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河边,奔流不息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4-04-26 21:22:11

  
黄河边,奔流不息
         不知道,像我这种年纪,是不是应该成熟并天真着?
         你问我何以见得成熟了,我想大概是因为我曾经无数次在黄河边发呆吧。一个在黄河的岸沙上想过人生的男人,一定会有哪怕一点点的沧桑吧。那是一条让你无法亲近又无法遗忘的河流,裹挟着泥沙但从不停步。
         每个夏天的夜晚,总会一个人出门,穿过铁路的桥洞,穿过兰州城最热闹夜市,在那座百年铁桥的旁边,顺着台阶拾级而下,就来到了黄河身边。河水上涨得和岸一样平,于是柔软的河水就从你的脚踝边流过。岸上全是黄土积成的沙,偶尔会有一两颗石头躺在沙滩上,兰州人把这种经过黄河流水打磨的石头叫做黄河石。我坐在岸边的水泥堤上,脱了鞋,把双脚伸进黄河的流水中,抬眼望着河对岸蓝红闪烁的霓虹灯。我喜欢晚风中的黄河,身旁的中山桥在夜灯中显得温柔,不似白天那般钢铁兀立。河水流速很快,不时翻滚着危险的漩涡,在下游出土的7000年前的马家窑彩陶器上,也画着这样的漩涡。当我摆动着双脚,感受着母亲河和轻抚,心从未如此安静。每个夜晚,在兰州人夜生活开始的时候,我就在河边安静的角落,趁着夜幕听流水诉说。当对岸清真寺叫拜声响起的时候,就该回去了。
        在甘肃和宁夏交界的地方,黄河流过一个叫景泰的小县城。在河湾深处,也是黄土高原的深处,有一个宁静的小村庄叫龙湾村。我曾经和好友们,坐着火车,再转汽车,再换步行,在这个黄河拐弯的地方住了好几天。龙湾村虽小,但风景绝对震撼。一排排高耸巨大的黄土山峰群,站立在黄河边,仿佛远古的战士守卫着母亲。山峰上除了荒草灌木,没有其他植被,黄土被风霜打磨后的颜色让人不由得产生敬畏。在我们住的小院不远处就是黄河边,我每天傍晚都会和伙伴来到河边,望着夕阳下的山峰群,残阳如血,山色闪烁着柔和的光芒。人面对着这样的流水、这样的山,除了放空自己,别无他念。河面不时地飘来一两艘羊皮筏子,又迅速消失在湍急的下游拐弯处。我们离开龙湾村那天,车在山道上盘旋而上,当车行驶到山顶,我得以从黄土山上俯瞰黄河,浩浩荡荡,一路向北。
        向北,黄河流到了宁夏平原,它和高大俊朗的贺兰山一道造就了被誉为“塞上江南”的回乡。在进入宁夏平原之前,黄河从腾格里沙漠脚下流过,用自己宽广的胸怀将大漠阻挡在河西。是的,忘了是哪一天,我站在腾格里沙漠的山丘上,凝视着自己夜夜凝视的黄河!被黄河阻住脚步的沙漠在河边形成了一道巨大的沙山墙,那就是沙坡头。长河落日、大漠孤烟,我断定香菱永远也不会明白这是一幅怎样的画面。画面上,人类渺小的连一粒沙子都不如,沙漠深处,处处散落着动植物的骸骨,偶然从砂砾中钻出一只昆虫,在沙面上爬出一串脚印。旋即,起风了,包括我的那一串足迹也瞬间被抚平。也许,腾格里沙漠永远也抚不平的,唯有身下那条奔流不息的大河。
        那一年,我顺流而上。中秋节那天,我站在刘家峡的航船上,这是我第一次行驶在黄河上。高峡出平湖,黄河从未如此平静,静到岸边石滩上的灯塔都木讷如斯。仿佛时光在这里停止了,东边洮河从这里注入黄河,西边是积石山的危崖。当船驶出库区,驶进寺沟峡的时候,天地突变。两岸排列着一排又一排高大的山峰,河面变得很窄,难怪被称为黄河三峡。在峡谷深处,竟然有一处西秦、北魏时期就开始建造的石窟,历经千年,接纳了多少虔诚的祈祷,目睹了多少离合悲欢。炳灵寺石窟被黄河的水拍打了一千五百多年,被高大的积石山群峰守护了一千五百多年。“炳灵”在藏语里是“十万佛”的意思,一定是信仰守护着炳灵寺穿过时空,屹立至今。不知道在这十五个世纪里,我是第几个到达这里的人。从炳灵寺再往上游看去,便是青海地界了。要不是航船不达,我真想溯游而上,穿过循化、贵德,一直去到雅拉达泽峰下,迎接巴彦喀拉的第一场雪。
        每次当我又回到兰州的时候,我都会在天黑以后,穿过喧闹的夜市,避过灯光闪烁的中山铁桥,来到河边。在黄河边,你只需要做一件事就足够了,那就是凝望着奔流不息的河水。而今,我已离开黄河边许多年。也许,不管到哪里,男人的生命里也只有一件事可做,奔流不息吧!带着巴颜喀拉山的雪水,古河州的丰饶,金城关的喧嚣,腾格里沙漠的荒凉,一路向前!
                                                                                                                      甲午年初夏 春城

分享到:

TAG:

勤谦堂 引用 删除 wzy19960906   /   2018-02-25 11:54:15
5
九号风筝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九号风筝   /   2014-09-27 14:51:34
3
九号风筝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九号风筝   /   2014-09-27 14:50:57
我到黄河边都没感觉,我还有救吗
九号风筝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九号风筝   /   2014-09-27 14:50:57
我到黄河边都没感觉,我还有救吗
引用 删除 王统炎   /   2014-05-27 09:59:37
5
沛县孟令法——爱你一万年,依然一个人! 引用 删除 孟令法   /   2014-05-26 21:13:33
没见过黄河的汹涌,但见过长江的澎湃,没登过伟岸的高原,但流连过台风肆虐的海岛。多哥,文章美!
沛县孟令法——爱你一万年,依然一个人! 引用 删除 孟令法   /   2014-05-26 21:08:18
5
一笑堂 引用 删除 宁锐   /   2014-05-18 05:05:59
带着巴颜喀拉山的雪水,古河州的丰饶,金城关的喧嚣,腾格里沙漠的荒凉,一路向前!
多多益善的民俗空间 引用 删除 张多   /   2014-05-17 23:34:19
原帖由再见冬雪于2014-05-17 21:39:07发表
额~~评的五分怎么成一分了……:


呵呵,五分
引用 删除 再见冬雪   /   2014-05-17 21:39:07
额~~评的五分怎么成一分了……:
引用 删除 再见冬雪   /   2014-05-17 21:37:58
1
多多益善的民俗空间 引用 删除 张多   /   2014-05-17 12:03:28
呵呵,谢谢焦老师!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日历

« 2021-08-01  
1234567
891011121314
15161718192021
22232425262728
293031    

数据统计

  • 访问量: 25456
  • 日志数: 13
  • 建立时间: 2011-10-07
  • 更新时间: 2014-04-26

RSS订阅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