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国家的讨厌之处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0-01-06 07:13:42

在以前的博客中,我好像说了德国的不少好话,现在也该说说这个国家的讨厌之处了。

从哪里说起呢?

先举两个例子吧。

一是德国人崇拜古拉丁语。中学生开始就得学,外国学生到德国留学也不能不学,要想拿学位就必须通过一个所谓的“大拉丁”的考试。中国人比较幸运,因为会另外一种古代语言—古汉语,所以可以通过考古汉语来代替。但是,毕业时领到的博士证书却还是全拉丁文的。满满地一张纸上,除了自己的名字和博士论文题目之外,我一个字也认不出来。原以为自己不认识也就罢了,前两天到市政厅重新登记户口,碰上一个女工作人员,竟然也认不得拉丁文。看来此君不是外国人出身的,就是以前学过又还给老师了。她拿着我的博士毕业证书,翻过来倒过去地看了半天,最后还是拒绝在我的姓名前面加上DR的称号。说是要请人把证书翻译成德文以后才能认可。翻译不仅麻烦而且花钱,看来这个博士头衔我还是忘记掉算了。

其实使用拉丁文,完全是为了满足一小部分学者的虚荣本性。据我观察,青年学生和少壮派学者一般较少使用拉丁文,只有那些学术上已没有什么新鲜话可说的老“权威”们,为了壮壮声势,才会故弄玄虚地在文章或演讲中夹杂进一些拉丁语词。从性别来看,女教授们也较少使用拉丁文。大多是些上了年纪的男教授,或许是为了显示其地位和身份,总爱引用拉丁语。从专业来看,讲求实际的自然科学和社会学科的学者,一般也不会搬用拉丁,只有那些爱玩“虚”的的哲学与文学教授们,才三句不离老拉丁。

二是德国的社会保障系统,表面看起来非常人道,实际上是最最折磨人也最最剥夺公民的自由权的。比如说健康保险,要保还是不保、是在私人保险公司保还是在国家义务保险基金里保,原本可以由公民自由选择。但由于国家义务保险基金总是入不敷出,所以前两年政府出台了一个政策,要求收入在多少多少以上的公民,才能免除国家保险义务,进入私人保险。这个限额刚开始时还不算特高,像我们这样博士毕业在大学工作的一般都可以达到,所以几年前我进慕尼黑大学工作时算是逃过了一劫,保住了选择私人保险的这份个人自由。

可是就在去年,可恶的德国政府又抬高了自由保险限额的额度,其目的就在于把一大批像我们这样年轻力壮的劳动者强拉进国家义务保险基金里,让我们白交一大笔保险金,又得不到相应的医疗服务—只要不得重病,在义务保险里面其实就等于没保,而私人保险即使你没有大病也能给于各种预防检查和养护性治疗。这就是德国近年来所推行的社会福利政策所导致的恶果。国家只知道一味地剥削属于社会中坚的工薪阶层,来保障一大批低收入和无收入人员的高福利,而真正的富豪却又总能自由自在地逍遥在整个体制之外。这就是德国:一个完全失去了资本主义生命力的国家,一个想要追求社会主义却又不能彻底摆脱种种理念束缚的不伦不类的国度。


分享到:

TAG:

走在乡土上 引用 删除 耿羽   /   2010-01-06 11:37:35
酱紫啊
任双霞的野狐禅 引用 删除 任双霞   /   2010-01-06 10:22:33
呵呵,有意思的拉丁文~~~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日历

« 2021-09-24  
   1234
567891011
12131415161718
19202122232425
2627282930  

数据统计

  • 访问量: 225782
  • 日志数: 148
  • 图片数: 24
  • 文件数: 44
  • 书签数: 3
  • 建立时间: 2009-06-02
  • 更新时间: 2015-01-28

RSS订阅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