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老外爱中华

上一篇 / 下一篇  2009-10-31 17:29:11

我家老白,出身德国南部的巴登符腾堡州。老家在一个叫弗莱堡的小城市,靠近瑞士和法国,是德国气候最温暖的地区。据说,他母亲的祖上是当地所属的巴登大公国的创建人,老祖宗的雕像在佛莱堡市中心还有留存。他们家族的男性成员,一般都只取两个名字:贝尔托德和克里斯多夫。他的母亲还继承了一个“女爵”的称号(Freifrau,和男爵同等),算是个小贵族。但因为家族没落的缘故,“下嫁”给了市民阶层出身的我的公公。不过其实老白的父亲家庭背景也不错,老祖宗曾跟着马丁·路德闹革命,搞宗教改革。因为是信仰新教的家庭,所以人生态度比较开明,接受新思想也比较快,所以老白奶奶的父亲就属于较早接受达尔文之进化论的德国人,在生物学界颇有成就,死后有人在佛莱堡市的老公墓里为他竖了一块碑。托老祖父的福,老白的爷爷奶奶,父母和姑姑们死后都可以葬入他所占据的一块公共墓地。

老白的父亲有五个姐姐,是家里唯一的男丁。老白又只有一个姐姐,所以也算是单传。于是在起名上就出现了矛盾。因为德国法律规定,孩子必须随父姓,所以他不能继承母亲的贵族称号和姓氏。但名字还是随了母亲家的传统,把两个名字都放到了一起,叫“贝尔托德·克里斯多夫”。不过一般只叫前面的部分。等他长大以后,德国的法律改了,孩子也可以随母姓。他的母亲执意要他把自己的带有贵族称号的名字冠上,被老白断然拒绝了。可见得他血液里的新教徒的开明本性,对于保守傲慢的贵族阶级颇有些不以为然的。据说母子间为此还闹得大不愉快呢。

就是这么一个典型的德国人,却偏偏对中国情有独钟。这或许也和他的血缘有关系。据说他祖上有位曾叔祖父曾在清朝末年随德国商团去过中国,他当年从中国带回来的小纪念品,现在还留下了几件。总之,中国在欧洲人眼里,曾是非常神秘的国度。所以老白上大学时,就报了汉学作为第一志愿,在海德堡跟随著名的已故汉学家鲍吾刚(Wolfgang Bauer),正儿八经学了两个学期的汉语。可是当时中国正在闹文化大革命,欧洲人要想去中国,真比登天还难。思来想去,他还是改了专业,从此投身于研究世界上的另一个古老文明—玛雅文化。

早年的梦想没能实现的老白,后来能娶到我这么一个中国老婆,想必他的心里还是颇为得意的。近年来又因为我的缘故,可以常常到中国去东游西逛,假模假式地学点中文。他的两大爱好 -- 登山和打乒乓球— 在中国都能得到极大的满足。而且最让他欣赏的,还是中国服务业的高效率和良好的服务态度。到商场买东西,一下子会围过来一堆服务员,为你忙这忙那的。置办家具、修理电器什么的,也都是打一个电话就能有人来上门服务 — 不管是刮风下雨,还是休假日。

从2001年起,老白每年都跟我去一到两次中国,对这块土地也渐渐生出了感情。如果说一开始时,他还像大多数欧洲人那样,对于中国的现状多少有些吹毛求疵的话,随着了解的深入,他看待事物的眼光也逐渐由挑剔变为宽容,由批评转向辩护。最让我惊奇的是,2008年春,当欧洲因为西藏问题响起一片抵制北京奥运的声音时,老白居然能坚定不移地站在中国一边。那段时间,他天天带着一顶印有“Beijing2008”字样的帽子出门,就连去大学上课也不摘下来呢。还有今年10月,当中国人民在热烈欢庆共和国诞生日时,旧性未改的德国媒体又忍不住要冷嘲热讽,气得老白当下打开电脑,洋洋洒洒地写了一封“读者来信”给影响颇大的《法兰克福汇报》,说你们这些人真是莫名其妙,人家中国人在那里高高兴兴地庆祝国庆节,你们不祝贺一下也就罢了,还在一旁说三道四,这不是太没有风度了吗?!

不管媒体怎样做作,中国对于西方来说越来越重要,却早已是不争的事实,很多的德国人即使嘴上不说,心里也是明白的。比如今天早上,老白打开《南德日报》就哈哈笑了起来。原来有人写文章讽刺一些德国家长,因为望子成龙心切,就对一岁的小孩开始英、德双语教育,让小孩三岁开始学中文,四岁学钢琴或小提琴,六岁学习天文学......这当然是夸张的说法。不过的确有越来越多的德国中小学开始设立中文课,汉语继英语、法语、俄语和西班牙语等之后,也进入了德国的校园。想必在这些孩子们中间,将来也会冒出不少像老白这样的中国粉丝吧。


TAG: 老外 中华

天曳 引用 删除 天曳   /   2009-12-28 11:40:40
哈哈,真可爱!
萧放的博客 引用 删除 xiaofang   /   2009-11-10 10:56:33
见过两次白教授,是德国的大好人,霄冰有福。
雅俗簃——叶涛的博客 引用 删除 叶涛   /   2009-11-01 22:57:54
白教授的学问在德国也属于绝学,波恩大学是德国当今唯一有玛雅古文化研究教授职位的学校。
    白教授是一个十分认真、但又极富生活情趣的德国人。7月28日,我和女儿叶莺结束意大利的行程回到德国,与王霄冰夫妇在慕尼黑见面。白教授和叶莺用英语交流,特意向她介绍慕尼黑的饮食特色,介绍慕尼黑啤酒节以及巴伐利亚啤酒姑娘两手可拿六大杯啤酒的独特风情,而且还和叶莺玩起了纸牌,至今女儿说起白教授还十分留恋。
    我在他家住了几天,但与他几乎无法用语言交流,他的汉语极其有限,我的英语几乎不能张口。一次,他奉夫人之命陪我去看哥德斯堡老城,一路上他在前面带路,我拿着相机紧随,凡遇到他认为我会感兴趣的地方,他都会停下脚步,示意给我,使我拍下了哥德斯堡许多秀美的景色。
    我一直希望能够有机会在白教授来中国、尤其是到山东时为他做个好向导,期待着这个机会早日到来。
黄景春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黄景春   /   2009-11-01 09:29:36
王老师有时间的时候再给我们谈谈你们的罗曼史。
杨利慧 引用 删除 杨利慧   /   2009-10-31 17:53:18
5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日历

« 2021-09-24  
   1234
567891011
12131415161718
19202122232425
2627282930  

数据统计

  • 访问量: 225782
  • 日志数: 148
  • 图片数: 24
  • 文件数: 44
  • 书签数: 3
  • 建立时间: 2009-06-02
  • 更新时间: 2015-01-28

RSS订阅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