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纳兰性德遇上繁花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0-05-27 20:21:26

有人曾说:“唐诗如芍药海棠,秾华繁采;宋诗如寒梅秋菊,幽韵冷香。”中国盛满诗词,而诗词又是花间朝露,晶莹璀璨,淡雅芬芳。

“与善人居,如入芝兰之室”,唐诗宋词吐气若兰,其浑雅、其空灵、其丰腴、其气骨也让我进入了芝兰之室。唐诗宋词是瑰丽的虹,我原以为它们可以诠释所有的诗韵,直至遇见纳兰性德。

纳兰性德,一个安静而淡雅的名字。爱上他的名字便爱上了他的词。这四个字,在纸上洇出了一朵绯红,看见这名字,我蓦地一阵清寒,随后便陷入了这胭脂似的娇嗔。

纳兰性德,字容若,正黄旗满洲人。他自幼便异常聪慧,读书过目不忘,擅长作诗,“在童子已句出惊人,久之益工”。纳兰十八岁中举,十九岁会试中试,却因寒疾没能参加殿试,二十岁再次参考,中进士,遂留在康熙身边,直到三十一岁去世。他在短暂的一生里创作了大量作品,被人们许为“国初第一词人”。

纳兰的词正如其名:清新隽秀、婉丽缠绵、格高韵远,还染上了其经历的淡淡忧伤。读纳兰词,正如沐浴着早起的阳光浇花,水洒在花瓣上,灵魂也得到清洗;更如在风轻云淡时赏花,静穆

单纯,显现在表情上,渗透到姿态里。

             

                

 

樱桃花

“暖互樱桃蕊,寒翻蛱蝶翎。东风吹绿渐冥冥,不信一生憔悴伴啼莺”

樱桃在唐诗宋词里有些性感,“窄袖半掩,莺啼处,点破樱桃一点红”,女子的唇宛如一粒樱桃,释放着游离的美感,在清淡的氛围里惊现一抹浓艳。

纳兰十九岁娶两广总督、督察院右副都御史卢兴祖之女为妻,夫妻十分恩爱。可幸福总显得短暂,三年后,妻子因病去世,纳兰沉浸于悲伤,久久无法自拔。他为亡妻写了四十余首悼亡词,夫妻之情略见一斑。

天气乍暖还寒,樱桃蕊如妻子般的容颜,甘芳盈颊,“山无陵,江水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合,乃敢与君绝。”的誓言还铭记于心,而说话的人却已生死之隔。眼泪堆积起的心痛让那浪漫的情愫荒芜了。只剩下纳兰“独行独坐独唱独酬还独卧”,到处布满了伤感的美学。

 

梨花

“情知此后来无计,强说欢期。一别如斯,落尽梨花月又西”

梨花是美人丰腴雪白的肌肤,天生的一丝静气,正凸显了她的妩媚。“梨花一枝春带雨”正是白居易在《长恨歌》中赋予美人的高洁。

纳兰于康熙二十三年,娶江南艺妓女词人沈宛为侍妾。两人爱意浓浓,但纳兰是正黄旗满人,他与汉族民间女子结合必定遭受重压。纳兰与沈宛被迫分离,一别之后,月又西沉。浴水凉蟾,却徒添了悲伤沉郁。

梨花落尽,淡淡的铺满石头小道,似雪,让春天如此苍白。纳兰将思念捆绑在月光的背上,红泪偷垂。

 

                 桃花

“冷香萦便红桥梦,梦觉城笳,月上桃花,雨歇春寒燕子家。”

桃花在诗词里最是旖旎,如果梨花是美人如雪的肌肤,桃花便是美人脸上水红的胭脂。四季里最美的风景莫过于此,“桃之夭夭,灼灼其华”。桃花让诗词多了几分柔情,让女子多了几分娇嗔。

骤雨初歇,所有一切都清明起来,空气柔软得能拧出水。微风拂过,带来春天的气息,亲切而香甜。月破云而出,照亮下面尘世间的清凉界。月下桃花似天上才有的风光,弹拨出超脱凡尘的浪漫。

帘栊间燕子的栖息,再次唤起了纳兰的相思,他思念那如桃花般绽放的女子,还有她那一低头的温柔。

一朵花埋藏于一首词,一首词又埋藏在纳兰的心间。隐隐的忧伤让人远离俗物,在空灵处飞翔。


分享到:

TAG: 当纳兰 繁花

木兰山人 引用 删除 木兰山人   /   2010-05-27 20:36:26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日历

« 2021-06-22  
  12345
6789101112
13141516171819
20212223242526
27282930   

数据统计

  • 访问量: 19905
  • 日志数: 12
  • 图片数: 4
  • 建立时间: 2010-05-27
  • 更新时间: 2011-09-03

RSS订阅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