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柏林墙

上一篇 / 下一篇  2009-11-10 06:53:20

九一一是令美国人乃至全世界都难忘悲伤的日子。一一九却是令德国人乃至全世界都激动难忘的日子。20年前的此时此刻,分隔几十年的东西德人爬上柏林墙,开始了举世闻名的“倒墙”运动。20年后的今天,德国人都带着自豪的心情在纪念这个不平凡的日子。我也翻箱倒柜地找出了9年前写的一篇小文,张贴如下,也算是我对消失中的柏林墙的一个小小回忆。

《寻找柏林墙》

      1998年的年初,一个寒冷而多雨的冬天。我和我在法兰克福的西班牙女友玛丽亚一起,乘火车来到了柏林。那时候我们每个周末都要结伴出去旅行,两个人计划用几个月的时间,玩遍整个德国。一出柏林火车站,首先映入眼帘的便是那在二战中被轰炸过的,如今只剩下一座废墟的纪念教堂,凄然地默立在灰暗的天空之下。站前广场显得杂乱而拥挤,路边卖纪念品的小店里,出售的是9年前被推翻的柏林墙的破片和残石。市内到处都是建筑工地,特别是在东柏林地区,几乎每一处游览胜地上都晃动着大吊车的身影:马上就要成为统一后的新首都的柏林,正处在紧张的重建当中;到处大兴土木,准备迎接政府机构的大规模东迁。

      大圣堂附近的无名战士之墓,是一座略显空寂的殿堂。中央有一个天井,天井里是一对母子的铜像雕塑:悲痛的母亲紧搂着死去的年轻儿子,把他低垂的头颅轻轻地搁在自己的怀里。雨滴从敞开的屋顶不断地掉下来,击打在这对母子的身上,更把那种失去亲人的悲惨情境烘托得栩栩如生。人们走到这里,心情都不由地变得肃穆和沉重,并由衷地为那些在各种各样无谓的战争中所牺牲的生命而叹息和祈祷。

      经历了柏林的一切沉浮与沧桑的布朗登堡门,也在黄昏的小雨中沉默着;只有头顶那驾着战车的胜利女神和她的四匹宝马,不管光线的昏暗而依然闪着金光。我们走到这里时,雨突然下大了,两个人只好在布朗登堡门的廊柱下躲雨。寒风夹杂着雨点,和来往的车辆一起,从门洞里穿过去,把我们淋得半湿。就这么在一片凄风冷雨中,冻得浑身直哆嗦的我们在布朗登堡门下挨过了整个傍晚。

      雨停之后,踩着街边的积水,我们开始寻找柏林墙的遗迹。按照介绍,应该就在布朗登堡门的附近,可是走出很远还是看不到墙的影子。问了好几个路人也都说不知道。雨后的夜晚本来行人就少,加上住在柏林的很多都是外国人,对这个城市本身就不很熟悉,所以问路也常常没有结果。好不容易碰上一个当地的德国人,却又领会错了我们的意思,对我们上政治课似地说:“柏林墙?那都是过去的事了。那是在东西德分裂的时候不是吗?现在它已经不存在了!”

     “可是听说还有遗迹呀!我们只是想看看原来的墙是什么样的。”我们对他说,仍然希望他能给我们一点提示。

     “不知道。”那人茫然地摇头道,“或许在博物馆里会有吧。”

      我们找了一大圈,还是没有找到,而且又淋了雨,心情不免沮丧。当晚回到旅馆住下不说。第二天一早,还是不甘心的又来到了布朗登堡门前,开始继续我们的寻找。毕竟白天人多好办事,问了几个人之后,柏林墙的位置还是被打听出来了。我们兴冲冲地赶过去,终于在一条不起眼的小街上,找到了那面作为纪念物而被保存下来的残垣断壁。

     只有见到了柏林墙我们才明白,为什么人们都那么希望它快快地从这个城市的风景中消失。柏林墙的样子只能用丑陋来形容。薄薄的墙壁,用钢筋水泥等建筑材料粗制滥造而成;上面留着被挖掘过的痕迹,有的地方已经露出了锈迹斑斑的筋骨,好象是一具被剥了皮和剔了骨的尸身一样,看上去狰狞而又恐怖。墙面上布满了被人们乱途乱画而留下的粗鄙不堪的“壁画”,红一条蓝一条的,就象是魔鬼的脸。

     我和玛丽亚都大失所望,拍照留念后便急忙逃开,心里一种不舒服的感觉久久不能消失。以后几次去柏林,我都再也不去看柏林墙了;而且如果有人问我,柏林墙在哪里,我也会摇头说说不清楚。也许是不愿意回味看到它时的那种不愉快的感觉的缘故吧。

     然而不愿意回忆却并不等于就是真正的遗忘。即便是只看了它几眼的我,偶尔脑子里还会闪过柏林墙那丑陋的身影。更何况那些曾经忍受了它长达28年的存在的当地人呢!而且即便有形的石墙已经倒塌,由于长期的隔绝所造成的,生长在东西德人心中的那面无形的心墙,却并不会因为柏林墙的顷刻倒塌而骤然消失吧。其实,由于东西德的统一,原西德地区的经济负担大为加重,失业率大幅升高,由此而带来了诸如新纳粹的复兴等社会问题。加上迁都造成的一些负面影响,使得一部份西德人至今还要忍不住抱怨。报纸电视等社会舆论也经常用东西德人的不同之处这类话题来做文章。在人们的口语中,常常可以听到“东德”“西德”这样的词汇,听上去就好象东西德还是两个分裂的地区一样。两德统一虽然在政治和经济等大的方面已经基本完成了整合的过程,但在人们的心理意识方面却似乎还要走一段更漫长更艰难的道路。

     2000年的春天,我又一次来到柏林。这个时候的柏林,已经担当起了新首都的机能。城市各处修建一新,而且也许是季节不同的缘故,几年前留给我的那种灰暗印象一扫而空。柏林的朋友老李是学政治出身,所以一定要带我去看看那重新修复的国会大厦。

     国会大厦修建于19世纪末,曾经在希特勒时期被焚,而在二站结束前被炸为废墟。1970年得以重建,两德统一后,又重新被启用为议会大厦。在议会迁入之前,又在风格古旧的大楼顶部,新修了一个十分现代化的圆型建筑,中间有一个巨大的倒立着的圆锥型玻璃芯。这个可供游人参观的顶楼,据说象征着统一后的德国新议会的民主化和透明度。因为即使是在议会开会的时候,游人也可以上到这里来参观,并且能从透明的顶部看见议事大厅里的灯光。老式的国会大厦,经这一改造而焕然一新,这或许也象征着统一的德国,在走过统合后的一段艰苦历程之后,定会迎来一个亮亮堂堂的未来。

(2000年冬写于波恩)

 


TAG: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日历

« 2021-09-24  
   1234
567891011
12131415161718
19202122232425
2627282930  

数据统计

  • 访问量: 225782
  • 日志数: 148
  • 图片数: 24
  • 文件数: 44
  • 书签数: 3
  • 建立时间: 2009-06-02
  • 更新时间: 2015-01-28

RSS订阅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