萝卜汤

上一篇 / 下一篇  2009-01-25 11:00:35

查看( 970 ) / 评论( 5 )

家乡的农村,每年到了腊月,家家都要宰杀自家养的“过年猪”。村子里几乎天天听得见猪的叫声,而村里的人,每听到猪叫声,从声音的方向大抵都可以判断出,“这是某某家在杀猪哩!”不时响起的猪叫,给平静的乡村带来了阵阵喧闹,以一种特别的方式,宣告着节日的逐渐临近。

从前,每一家杀了猪,当天晚上,都会选一块肥瘦适中的鲜肉,同萝卜一道切成薄片,烩一大锅鲜汤。然后,连汤带菜,东家一碗,西家一罐,赶在“晌午”(晚饭)时分,分别“端”给周围邻居以及同村的亲友。有些相距较远的人家,为了给亲友送汤,常常要赶一二里地的路程。

我至今还记得,那时候,腊月中下旬的每个傍晚,几乎都能尝到邻居或亲友家端来的鲜肉萝卜汤。虽然是同样的用料,同样的做法,但每一家端来的汤,滋味却似乎各不相同。在全家人分食那一碗或一罐汤的时候,奶奶、妈妈总会边尝边称赞:这家的汤做得香,那家的肉炖得烂;有时,也不免会批评说:这家的汤里,萝卜太多,肉太少了!但不管是谁家端来的,分给我的那小半碗,我却每次都吃得津津有味。

自己家杀猪以后,我也照例会和舅舅一起,给远处近处的邻居亲友一家家地端汤,并不断回答亲友家大人的相似的问题:“今天杀了?!”“猪挺大的吧!”“回去给奶奶和妈妈说麻烦啊!”经过一趟趟的往返,等到拿着空碗或空罐子再次回到家中,听奶奶和妈妈互相提醒着说:“现在各家都送到了吧!?”这时,我就可以和家人一起,开始吃惦记了一整天的萝卜汤了。

不过,奇怪的是,尽管事先一遍遍地打算着到时一定要吃个够,尽管奶奶、妈妈不时地在夸赞:咱们家今年的猪养得好,汤也做得比哪家端来的都香,然而,我却始终觉得,自己家的汤,总是不如别人家端来的可口。

在外读书十多年,很少再有机会去品尝家乡腊月的萝卜汤了。近来回家,无意中向家人问起,却听说现在村中虽然家家仍在养过年猪,但杀猪后端汤的习俗,却已经基本不存在了。问及原因,回答是:“现在人人生活都好了,谁还稀罕你给他端一碗萝卜汤!”

的确,人们的生活越来越好了,好吃的东西也越来越多了,可是我却始终忘不了亲友家端来的萝卜汤的滋味,也忘不了当我把萝卜汤端给亲友家时抑制不住的激动兴奋的感觉——写到这里,我又一次满口生津,不自禁地想念起那鲜美的滋味来了。

 

(1999年1月)


TAG: 萝卜

施爱东博客 施爱东 发布于2009-01-25 13:51:23
人爱过节,猪怕过年。呵呵。
我们老家每到过年,家家晒腊肉、灌腊肠。
张勃的星空 张勃 发布于2009-02-02 07:11:20
萝卜汤
这次回家,妈妈给我讲起在老家时,春节早晨都要给近门、邻居送一碗水饺,这和互送鲜肉萝卜汤有相似之处。而现在萝卜汤不送了,水饺也不送了。原因是现在生活好了,谁还稀罕那碗萝卜汤,那碗水饺。问题是,当曾经彼此互送时,家家并不曾多享用多少萝卜汤,多享用的是互送时的交流、祝福与温情。现在不送了,少的也主要不是萝卜汤和水饺,而是交流、祝福和温情。
风土小记的个人空间 风土小记 发布于2009-10-07 21:30:47
我在东北长大。记得每年年三十儿前后,总有一位叫“杨瘸子”的妈妈拉着爬犁给我家送来粘豆包,用面口袋盛着,冻得梆梆硬,叽里咕噜倒在俺家盆里,带着寒气寒暄一会儿就又拽着爬犁走了,那时候真是大雪纷飞天寒地冻啊。

不知为什么对幼年的回忆,是黑白色的,灰蒙蒙的,没有鲜亮色彩,像梦境,太久远了吧?
齐鲁青未了 齐鲁青未了 发布于2009-10-18 08:43:02
晌午在我们山东这边指的就是中午,东北那边是指的晚上?
li1ning2发布于2009-11-08 12:55:32
不知道这是哪里的风俗习惯,礼物的作用
我来说两句

(可选)

日历

« 2022-09-27  
    123
45678910
11121314151617
18192021222324
252627282930 

数据统计

  • 访问量: 19759
  • 日志数: 11
  • 文件数: 1
  • 建立时间: 2008-08-28
  • 更新时间: 2009-01-25

RSS订阅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