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族“颁金节”与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0-11-09 10:51:31 / 个人分类:论文

    摘要:本文对满族颁金节的由来、根源、发展、特征进行了概括和探讨。颁金节虽是一个现代命名节日,但它根源于深层的历史文化因素和民族集体无意识,并且在动态发展中演变为民间性、自发性的节庆,承载了大量的传统文化元素。本文进而分析了将其纳入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工作之关注对象的可行性,以及它对于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工作的提示意义。

    关键词:满族;颁金节;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

 

满族是中华民族大家庭中非常耀眼的一员,它对我国历史的推进和社会的发展产生过举足轻重的作用。满族颁金节创立在非物质文化遗产(以下简称“非遗”)保护工作展开的前夕,虽然是一个现代命名节日,却蕴含着许多传统元素,这使得节日的建立,不单承担了民族命名纪念的作用,同时也是以实际行动维系着满族文化传统。节庆是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的重要内容,因此,我们当然可以以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的视角对其进行研究,希望通过本文的论述,深化人们对颁金节的认识,启发人们对非遗保护的思考。

一、“颁金节”的产生——现代命名与传统纪念的双重契机

颁金节,又称“命名日”、“诞生日”、“纪念日”等,在满语中全称为“颁金扎兰”。“颁金”,具有“生长”、“生成”、“生气勃勃”的多重含义;“扎兰”即“节日”、“喜庆之日”。顾名思义,这是一个纪念民族诞生和走向繁荣的节日。它是为纪念皇太极改族名为满洲族而设立。关于皇太极订立族名,史书上是这样记载的:明崇祯八年(1635年),皇太极改女真(又译为诸申)的旧称,将族名定为满洲。这年的十月十三日(农历)皇太极正式宣布:“我国原有满洲、哈达、乌喇、叶赫、辉发等名,向者无知之人,往往称为诸申。夫诸申之号,乃席北超默尔根之裔,实与我国无涉。我国建号满洲,统绪绵远,相传奕世。自今以后,一切人等,止称我国满洲原名,不得乃前妄称。”[1]从这一天开始,满族人开始以统一的名称走入中国历史进程。

虽然颁金节的设立是为了纪念三百多年前的满族命名日,但它的产生和发展却是近些年的事情。198910月,辽宁省民族研究所联合丹东市民委,在丹东举办了“首届满族文化学术研讨会”,与会者有人提出将皇太极把女真族更名为满族的日子称之“颁金节”,以每年农历十月十三日这一天,举办满族的“定名日”即颁金节的庆祝活动。会议之后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人民日报》、辽宁的《满族研究》刊物等作了宣传报导,此一名称也得到广大满族人的认同。从此东北、河北、新疆等满族人口集聚的地区广泛开展丰富多彩的活动欢度这一节日,渐渐地颁金节成为满族的盛大节日。

中国的节日有不同的种类。有的按照天地时令交会的节律设立,如春节清明;有的是为纪念重大的事件、有影响力的人物设立,如国庆节、端午节;有的则是由信仰而来,如鬼节等。按节日内容考察,我们可以采取乌丙安的分法,将它们分为农事节日、祭祀节日、纪念节日、庆贺节日,社交游乐节日等五类。[2]如果按照上面的区分方式来界定颁金节,它应该属于纪念节日。但如果按照历史渊源来划分,将节日分为传统节日与现代命名节日,颁金节的归属就有些特殊了。它无疑是一个现代命名节日,但它却并不完全是一个现代性事象,而是指向深远的历史渊源和民族传统。它在形式上是对民族历史转折的纪念,这对于节日的参与者有相当大的暗示和引导的作用,从而使它在内容上也顺理成章地成为对文化传统的传承。

二、“颁金节”的发展——族群寻根意识与历史现实契机的共同作用

皇太极为满州族更名时,并没有设立相关的纪念节日。现代专家提出的节日建议,本来也有可能像许多现代命名节日——如名目繁多的“文化节”那样,仅仅成为精英阶层与官方共同组织、相关群体被动参与,或以宣传为目的、或带有市场性质的活动。但是,颁金节却在满族民众的自发参与下盛大起来了,由最初小众参与、个别地区举办的活动,发展成为绝大部分满族人群居住区的满族民众都广泛投入的隆重节庆。据初步统计,辽宁、吉林、黑龙江、河北、北京、天津、新疆等地都在命名日那天举办大型庆祝活动。并且庆祝的形式也愈发丰富多彩,由最初相对单调的座谈会、茶话会扩展到举办民族祭奠仪式、婚庆仪式展演、民族歌舞表演、民族特色物件展演等。无论就规模、参与度还是就影响力而言,颁金节都超越了大部分的现代命名节日。这个节日为什么能得到满族民众的广泛认同?其深层的根源是值得研究的。

首先,颁金节的创立有其深层的民族集体无意识根源。历史上满族曾经是非常辉煌的一支民族,他们曾取得中国的统治权,这份荣耀不可避免地生发出一种民族自豪感和民族认同感,并内化进了这个民族的每个成员,在这个族群中形成了集体无意识,这集体无意识就如基因一样在这一人群身上不断延续着。但是由于中国历史进程中的种种原因,相当长一段时间内,这个族群并没有获得将自身特征、性状加以强化展现的时机。特别是入主中原以后,满族文化与中原汉文化合流,其自身的特性更是渐趋弱化。这必然给一个民族带来“失根”的困扰和身份遮蔽的焦虑,也带来自我认同、自我标的的强烈期待。因此,一俟历史条件允许,满族的一些有识之士把他们那个族群的诉求表达出来,便自然地得到了广泛响应。颁金节的创立可以说是民族意识的觉醒,是族群寻根意识的展现。

其次,颁金节的建立也有其历史根源和现实契机。就历史而言,满族传统节日数量不多,而且大多属于祈福、祛病类的信仰节日,如盼望丰收的添仓节、免除虫害的虫王节、抚慰亡灵的中元节、免受病困的走百病等,这些节日都是建立在前现代文化观念和生活模式之基础上的,但在现代社会,却很大程度上失去了延续和发展的土壤。这就产生了确立包容性更宽泛、更适应现代生活的新节日的客观需求。就现实契机而言,全国众多地区的满族联谊性质的组织、学术性的团体机构以及各地政府民族事物管理部门的倡导支持,也极大地推动了颁金节的发展。因此满族颁金节的成立既有时代赋予的有利客观条件,也与满族人积极主动努力密切相关,是多种因素的促成。

  三、“颁金节”的节庆特征——有组织的现代建构与自发的传统承续于动态中的互构

颁金节最显著的特征,在于它一方面是精英与官方组织和建构起来的,是一种人为的现代建构;另一方面却又蕴含了纪念、娱乐、欢庆、祈福等传统节日的一般特征,成为适应满族族众群体生活需要的、具有民间自发性质的节庆,承担了承续民族文化传统的任务。这两个看似矛盾的特征在颁金节的发展过程中逐融合在了一起,于动态互构中共存。概括起来,主要是如下几点特征:

 1、关系着传统渊源的“被发明性”。如前所述,颁金节是专家提出,经由官方和媒体宣传倡导才慢慢发展起来的,是有组织有计划的现代建构,从这个意义上说它具有显著的被发明性。但是,这种发明不是创生性的发明创造,而是对传统的重新发现,它与满族历史意义重大的过去存在着联系,虽然我们不能否认这个联系的产生具有很大的人为性,但也正是人力的努力,使得节日中很多历史的和文化的要素得以凸显。埃里克·霍布斯鲍姆曾论述“被发明的传统意味着一整套通常由已被公开或私下接受的规则所控制的实践活动,具有一种仪式或象征特征,试图通过重复来灌输一定的价值和行为传统,而且必然暗合与过去的联系性。”[3]颁金日与过去的联系,不仅表现在它是三百多年前一个民族得以命名的确认,更表现在它的很多节日内容都是满族传统文化的展演,因此颁金日节的被发明性之中,内在地包含了对传统的承续。

2、动态性,即历时上的流变性和共时上的开放性。就历时的流变性而言,颁金节发展的时间虽然很短,但它从属性到内容、庆祝形式却都在变化中。颁金节成立之初,就像很多被命名的文化节、遗产日那样带有宣传性质,而后来则扩展成了一个族众普遍参与的民间节日。其庆祝形式也由早期的精英阶层座谈会或研讨会,演变成现在的满族大众庆祝的联欢盛宴。就共时的开放性而言,这个节日是未完全定型的,因此它的可塑性很强。因此在保证这个节日的基本功能的前提下,我们可以就其表现方式与手段、涵盖内容、节会主题等等不断地加以创新,使其更具地域民族特色,更利于文化的传承,更具有可操作性,让颁金节变得更加的丰富饱满。

3、自发的民间性。颁金节与一般的现代命名节日如国庆节、建军节、遗产日等等,最大的不同就是它的民间性。民间性,可以从三个层面来理解。一是组织方式的民间性,虽然政府的民族事务管理机构最初参与了节日的建构,但后来却成为民间自主自发的活动。一些有识之士先成立民间的联谊组织,时机成熟,顺应潮流以及族众的意愿建立取得一致认同的节日,这些行为都是民间的。一是节日参与的主体的民间性,满族各阶层的人都积极地参与到节庆中来。最重要的是在节庆期间所承传的丰富多彩的民俗活动。满族各个阶层的人,在节庆的时候聚集在一起,把最富民族民间特色的东西展出来、演出来、呈现出来。这些东西都是与族众的生活密切的,都是鲜活的最富民间色彩的。                  

四、“颁金节”遇到“非遗”保护

根据200310月联合国科教文组织32界大会通过的《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公约》对“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定义为:被各社区、群体,有时为个人视为其文化遗产组成部分的各种社会实践、观念表达、表现形式、知识、技能及相关的工具、实物、手工艺品和文化场所。[4]并且对非物质文化遗产涉及的范围作了具体规定,非物质文化遗产有以下五个方面的内容:(1)口头传统和表现形式,包括作为非物质文化遗产媒介的语言;(2)表演艺术(3)社会实践、礼仪、节庆;(4)有关自然界和宇宙的知识和实践;(5)传统手工艺。[5]根据这个定义和规定,具有代表性的传统节日是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的重要内容。

颁金节,是在新的历史条件下产生的民族习俗[6]从归属上说,它不是一个传统节日而是一个现代命名节日,因此,能否把它当作一种“传统”,当作非物质文化遗产来关注是需要商榷的。从语义上看,传统其实是对事物发展历程的抽象表述,传者,承续;统者,头绪。颁金节虽然不是传统节日,却承续着满族的历史文化传统。一方面,我们对颁金节作一纵向梳理,颁金节的由来,具有清晰的历史节点及厚重的历史意蕴;而从当前颁金节的发展趋势,我们可看出它具有往下恒久传承的潜质。另一方面,也是更重要的,从颁金节内容来说,它所承载的众多民俗事项、民族特色物件,都是传统文化的表征。实际上,由于这个民族相对而言缺少适应当下文化语境的传统节日,其许多传统节日中的民俗事项,甚至已被移植和复制到了颁金节中。因此,颁金节的产生是现代的,精神承续却是传统的,形式是现代的,内容却是传统的。它的内容理应是非物质文化遗产关涉的对象。

颁金节具有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作用的一般共性,它是非遗项目的展台,是文化传承的舞台,是民众基本文化权利得以保证的平台。[7]但是,颁金节与其它节日相比有其独特之处,这些独特而之处也使得颁金节在非物保护中有着自身的特点,这些特点可促使我们对节庆文化与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作更新更深的思考。

颁金节具有“发明性”,它成立的时间不长,它的结构、内容都处于形成阶段,这一节日具有很强的动态性,因此,这也赋予了节日更为宽阔的创新空间。从近几年节日庆祝形式的纷呈变化,以及取得的效果看,创新的确使节日更富有生命力,这一例子,可以让我们对“传统节日的现代转化”这一课题有所启发。让我们知晓,在现今生活中,如果一味地拘泥于传统,为保存而保护,那只能会导致传统节日脱离当下的社会文化环境,失去赖以生存的民间土壤,最终被人们淡漠,被西方洋节排挤。

颁金节对非物保护另一重大启发是,使民众成为节庆的主体,最大限度地发挥节日的民间性是永葆节日生命力的法宝。传统上,民众一直是节日创立的主体也是参与的主体。而非遗保护工作所组织的文化节、遗产日等,大多很难由组织性、公益性转化为自发性、民间性。颁金节却较成功地完成了这一转化。从近年的办节状况看,颁金节举办由于越来越贴近满族民众,确实唤起了他们的参与意识,他们都踊跃地把自己保存的富有民族文化特色、能唤起族众民族文化记忆的一些东西拿出来,与他人共享。办会的方式也愈发成熟,如有的地方适时按主题办会,服饰、饮食、游艺、传统婚庆等各种主题分年交替举行,办出特色。

节日是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主要组成,在当下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的热潮中,颁金节必定会受到越来越多的瞩目。就像对很多文化遗产一样,这对颁金节的发展既意味着机遇,也意味着挑战。因为一旦引导不慎,它就可能遭遇宣传化或过度市场化的命运,沦为个别政府文化官员猎取政绩、个别市场文化商人赚取利润的工具。在非遗保护过程中,遗产项目应该与时俱进但不能随意篡改,要保证非遗项目主要文化要素的存留和延续。这需要靠我们的参与主体,要眼光敏锐,能够趋利避害,抓住时机,使文化遗产更有生命力,发挥更多的社会效益,更高质量地满足人们的精神生活需求。



[1]转引自关克笑《满族试论》,《满族研究》,J19881):67

[2]乌丙安:《中国民俗学》(新版),M,辽宁大学出版社,2002330

[3][]霍布斯鲍姆(HobsbamE.),[]兰格(R,T.著,顾杭、庞冠群译:《传统的发明》M,译林出版社,200423

[4]王文章主编《非物质文化遗产概论》,M,文化艺术出版社,200610

[5]王文章主编《非物质文化遗产概论》,M,文化艺术出版社,200610

[6]佟悦《满族研究与当代满族的关系》,《满族研究》,20071):45

[7]石少涛《“节会”与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学理论》,J201014):123

 

(发表于《辽东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2010年10月第12卷第5期)


TAG: 满族 物质文化 遗产 颁金节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