萨满脱魂的类型(3)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0-02-23 18:55:57 / 个人分类:理论探索

(三)过阴追魂

过阴追魂作为一种萨满仪式,通常是为重病患者索魂而举行。萨满教将人患病的原因归于超自然力作用的结果,其中,某些重病患者或久病不愈者是因魂魄被魔鬼劫至阴间所致。过阴追魂仪式正是建立在这种萨满教病因论基础上的。萨满经特定的程式进入脱魂状态后,灵魂飞至宇宙下界,萨满通过与摄魂之恶魔斗法,战胜恶魔,夺回病者的灵魂;或通过向恶魔祈求,请其放回所拘之魂;或通过智慧,将病人的灵魂从恶魔手中哄骗出来,使之重新归于病人体内,从而使病人康复。这种与超自然的魔鬼沟通的方式,表现了萨满神奇的特异能力,使萨满追魂仪式充满神秘的色彩;而“治病救人”的目的,又使其具有突出的功利性。这种兼具神秘性、功利性的特点,为具有过阴追魂本领的萨满赢得了极高的威望,备受族人的尊崇和爱戴。据调查,直至20世纪中叶,在鄂伦春、达斡尔族等民族中,仍有萨满过阴追魂活动。齐齐哈尔市梅里斯区达斡尔族康萨满在当地享有盛名,20世纪60年代,他还为哈拉屯脑瘤患者康景荣举行过阴追魂仪式。大兴安岭鄂伦春萨满丁西布、戈初杰、关乌力彦、毛吉彦、孟扎明等人也因能过阴追魂而成为远近驰名的大萨满。有关萨满过阴追魂的神话母题和传说在北方民族中广泛流传。

过阴追魂仪式通常先由萨满请神、跳神,然后导入脱魂状态。期间,萨满的身体机能降至低点。据信,赴阴间的路充满艰险,要翻山越岭,冲破由诸恶魔设置的重重关卡。因此,萨满过阴追魂对体力消耗很大,且有一定的危险性。萨满先行请神,以获得保护神的庇护。至于追魂仪式的程式,各民族各具特色。如鄂伦春族萨满举行过阴追魂仪式时,开始如与其他祭祀仪式相同,当跳神至高潮时,萨满说声:“我去招魂”,便突然倒在地上,一动不动,一连数日,不吃不喝不便。萨满的亲人每天用石头在萨满的头部、上肢、下肢等处敲击三次,并祈祷萨满能很快找到病人的灵魂,早日平安归来。萨满的亲人每用石头敲击一次萨满的身体,萨满就稍稍动一下,其助手便马上行敬神礼。经过多次反复,萨满的身体开始慢慢地抖动,萨满服上的铜铃、铜镜也慢慢地响起来,声音由低到高,身体也越抖越快。这表明萨满已将病人灵魂找回,其灵魂也已渐渐归体。这时由两位族人将萨满扶起,萨满又开始击鼓跳神,诚谢神的帮助。跳神结束,病人的家属及在场的族人纷纷向萨满表示谢意。

达斡尔族萨满追魂仪式须在夜间举行,届时灯火要全部熄灭。在室内地下挖7个小洞,事先还要准备一份去阴间追魂的礼物:一木碗清水,一木碗小米,用布包好、扎紧,倒挂在一根绳子上。萨满过阴追魂要有贴身的助手配合。萨满击鼓跳神,神附体后,躺在挖有7个小洞的地上,助手要连唱3支神曲,为萨满送行。萨满则以神歌的形式说明:因何事、为何人而追魂。萨满脱魂后,一动不动地躺在地上,手脚冰凉,毫无知觉,常要经过几个时辰,有时长达几天。直到萨满神服上的铜铃响了,便预告着病人的灵魂已被取回。萨满助手声声呼唤,萨满才缓缓醒来,再行谢神仪式。据介绍,达斡尔族萨满神服上的铃铛颇具神力,每当萨满从事神事活动时,如有特殊情况,神服下边的铜铃总是先响,具有报信的作用。

近世萨满教田野调查资料表明,过阴追魂是萨满治病的方法之一。与幻觉升天、护送亡魂仪式一样,萨满脱魂状态只是仪式的组成部分,此前的诱导和此后的灵魂回归环节都是必不可少的;萨满在这种异常意识状态下,都不同程度地诱发出与神鬼相会、相交的幻觉,但与神鬼相交的内容、方式和萨满的感受则各不相同。如果说幻觉升天表现了萨满对谒拜神灵的期盼、顶礼膜拜的心理和拜见神灵后的蒙恩喜悦之情,那么,过阴追魂则体现了萨满对恶灵既崇拜又恐惧的复杂心理和与之周旋、斗法的多种体验。过阴追魂表现了丰富的萨满教亡魂世界和萨满智勇双全的非凡人格。特别是在萨满为死者追魂方面有着生动的描述。

为死者追魂,使其起死回生,虽不见于近世的萨满教调查,其传说却在北方民间世代流传。其中最具代表性、流传最广泛的当首推满族著名萨满传说《尼山萨满》。在世代传承中,此传说在满族不同地区和东北其他少数民族中形成多种异文,如《音姜萨满》(主要流传于黑龙江省爱辉地区)、《宁三萨满》(主要流传于黑龙江省宁安、海林一带)、《女丹萨满的故事》(主要流传于黑龙江省富裕县三家子)及鄂伦春族的《尼海萨满》、《尼顺萨满》,达斡尔族、鄂温克族的《尼桑萨满》、赫哲族的《一新萨满》等。尽管每部传说的情节不尽一致,但其主题却是相同的,即讲述一位法术高强的女大萨满去阴间为死者追魂,使之起死回生的经历。从传说内容看,萨满为死者追魂,遵循一定的原则,即只有刚去世不久,尸体尚保持完好者和阳寿未尽者,萨满才能为之行此术。这种思想观念在达斡尔族的传说《尼桑萨满》中表述得相当明确:尼桑萨满在阴间遇见她死去的丈夫,让尼桑萨满将他起死回生。尼桑萨满被缠得无奈,只好跟他一起来到放他棺材的地方。

 

打开棺材一看,里面都是发黑了的骨头架子,上面爬着密密麻麻的小虫子,再细看他的鼻梁骨早已掉了。看到这般情景,尼桑萨满说:你看,你的骨头都发黑了,鼻梁骨都掉了,人中都歪了。再说,你是按时回到阴间的,我再有法术,也没法救你

 

满族著名民俗学家傅英仁先生讲述的萨满神话《蒙爷南多》则打破了《尼山萨满》对追魂者条件的限定,对其起死回生的具体步骤也做了详尽的解说。蒙爷南多是一位由神界降至人界的萨满,法力无边。这种双重品格的获得是以萨满教观念为基础的。在满族萨满教观念中,具有脱魂、附体技能的大萨满死后灵魂升天,归于金翅大鹏星座。秋末冬初星星出全的夜晚,就能看到金翅大鹏星占据了西北的小半边天。大萨满逝世后,其亡魂要经突忽站、过桥站和窝棚站才能到达金翅大鹏星,构成星座的许多小星星。蒙爷南多生前是一位法力高强的萨满。死后成神仍保持原有的神技和神术,能过阴追魂,起死回生,深入亡魂世界,不管人死多久,都能将其救活,让他恢复原来的样子。

 

神话传讲:满族先民时期,长白山部王爷阿勒兀被黑萨满乌里黑毒死。阿勒兀的一个老仆人发现后,偷偷地把阿勒兀的尸体包好,埋在后边山上,做了记号,并趁出猎之机将王爷的两个孩子送到邻近的乌拉部避难。这两个孩子思家心切,连跪99夜向苍天祷告,感动了天神。天神命具有起死回生和拘魂法力的北斗星蒙爷南多设法将阿勒兀救活,蒙爷南多用慧眼一望,对天神说:“他已经死了200多天了,可能血肉都没了,就剩下骨头了,这样,很难复活啊。”天神说:“你一定想办法让他复活,他没到寿终正寝怎么能死哪?这是有人陷害!”蒙爷南多为阿勒兀的起死回生而下凡。他带着两个徒弟来到阿勒兀的坟头一看,上盖桦树皮,但掀开一看,皮肉早已烂没,只剩一把骨头。蒙爷南多和两个徒弟扎上腰铃,拿起天鼓,向天神祷告,随即拿着天鼓在坟前扑噔一声倒下。其时,蒙爷南多的灵魂已飞向地下国,去寻找阿勒兀的灵魂。

地下国分两层,上层是亡魂居住的地方,下层是魔鬼耶鲁里住的地方……蒙爷南多在第一层没找到,那里都是最近死的亡魂,没有逝世200天以上者的亡魂。于是,他就去联魂山找,凡是长期不能托生、不能升天的灵魂,都在联魂山等待。蒙爷南多到在聚魂山找到了阿勒兀……只见蒙爷南多拿出一个葫芦,打开葫芦盖,一拘就把阿勒兀的魂装到葫芦里去了。

把阿勒兀的魂拘到葫芦里后,蒙爷南多就二番来到阿勒兀的坟前,开始施起死回生术。他跳完第一个“乌云”,[1]尸骨开始长肉;跳完第二个乌云,开始长血和骨髓;第三个乌云,开始长肉皮,并且多少有点呼吸了;第四个乌云,阿勒兀站起来复活了。[2]

 

这则神话传说将蒙爷南多起死回生的法力和过程刻画得细致逼真。他在为阿勒兀举行追魂仪式时显然是以萨满的身份进行的。他与两位徒弟扎着腰铃,击鼓向天神祷告,明确无疑地表明了他的萨满身份。“他就拿着天鼓在坟前扑噔一声倒下了。倒下之后,蒙爷南多的灵魂就走了,到地下国找阿勒兀的灵魂”,这一行为也是萨满追魂仪式的典型性特征,与近代民族学调查中的萨满追魂仪式别无二致。他到阴间找魂的经历和将灵魂带回的方式,也生动地再现了萨满教的灵魂世界和萨满为民除害,甘冒风险,拯救民众的形象。他受天神之命从宇宙上界下至人间,在阿勒兀坟前为其举行追魂仪式,并亲赴阴间找回他的亡魂,救活阿勒兀,挽救了长白山部落的经历,将古代萨满自如地往来于宇宙三界,与各种超自然力沟通的典型特征予以形象的刻画,具体的描写,从而将萨满教古老的宇宙观念具象化。

当然,蒙爷南多有高于一般萨满的法力,这首先取决于他的神灵属性。作为高居天界,庇佑人间生灵的神祇,他具有洞悉宇宙变化、人间祸福的洞察力。当他预知某种重大灾难即将发生时,便设法警告当事人,引起他们的注意。他尤擅长追魂和起死回生术,也因此受天神之托,为已被害致死200多天的长白山部主还魂、复生,重振部落。起死回生术是最具难度,也最彰显萨满神力的萨满法术,普通萨满难以企及,即使是神威无比的尼山萨满较之蒙爷南多也大为逊色。正因如此,尼山萨满在为小猎手塞尔古岱·费扬古赴阴间追魂时,与其已故丈夫因能否被救回阳间一事发生了激烈的冲突。他丈夫用哀求、逼迫和要挟等手段,让尼山萨满将他救活,带他回阳间。尼山萨满并非绝情不想救他,而是没有能力,万般无奈,她只好苦苦向他丈夫解释并哀求其放行:

亲爱的丈夫    海兰比 舒伦比

快快听着      海兰比 舒伦比

亲爱的男人    海兰比 舒伦比

赶紧听着      海兰比 舒伦比

……

你的身体      海兰比 舒伦比

筋脉已断      海兰比 舒伦比

死得太久      海兰比 舒伦比

腐烂枯干      海兰比 舒伦比

骨头和肉      海兰比 舒伦比

已经朽烂      海兰比 舒伦比

怎么能活      海兰比 舒伦比[3]

 

蒙爷南多为之追魂的长白山部主,虽然没有尼山萨满丈夫死的时间长,但也长达200余天,且血肉全无,只剩下骨头。蒙爷南多受天神之命,将长白山部主的亡魂带回阳间,使其死而复生,虽也感到为难,但还是竭尽全力拯救了他的生命。他用萨满最基本的跳神法术,持续跳36天,使其逐渐开始长肉、生血、长出骨髓、长出肉皮、恢复呼吸,直到站立复活。这则神话所表述的起死回生的程序,为其他调查资料和萨满传说所不见,具有重要的史料价值,突出地反映了萨满不畏艰险,不辞劳苦,救民于苦海的牺牲精神和救世情怀,也反映了满族先民对生命构成要素的朴素认识。这类传说反映了追魂是古代萨满的重要神事活动,是萨满治病所凭借的主要手段,并以其神奇的色彩极大地渲染了萨满的神功、神力,也使萨满由此而备受尊崇。

北方先民对冥界的构想充分显示了他们卓异的想象力。如他们将人间的经验推及冥界,当某人患重病,其魂被看做被恶魔劫至阴间。然而,阴间众亡魂和被劫的病重者之魂混居一处,萨满追魂时如何在众魂中辨别所寻之魂呢?对此乌德赫人做出了回答:

 

萨满双目紧闭,满脸汗水,一副疲惫不堪的样子。但他终于到了阴曹地府。他的唱诵变得柔和而悲伤。这时,萨满忽然跪下,沉默片刻。

在场的人告知说,萨满就要寻找影子了。在他面前有许多影子。这是死者的灵魂,它们彼此十分相像,但有人活着时所受的外伤,在阴间依旧保留着,萨满应当凭借此寻找病人失落的灵魂。突然,他讲话了:“病人在十年前割伤过脚,他的右脚掌上有个伤疤。”在场的亲属未予证实。“他右肩上有颗胎记。”母亲回答说:“不对”。“左脚小趾从前冻伤过。”父亲说:“对了,是这样。”“一次打猎时熊爪伤了他,在他大腿左侧留下爪痕。”“这也对”。“他小时候磕伤过膝盖,等等。根据这些特征,萨满找到了病人的灵魂。[4]

 

人死后,亡魂归宿地是一个秩序井然的世界。亡魂之间不仅各得其所,而且各具特征,萨满根据他们的特殊生理特征和外伤加以辨识,从而,顺利地完成各项神事活动。这种符合逻辑的构想为萨满教亡魂观增添了理性和合理的色彩。

这种合理性还表现在其所构想的萨满与亡魂多元化的沟通方式。尽管恶魔劫持人的灵魂,使之患病或身亡的模式,构成了人界与阴间联系的主要形式,并由此成为萨满追魂这一重要神事活动的基础,但并非人界与阴间联系的惟一途径。人们不仅常求助萨满去阴间看望他们的已故亲人,了解他们的状况如何、所居何处、有何要求、所行祭奠是否满意,等等,有时,阴间的亡魂也要向人间求助,从而使被求助者的生命发生诸多变化,在这种情况下,萨满也要出面,行使沟通与媒介的职责。

傅英仁先生讲述的萨满神话《纳尔浑蛮尼》即为我们提供了鲜活的个性资料:

 

康熙年间,宁古塔一唐姓佐领随萨布素将军同沙俄作战失利,梦遇纳尔浑蛮尼神,并得其保佑,大获全胜。从此,唐氏家族将纳尔浑蛮尼作为祖先神加以供奉。此神不给外人治病,专门给老唐家人治病、驱邪、除灾。一天,唐氏家族大萨满正坐在屋里抽烟,只见外面有个穿孝的人跑了进来。大萨满一看是自己的侄了,赶紧迎出去,孩子跪下就给他磕头:“我是报丧来了,我阿玛昨天死了[5]。”“什么病死的?”“不知道,反正昨天晚上睡觉就死了”“不能啊,我给他算了,还能活上20年呢,怎么会死呢?”大萨满来到哥哥家烧上香一看,对侄子说:“你阿玛没死,我能把他救活。他的魂被乌合里哈拉(吴姓)在阴间不会祭祀的人请去,教他们祭祀呢。这不行,我到阴间看看把你阿玛找回来。”

到了晚上,大萨满来到阴间。一看乌合里哈拉家族的亡魂正跟他哥哥学祭祀呢。一看那情景,大萨满也没敢动弹,因为他不会法术,打不过他们,也就救不出哥哥。从阴间回来后,大萨满摆上神案,烧上香,请纳尔浑蛮尼帮忙。纳尔浑蛮尼到阴间后,硬把大萨满哥哥的魂抢了回来,他的哥哥因此而复活。纳尔浑蛮尼又给大萨满托梦,让他到阴间去一趟,教乌合里哈拉亡魂祭祀程式。大萨满到阴间教了77夜,教会了乌合里氏亡魂学会了祭祀。从此,乌合里氏家族也供奉纳尔浑蛮尼。[6]

 

这则神话故事将满族民间学萨满的情景移至阴间,表现了萨满教冥界观和亡魂观的丰富内涵。民族学调查资料表明,任何一位萨满在正式行使萨满职能之前都有一个学习的过程,即在老萨满的指导下学祭祀程序与规则、学神技、唱神歌,等等。根据近年我们在满族聚居区的调查,满族各姓培训新萨满一般由本族老萨满负责,只是在本族萨满因意外逝世,新萨满未及培养的情况下,该家族恐萨满祭祀失传,经家族长老们研究,才决定延请与本家族有亲戚关系或有往来的家族之老萨满传授。在这种情况下,老萨满家族的祭祀神灵、祭祀规则和神歌等,便不可避免地被传承给新萨满家族,从而出现祭祀形态相近的特殊情况。如近20年来,黑龙江省宁安地区满族胡姓等萨满失传的家族,曾先后几次延请自幼学过萨满,毕生以调查和研究满族萨满文化为己任的满族民俗专家傅英仁先生帮助恢复本族萨满祭祀仪式。这则神话以丰富的想象将这种民间风俗推及阴间,并予以具体化和形象化,从而为我们描绘了一个萨满至阴间为他族教祭祀仪式的情景,也表现了萨满教冥界观的丰富内涵。

《纳尔浑蛮尼》关于唐姓萨满按其保护神的旨意,赴阴间77夜,教会了乌合里氏亡魂萨满祭祀仪式的神话传说,在萨满与阴间沟通的目的、方式和对象上,打破了习见的萨满为夺回被摄走的病人的灵魂,与恶灵交涉、斗法、祈求、哄骗等模式;其脱魂时间长达7天之久,这也是萨满教调查资料和其他萨满神话传说中的少有的脱魂时限,丰富了萨满萨满脱魂的内涵,也极大地渲染了萨满的神力、神威。

萨满教世界充满着灵与灵之间的斗争。人生病和死亡被视为某种超自然力对人的灵魂的侵害,这就使人们备加注意保护自身的灵魂不被其它恶灵摄取,不离舍外游,以达到强身延年的目的。一旦患病,人们则寄希望于萨满,希冀萨满通过法术为死者还魂,为病重者复魂,萨满教追魂术的产生和延续正是以这种思想观念为基础的,反映了北方民族对死亡的恐惧和对生存的渴望。


[1]乌云:满语音译,意为“九”。“学乌云”:满族培训萨满的称谓,以9天为一个学习阶段,故称“学乌云”。

[2]参见傅英仁讲述、张爱云整理:《满族萨满神话》,黑龙江人民出版社2005年版,第134~138页。

[3]赵志忠:《萨满的世界——<尼山萨满>论》附录《尼山萨满》海参崴本,辽宁民族出版社2001年版,第255页。

[4][]B·阿尔先尼耶夫:《林中人乌德赫》,蒋秀松译,郭燕顺、孙运来:《民族译文集》,吉林省社会科学院苏联研究室1983年编,第318页。

[5]阿玛:满语音译,意为父亲。

[6]参见傅英仁讲述、张爱云整理:《满族萨满神话》,黑龙江人民出版社2005年版,第135~138页。


分享到:

TAG: 出神 非遗 傅英仁 昏迷术 满族 萨满 脱魂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日历

« 2021-09-20  
   1234
567891011
12131415161718
19202122232425
2627282930  

数据统计

  • 访问量: 82410
  • 日志数: 45
  • 图片数: 8
  • 文件数: 8
  • 书签数: 2
  • 建立时间: 2009-05-01
  • 更新时间: 2018-07-19

RSS订阅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