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掉在了维也纳

上一篇 / 下一篇  2009-07-03 05:54:54

前些日子去维也纳开会,回来后发现手机丢了。回想之下,才发觉回来那天早上为赶火车,拿手机做闹钟,后来就把它忘在了旅店房间的床头桌上。连忙打电话去问,结果老板娘不在,接电话的一个外国口音的女服务员一问三不知,看来找回手机是没什么希望了。

我这人出门爱丢东西,这已经不知是第N次了。记忆里头一次大丢重要物件是在1996年。那时我还在日本,回国探亲路过北京,从机场打车到人大对面的燕京大酒店,下车时竟把我最重要的那个小包拉在了车里!护照、钱包都在里面,因为有人托我帮买东西,所以支票现金加在一块竟值好几万人民币。当身无分文的我失魂落魄地站在酒店前台前,着急地往北京各处的熟人那里打电话求助时,突然大堂经理走过来对我说,出租车公司来电话了,司机把你的包上交给了他的公司!我当时简直都有点不相信自己的耳朵。马上打车赶到东直门外的那家出租车公司,还真的把包给找回来了!那时我感激得真是眼泪都快掉了下来。世界上怎么还会有这样的好人呢?事后为这事还专门托朋友给北京广播电台写了封信,表扬了那位拾金不昧的司机呢。

有个朋友后来教训我说,你这人该拿棉絮包起来打上几十大板才是。板子当然没打,教训是接受了一些。此后有两年多我都没丢过东西。到了1998年,我从德国去埃及旅游,才旧病复发,回来时把一袋子换洗的衣服拉在了开罗的宾馆里。好在夏天的衣服都不值钱,我也懒得去追问了。

再过了两年,也就是2000年。我又开始丢重要的东西了!那年夏天我去中国西北的穆斯林地区采风,从西安经宁夏、甘肃一直到新疆的西部边陲,共走了一个多月,访问了很多人和地方,一路都在勤奋地做着笔记。在从喀什飞回上海时,中间在乌鲁木齐机场转机,因为是半夜到的,飞机第二天一大早起飞,就没有进城去找住处,干脆在飞机场外面的广场上熬夜。出于无聊,当时还在月光下不停地在写心得呢。可是等到了上海,却发现那个厚厚的笔记本找不到了!一定是后半夜打瞌睡的时候把它忘在了机场的哪个角落。连忙打电话去找,自然是找不到的。一个民族学者居然把最珍贵的田野笔记给丢了,其打击之沉痛是不言而喻的。

后来不断地又丢些小东西,有的丢就丢了,有的找了回来。连自己都觉得有趣的是,有一次带着国内出来的朋友去意大利旅行,当时我们雇了辆车,带司机的。一般来说,司机的服务也包括帮旅客装卸箱包。所以在佛罗伦萨退房的时候,我们都把箱包直接放在了大堂,等司机来取。结果他把别人的包都装上了车,单单把我的旅行箱给忘在了大堂里。好在热心的意大利人不怕麻烦,事后竟用特快专递把一口大箱子给我寄回到了德国。

到了2007年,惨痛的教训又发生了。那年冬天中国民俗学会和北京民俗博物馆在北京召开第三届东岳论坛,我也去参加。当时和慕尼黑大学的一个同样前往参加的民俗学教授约好了在慕尼黑机场集合。我拿着大包小包,提前3个小时从市中心出发,先坐地铁再换成铁去机场。就在换乘的时候,不知道脑子里的哪根神经出了问题,别的旅行包、食品袋什么的都没忘,偏偏把最最重要的那个随身背包忘在了座位上没有拿。等下车上到地面、在等着往机场去的城铁时,才发现包没了!当时我的惊慌失措之情你们一定可想而知吧。事后想想觉得自己的心脏和神经都还算是坚强的居然没有当场晕倒过去。

我急急忙忙地跑到服务处去寻求帮助,因为口袋里也是身无分文,连打个电话求救的钱都没有。也是我那天倒霉,碰上一个没有同情心的服务员,竟然都不愿意借电话给我打一下。我只好拖着大包小包,偷乘地铁(因为没钱买票)回到下榻的旅馆,向那里的老板寻求帮助。老板是个南欧人,还算有良心,说你这是特殊情况,不能不管。就把电话借给了我打。

我拿起电话先往慕尼黑机场打,让广播喇叭告知正在那边等我的民俗学教授,让他一个人先起飞去北京,不要等我。之后给慕尼黑的地铁交通管理处打,问他们有没有人检到我的包。然后给我在波恩的家里打,告诉我丈夫我没去成北京,人还在慕尼黑。谁知道正和他通着话的时候,家里的另一台电话响了。他拿起听筒一接,天哪,居然是慕尼黑的警察总署打来的!真的有好心人捡到了我的背包,把它交给警察了!

我连忙撂下话筒,打上出租车就去了警察局,让司机在门口等着。我冲进局里的失物招领处,有个警察正在那里点我钱包里的钱呢!他告诉我说是一个希腊大妈(在地铁里坐在我旁边)发现了背包。她先是把包拿回了家,后来打开来一看,里面护照、身份证、机票、钱包、会议邀请、笔记本等等,可以说一个人全部重要的东西都在了。大妈心里很不安,就去找她的一个开奶酪店的女朋友。女朋友对她说,还是还给人家吧,那个女失主现在都不知道急成什么样了呢。大妈听了她的话,就把包拿到附近的警局上交了。好在我的笔记本里记着自己家里的联系地址和电话,所以警察马上就通知到了我家里。

按照德国的法律规定,捡到钱包一类的贵重物品交给警察后,如果失主没有来认领,隔一段时间后东西就归捡到的那个人。如果失主来认领,就有义务付给对方百分之几的价格,以作报偿。这个金额,警察都帮我算好了。所以从警局出来,我先是直奔希腊大妈家里,把酬谢金送给了她,并当面道谢。

一来二去的,去北京的飞机肯定是赶不上了。一张600多欧元的机票只好作废,因为折扣票是不能退换的。只好第二天又买了一张新的机票飞往北京。等赶到了那里,民俗学大会已经热热闹闹地开了有大半天了。

写了这么多,不为别的,就为了提醒自己。在维也纳丢了手机可能事小,就怕这之后又会发生一次惊险无比的大丢事件。希望我写了这篇文章、把自己丢三拉四的毛病公诸于世之后,就再也不会丢东西了。如果再丢,可能就真的没救了。


TAG:

刘晓峰空间 引用 删除 刘晓峰   /   2009-08-03 14:57:12
原帖由陶立璠于2009-07-03 07:07:55发表
看来你需要一个跟包的了,我正退休在家,愿担当此任,呵呵。

引用 删除 galiaxd   /   2009-07-03 21:16:16
好人总交好运
施爱东博客 引用 删除 施爱东   /   2009-07-03 18:46:09
原帖由陶立璠于2009-07-03 07:07:55发表
看来你需要一个跟包的了,我正退休在家,愿担当此任,呵呵。

从田野到书斋——陶立璠空间 引用 删除 陶立璠   /   2009-07-03 07:07:55
看来你需要一个跟包的了,我正退休在家,愿担当此任,呵呵。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日历

« 2021-07-24  
    123
45678910
11121314151617
18192021222324
25262728293031

数据统计

  • 访问量: 225615
  • 日志数: 148
  • 图片数: 24
  • 文件数: 44
  • 书签数: 3
  • 建立时间: 2009-06-02
  • 更新时间: 2015-01-28

RSS订阅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