之人,后来涵义更趋贬义,成了“半瓶醋”的代名词,或按钱锺书先生的叫法——“都来得的”。不过,在1734年,俱乐部成立那会儿,这个词就算有点自我调侃的味道,也还不很露骨,所以我选了中性的“慕雅”二字。1734年寒冬,俱乐部的成员推杯换盏,在氤氲酒香中回味在意大利游历时的种种赏心乐事。这帮贵族搞这个俱乐部,宗旨是要研究希腊、罗马的古代艺术,不过,他们的目的并非进行刻板的学术研讨。俱乐部的拉丁文“会训”是Seria Ludo,ludo,玩也,seria,严肃也,他们就是要玩得严肃,严肃地玩。

  再说“蠢”的方面。这帮贵族既然是“玩票”,聊的时候也就不会只限于艺术。性,是常谈常新的话题,跟威尼斯名妓有过什么风流过往,当然值得夸说。慕雅会的“御用画家”(limner)乔治·纳普敦(George Knapton)为俱乐部的成员画像,不是故意留些性方面的暗示,就是想办法嘲弄一下宗教,戏谑的气氛相当明显。比如在他为达施伍德画的像中,达施伍德穿着圣方济会修士的服装,脑门以上的大块头皮都剃光了,手中拿的圣杯上有铭文:MATRI SANCTORUM(致圣人们的母亲),他身前却是一尊裸体的维纳斯塑像,本来应该遮住耻部的女神的手掌,用劳兰德女士的话说,has conveniently broken off(偏巧断掉了)。展览中有两幅画是以大画家约书亚·雷诺兹(他也是慕雅会的成员)的作品为蓝本的,当中有绅士用拇指和食指勾成一个圆形,据专家说,这是暗示女性的性器。

  如果只是在私底下开开荤玩笑,偶尔鉴赏一下古代器物,那慕雅会也许就不值得用一本书的篇幅来研究了。事实上,让慕雅会名垂青史的是它资助两位成员——詹姆斯·斯图亚特(James Stuart)与尼古拉斯·雷维特(Nicholas Revett)——前往雅典考察,后来,二人出版了三大卷《雅典古迹图考》(The Antiquities of Athens),造成轰动,也令英国对希腊古代艺术的研究上了新台阶。其后,俱乐部还组织了对地中海东部地区的考察,出版了《爱奥尼亚古迹考》(Ionian Antiquities)等书。进入十九世纪,“文化和思想的世界再也不由那些凭直觉、靠修养的玩票者所执掌了”,慕雅会也就逐渐退出了历史舞台。

  在我看来,这个俱乐部让人觉得愉快之处就在于其成员的轻松心态:不必紧张,玩玩而已。对他们来说,艺术跟人生是一体的,人生有严肃的一面,也有大可自由调笑的一面,而艺术既不比人高,也不离人远。赫伊津哈的名著被称作《游戏的人》,其实,仔细想想,游戏人间的人,反倒可能是真正符合人性的人。

 


TAG: 风雅 乔纳森 游戏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日历

« 2020-08-11  
      1
2345678
9101112131415
16171819202122
23242526272829
3031     

数据统计

  • 访问量: 106657
  • 日志数: 61
  • 影音数: 2
  • 书签数: 16
  • 建立时间: 2008-11-07
  • 更新时间: 2010-10-15

RSS订阅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