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戏剧时代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0-04-21 22:23:30

 

    (此次震后,似乎又激起了全民的道德热情。仅青海卫视与央视所筹得善款,已逾30亿。而此次受灾的玉树,不过二十多万人口,远远少于汶川地震所涉数省区。源源不断的善行及动员还在持续,默哀也当然要得。但对比不久前,山西矿难,就不见得有如此的大动作,不免让人五味杂陈。当然,涉及生命的价值,也许永远不能用数量来比较;但无法忽视的是,我们时代的道德感知,实际在某种程度上是由媒体塑造的,这应不是一种无谓的观察。)

 

我们媒体的本质,其实是戏剧性的,媒体的运行是一种做戏的过程。

 

做戏当然是讲故事,故事的本质,则在于它是一个情节,一条线索,一个逻辑,一个主角。不会有两个平行的故事线索,两位同等分量的主角。我们的眼神永远跟着主角和他们的故事。没有人去想过店小二和路人甲的来龙去脉。

但是,生活却是由无数主角和故事构成的。这一区别构成了戏和生活的本质对立。由之也带来了戏的某些独特用途。

 

戏当然在讲述一个生活的道理,一种行动的可能;但它的本质也在于只讲“一个”道理。所以,戏院的观众才会剥去种种来时的差别,陷入相同情绪节律。因为戏只讲生活的一个故事,一个道理,一种可能,所以戏只能是生活的“象征”;而生活的特征不仅在于它的有待故事化,还在于它的去故事化;生活是多元可能的。

 

所以,戏和集权主义之间,就有一种本源的关系,尤其当故事超出戏院时。

英明的政治家,得具备戏院老板的智慧;如果他们能把戏搬出戏院,则会添加更多的致命吸引力。实际上,最早的政治家,那些巫师,就是些懂得讲述开天辟地的元叙事的人。

 

媒体,尤其网络,让我们的世界变成了一个大舞台;尤其戏院内外的界限,亦趋于打破。任何被置入媒体的信息,必须首先故事化。比如被编入忠奸善恶的故事逻辑,而生活中我们的目光往往是盲目的。所以,媒体是一个将生活“放大”的过程。如果将戏中人物表情误做社会学分析的参数,往往破坏我们对社会的正常感知。

同样的是,能被故事化的人和事,才构成了我们的世界印象。没有上舞台的,只是漠然茫然的沉默大多数。有时候,这种被编入是一种如同被拣选的幸运。“有故事的人”是一种福分。被选中者和这个世界人群的数量无关,却和种种做戏的权力分配有关。

 

所以,这种被拣选大多数时候是不公平的。更不公平的是,没有被选中的,却要被当做观众,观看与自己无关的情节。但更不幸的是,当这成为一种政治运作的常态模式。这出戏有时候叫民族主义,有时候叫共产主义,有时候叫五年规划,有时候叫世博,有时候叫救灾。

 

戏总让人热血沸腾;因为戏让我们放弃种种向来我属的偶性,在虚拟的单一原型中飞翔;但是,戏院散场,我们还得怀揣自己的心事回家。政治需要戏剧的激情,却永远只能是一桩平庸的事业。在这个意义上,把讲故事的人赶出理想国,是他活该。


TAG: 时代 戏剧

马知遥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马知遥   /   2010-04-28 01:36:22
好笔力!需要这样的观察
信马由缰~~刘大先 引用 删除 deva   /   2010-04-23 08:21:12
媒体形象在不同人的眼中会产生一个完全不同的解读。这个问题可以做一些具体案例研究。比如此次的玉树报道。
荒野孤魂 引用 删除 荒野孤魂   /   2010-04-21 23:32:59
5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