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民生疯了,还是心理学疯了?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0-04-03 00:07:45

        当北京大学司法鉴定室主任孙东东做出老上访者99%以上都是精神病的著名论断时,我们以为仅仅是他的良心出了问题。但是,请看瞭望周刊就南平杀人案采访时,援引的一些专家观点:

        复旦大学心理学系教师高山川这样说:“某些屡教不改、极端残忍的犯罪分子有可能属于‘反社会人格’,之所以如此冷血,有可能存在某种至今未探明的神经生理缺陷,但这不是暴力犯罪的主流。”中国人民公安大学犯罪心理学教授李玫瑾说:“若要有效地减少和控制犯罪数量,需要识别和监控少数具有危险人格的犯罪人,他们往往以犯罪的方式解决生存中的基本需求。”从这么一桩庸常的知性就能理解的案件,我们发现,孙东东式论断可能不是一个个案,更与良知无关,而是一种自以为是的知识系统的本来面貌。

        而假如这就是心理学的本来特征,我敢说,心理学是一门伪科学,比巫术更荒谬的伪科学;如果它是中国心理学的水平,我为中国学术感到悲哀。“神经生理缺陷”、“人格”,只要看看这两个概念,你就会发现这种知识系统还停留在何等低级的层次。

        但这绝非心理学的水平,而只能是中国心理学的特色。只有这些专家们,才对胡塞尔及海德格尔对心理学的反思一无所知,对舍勒等人的哲学人类学不闻不问,满足于对人做草履虫层次的观察分析。即使不提这些学科外围的反思,专门的现象学心理学国外早有成熟的思考,国内也也译介了不少。山东人民就出版过杨广学主编的一套丛书。我真希望这些学者们有朝一日能发现人类恶的神经缺陷,那就不劳马克思的大驾,来设想需要流血革命的乌托邦了。也许更悲哀的是我们的马克思唯物主义教育的失败。莫非,这就是这门资产阶级学问的本质?

      让他们继续在实证主义中催眠去吧!但此种如瞭望周刊命名的“一个人的恐怖主义”,不会因为实证主义的解释而自动消逝。这个世界需要的,不仅仅有康德式的“良知”,海德格尔的解释学,还有马克思的“改变”。


TAG: 心理学 郑民生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