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随感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0-05-21 14:33:25 / 个人分类:随感

很为我的人生感到满足,在生活的旅途中,我不断的感受着我的第一次。也许因为我是一个细腻敏感的人,因此就连第一次坐卧铺回家也能在我的心湖中荡出缕缕波澜。

火车卧铺没什么新奇,和读书时候的架子床差不多,只是多了一层,架子床一般上下两层,而火车的卧铺则三层。我和妻子的铺位恰在最顶层,妻子因为等车站的时间过长累了,也就上去睡了。此时睡意对我这俗子无趣,我就选择坐在走廊的折叠凳上体味眼前新奇的一切。

最下铺是几个东北人,不用耳朵,瞟一眼就知道。他们好像一群被寒冰冻习惯的人,一遇到些许的暖和就要把裤子、上衣全部脱下,唯恐不能最大限度地领略温暖。居中的小桌摆满他们携带的肉食、白酒。两个旅行箱一搭就成了他们的扑克桌。脚臭味、汗馊味以及他们嘴里喷出的酒肉味、吆喝声里溢出的东北味充塞了整个车厢。这些作为要是让淮河以南的人看到了,他们会很不满的,在他们看来这是不懂礼貌的、不严谨的。但是他们也是敢怒不敢言的,他们怕我们这北方的豪放。

邻卧阁箱里是一对在外读书的大学生,因为都是年青人,便唠在了一起。家在延吉的列车长看我们聊的非常欢快,停下了脚步。列车长问男大学生给对象家准备了多少彩礼钱。两个大学生都腼腆一笑没有作答。我知道在他们现在炽热的爱恋中这些事情是不在他们关注视野中的。我插话问在延吉娶个媳妇是个啥价位,十万块够不。十年前或者美元差不多。看到我们怀疑的目光,他坚定地说真的,去年他的女儿刚定亲,他的亲家把储蓄罐拿来,他看是50万是勉强答应的。他说他的女儿和这姑娘一样也是小眼睛,要是再漂亮点,50万他是不会答应的,这50万只是定亲还不算买房子结婚。听他的述说,我们的眼睛瞪得越来越大。所幸我们不是生在延吉,也是生在那真是娶不起媳妇的。他说可不是咋的,他们那有很多小伙子都娶不起媳妇。延吉的人大多都在韩国日本美国、欧洲打工,否则他们是很难生活的。他们那很少有鲜族人种地,地都承包给汉族人种了,种地挣钱对于他们来说根本不解渴。末了,列车长对小伙子撂下,“回家让你老爸老妈快快挣钱啊!娶下这个姑娘得100万的。哈哈……”大家也就散了。

他们不再打扑克了,想必是酒精在他们身上起作用了。一个大姐在给儿子打电话,要在济南读书的儿子给他们买去青岛的动车,他们想在济南下车后体验一下动车的感受。想来猎奇不只是我的癖好,正常人大多都是有这个心理的。

动车不久前我已坐过,不再眼羡。躺在卧铺上确实感觉很好,想想不用再直挺挺地端坐一夜,真是很幸福。

回头想想我这一路走来,真是挺有意思。坐卧铺在很多人来说是件非常平常的事情,对我则成了一种奢侈。就这次坐卧铺来说,要不是因为没有买到坐票也不会选择这样的。

下铺有个大块头的大哥嫌床位太低矮了,睡的太不舒服了,抱怨声不断。在我心想,真应该让他体味一下没有座位,在拥挤不堪的慢车车厢里站20个钟头的滋味,那个时候,或许一个马扎就是他的天堂。

人总是这样不知足,学生时代,坐车常常是没有座位的半价票,在车厢里能够找到放下马扎的地方坐上一坐就感觉到无比的幸福。现在工作了,坐得起比较舒服的有座位的车了,坐的久了,心想如果混的级别高些,那样就可以坐飞机回家探亲了那该多好。我不知道别人怎么看待这种心理,我是矛盾的。现在的生活层次已经远远超过我以前的向往,我已经在知足中体味到了绵绵的幸福感为什么还汲汲不止呢。可是如果我就此沾沾自喜不思进取,在别人不懈的氛围中沉醉,又会被讥笑为弱智。“走的太远了,停下来等等你的灵魂。”在思绪混乱时我的确该思索下我的生活。

还记得第一次顿悟的那个黄昏,麦苗淹没了我的脸和身体,在光明渐渐消逝中,我体味到了什么叫生如蝼蚁,我明白我不能再乱逛下去了,唯有读书才是我的出路,于是我走上了学路。

现在的工作是知识对我的馈赠,这份馈赠展示生活的一种无与伦比的丰富性,这是我当初的玩伴所难以企及的,这就是我的乡邻所命名的成功。在他们看来就我现在的状态,就算不再进取,不再前进也已经很好了。可是生活总是那么实实在在,放马东山、采菊篱下对年轻的我们毕竟不合时宜。时代在进步,社会在发展,我对幸福质地的理解也在不断变化,看来一时我的脚步还难以放慢下来。

 


TAG: 旅行 随感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