凋零的花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0-05-27 20:26:53

那女子很瘦,如纸上行走的菊花;她的诗歌也很瘦,在凛冽的风里发出钝重的疼痛。鱼幼微,每每念来,总有一种绝望的美感。如果幸福只是瞬间的片段,她便是一朵洁白的花,在瞬间过后就凋零在心上人的手心里,潺潺流淌出血色般殷红的回忆。

鱼幼微,生于公元844年,相貌姣好,诗词歌赋无所不能。她纯洁得似黑夜里无暇的月光,本该超越人世的喧嚣和呓语,静静挂在午夜的枝头俯视红尘。可却因为李亿,她匆匆碎落,刺痛了唐诗,她的人生被写成了悲剧。状元李亿娶幼微为外妻,并在长安街巷买了一座小楼让她单独居住。她在黄昏的巷里微步,以为是一首空灵优美的抒情诗,以为她的未来满是缠绵悱恻。可是好景不长,门当户对的观念逼迫李亿另娶正妻,幼微只得回老家江陵暂住,等待李亿来接她。“秦镜欲分愁堕鹊,舜琴将弄怨飞鸿”,幼微在星夜里默坐,微冷的凉榻,无边的寂寞,可她依旧有柔软的情丝,她还可以编织,编织着李亿来接她的梦。幼微短短的人生里却有着一个长长的字——“等”,她等着太阳爬上树梢,等着天空搁浅浮出月亮,等着糖样闪出的繁星,等着百花奔跑的馨香……最终还是在等待李亿驾着的骏马咄咄的马蹄声。他们两人约定“终期相见月圆时”,幼微“忆君心似西江水,日夜东流无歇时”,李亿是来了,可却没有把幼微接走。她是柔柔的水乡,幽静夺目,轻轻一掐便掐出了蒙蒙烟雨,可仍然无法滋润李亿的心。从“惆怅春风楚江暮,鸳鸯一只失群飞”到“睡觉莫言云去处,残灯一盏野蛾飞”,幼微的梦想归于破灭,悲观绝望,痛彻心扉。二十岁,幼微走上了弃妇生涯,本来超尘脱俗、华贵悠远,却被一个男子拉扯下来,在红尘里反复煎熬。她生命里充满阴影,最后只得出家做道士,鱼幼微成了我们熟知的鱼玄机。

檐雨的念珠,敲打着青青的石板,玄机轻吟“莺语惊残梦,轻妆改泪容”。道袍遮住了她氤氲的过往,却遮不住她翩翩才思,如玉容貌。河东节度使刘潼看上她,遂将其纳为后庭姬妾。玄机一时感慨颇多,于是作《卖残牡丹》“临风兴叹落花频,芳意潜消又一春”。如果生死是硬币的两面,中间隔着的便是玄机的一生,红颜薄命。咸通九年正月,鱼玄机的婢女绿翘突然失踪,后被人发现死于非命。人们断定是鱼玄机所为,玄机被判为死刑,秋季处决,死时年仅二十五岁。

鱼玄机在尘世的日子里,苦涩洇透了短暂的欢愉。年轮在她脸上转着,才转了两轮就转出了别人古稀的泪水。还没来得及让岁月染成白发,她的魂魄便连同秋日一起被搅碎,淌着血,深埋在诗歌的悲戚里。玄机生前坎坷,死后仍有人说她最是淫荡,乱礼法,是败风俗之尤者,她笞杀女童残忍恶劣。或许都是误解,在被封建礼教桎梏的年代,她或许仅仅只是大胆的追求爱情,热烈的歌颂爱情;而绿翘,或许是被街卒所杀,玄机只是屈打成招。

时间像致幻的药片,一阵漫长的晕眩袭来,我们无法分清是事实还是虚构。但我清晰明了,一颗流星确实在令人心悸的穹空中陨落,消散在了寂静的幻灭里。她曾经光明莹洁,绚烂之极;她曾在唐代文学史上打磨出如剑的诗心,她曾将泪凝结在水晶诗的古今,凝结了数千年。我最终发现鱼玄机还徘徊在长安的雨巷里,她的梦想很重、才思很重、情谊很重,可生命却轻若蝉翼……


TAG:

木兰山人 引用 删除 木兰山人   /   2010-05-27 20:35:23

写的好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日历

« 2024-04-14  
 123456
78910111213
14151617181920
21222324252627
282930    

数据统计

  • 访问量: 20991
  • 日志数: 12
  • 图片数: 4
  • 建立时间: 2010-05-27
  • 更新时间: 2011-09-03

RSS订阅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