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老鸹(娃)的故事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1-03-15 19:12:21

麻老鸹(娃)的故事

麻老鸹(娃)的故事据说是源自盘江镇李家屯村。据传麻老鸹(娃)确有其人,是李家屯的村民。这个故事盛传于盘江镇的所有村,后来随着人口的迁移(主要是嫁娶)传播到了沾益、曲靖、播乐、炎方、大坡、菱角、卡郎、德泽等周边村镇。

麻老鸹(娃):是个绰号。老鸹(娃)在沾益(乃至在云南)方言中指乌鸦。麻老鸹(娃)意思是说像乌鸦一样的,很让人讨厌、啰嗦,又有点鬼聪明的人。

 

 

麻老鸹(娃)讨媳妇

麻老鸹(娃)到了该结婚的年龄了,经人介绍了个媳妇。这天要去看媳妇,麻老鸹(娃)问人借了套衣裳整的体体面面的,又问人借了一百块钱装的。去到媳妇家里见了老丈人、老丈母。老丈人就问他:“麻老鸹(娃),你来瞧媳妇么带的多少钱来呢,准备结婚么屋头给有钱呢?”麻老鸹(娃)嗯嗯哧哧半天,说:“钱倒是没的多少,就只有只的。”说完他把裤包里的一百块拉出半截然后又塞回去,又拉出来又塞回去,这样弄了十多会。他老丈人、老丈母心头想的恁个有钱,还说没得多少,心里也就比较高兴,就决定把囡嫁给麻老鸹(娃)。

结婚那天晚上麻老鸹(娃)的媳妇问他,你瞧媳妇那天不是又恁个多的钱咋个屋头的家具恁个差。麻老鸹(娃)唱到:单车是捡来的,电视是偷来的,皮鞋(念hai)是补了又补地。麻老鸹(娃)的媳妇气死了,但是嫁都嫁了又能有什么办法。

 

 

麻老鸹(娃)和舅子打赌

自打结婚后麻老鸹(娃)的媳妇就不和他说话。有一天麻老鸹(娃)的舅子来他家。晚上要睡觉了,他舅子就和他打赌说:“老鸹(娃),你今晚上要是把你媳妇逗了说话我就输你两吊钱。”麻老鸹(娃)说:“舅子咯是真地噶?”睡觉地时候麻老鸹(娃)把被子拉了横盖的,他媳妇不管咋个整要么是盖住上边盖不住脚,要么是要么是盖住脚盖不住上边。一生气就说:“老鸹(娃)今晚上这个被子是咋个了?”老鸹(娃)大笑起来,对睡在隔壁的舅子喊:两吊钱,两吊钱噶。

老鸹(娃)的媳妇半天反应不过来什么两吊钱。

 

 

麻老鸹(娃)行骗

麻老鸹(娃)穷地没得钱买裤子了。一天他想了个鬼点子,想到舅子家去骗一条穿穿。那天麻老鸹(娃)拿棉纸裱了一条裤子穿的,到了黑天晚地地时候才去他舅子家,一到他舅子家就说够了(云南发言累的意思)要睡觉去。他舅子就让他睡觉去了,睡到半夜麻老鸹(娃)起床把棉纸裱的裤子塞到尿(sui)大瓶(云南农村会用瓦罐当夜壶,叫尿罐或者尿大瓶)里去了。第二天早上到吃早饭的时候麻老鸹(娃)还赖的床上不起,喊了几遍都不起。他老丈人就上去楼上瞧瞧,问麻老鸹(娃):“咋个到这个时候了还不起来吃早饭?”

麻老鸹(娃)说:“我舅子把我的裤子收掉了(云南方言意思是藏起来了),我咋个起来啊?”

他老丈人就喊来他舅子问:“你咋个要给老鸹(娃)地裤子收掉?快拿出来给他穿上。”

麻老鸹(娃)的舅子说:“没有拿着,真地。”

麻老鸹(娃)说:“我昨晚上明明穿的一条白裤子来的,咋个没有在了?不管,就是你收掉了,咋个说你都要赔我一条。”

麻老鸹(娃)的舅子实在没得办法了,就找了一条赏给他。吃完饭麻老鸹(娃)就走掉了,心里暗暗地高兴。

 

 

麻老鸹(娃)拔秧

栽秧了。家家都在栽秧,麻老鸹(娃)游手好闲地什么也不干。一天晚上麻老鸹(娃)的媳妇对他说:“明天要去栽秧去,你去拔的秧去我明天栽。”

老鸹(娃)说:“要得,我现在趁的夜色去拔的秧去,你明早好栽。”

麻老鸹(娃)拿着稻草到秧田头去了。到了田头他把秧苗拢拢就扎起来,拢拢就扎起来。一哈哈就拔了大半墒。回到屋头媳妇已经睡了,他爬到床上和媳妇说:“媳妇媳妇,秧拔起来了,咯要挑回来?”

媳妇说:“就放在田头,明天早上去挑。”

麻老鸹(娃)说:“咯怕隔夜生根?”

麻老鸹(娃)的媳妇说:“你胡扯了,什么隔夜生根。”

第二天早上麻老鸹(娃)和他媳妇到田头去挑秧去,到了田头麻老鸹(娃)站到埂子上,他媳妇下到田头去提秧去,怎个也提不起来。他就多他媳妇说:“老憨婆娘,你望望,我就说隔夜生根吗,你还不信。你现在就自己拔了。”说完就回家躲懒去了。

 

 

麻老鸹(娃)戏弄舅子一家

一天麻老鸹(娃)和他舅子打赌。他对她舅子说:“舅子我可以叫你们一家又哭又好笑,咯信?”

他舅子说:“我不信,我倒想瞧瞧你咋个让我又哭又好笑。”

这么一说就过了好些天,大家都忘记掉这个赌了。

一天麻老鸹(娃)到他舅子家去,约他舅子一起去海河(起自小后所村,是一条排涝、灌溉河道。从小后所经施家屯,过李家屯,穿松林海子排到南盘江)攉鱼(音huo.攉鱼,意思是竭泽而渔)。攉到一半,麻老鸹(娃)对他舅子说:“舅子,你先攉的,我回去拿个桶来捡鱼。”麻老鸹(娃)回到家装出慌慌张张的样子对他嫂嫂说:“嫂嫂,我舅子在海河头被水冲掉了,赶紧拆(音ce)门板去打坝拦水去,捞人去。”说完就和嫂嫂拆门板,拆下门板他让嫂嫂扛的,说:“你扛的来,我跑了去望望冲到那里了。”麻老鸹一路狂跑。到了海河边和舅子说:“舅子,舅子。不得了了,屋头着火了,我在村口遇到嫂嫂扛着门板往这边跑呢,快回吧。”他舅子听说屋头着火了,飞星杠儿往家跑。老远看到媳妇一边哭一边扛着门板往海河埂来,赶紧跑过去问咋个了。后来两个一说才知道上了麻老鸹(娃)的当,又哭又好笑。上海

 

 

后记

关于麻老鸹(娃)的故事我是在八九岁时就听说了。而且我们村里的人都说麻老鸹(娃)是李家屯的人。最近查看沾益县地方文献资料,在网上查到一本关于沾益县的文史资料收集的书,即《沾益县文史资料》。这书里有关于麻老鸹(娃)故事的文字记载,可以说也是关于这故事的最早文字记载。但是这本书到现在我也没找,所以书中是怎么记载的不得而知。上海华阳路搬家公司


分享到:

TAG: 故事学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日历

« 2021-01-22  
     12
3456789
10111213141516
17181920212223
24252627282930
31      

数据统计

  • 访问量: 7374
  • 日志数: 5
  • 建立时间: 2011-03-15
  • 更新时间: 2011-08-26

RSS订阅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