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一文#关凯推荐:作为民族主义同谋的国家和群众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5-06-08 09:07:59 / 个人分类:just fun

查看( 314 ) / 评论( 0 )
读书】关凯推荐:作为民族主义同谋的国家和群众国家民族主义
高和分享· 05月28日 16:30


推荐语

和盖尔纳一样,当代最著名的马克思主义历史学家霍布斯鲍姆也是民族建构论最坚定的支持者之一,他关于民族主义的所有论述都是在“民族=国家=人民”这样一个基本框架下进行的。但他对盖尔纳的批评是盖尔纳“只从现代化(由上而下)的角度来谈民族问题”,而他则要补充一个底层视角,即“关照一般人(由下而上)的看法”。


霍布斯鲍姆首先摒弃了对“民族”这一概念做出定义的企图,因为他发现无论从主观因素还是从客观因素出发,都无法完整定义“民族”。构成“民族”的那些客观因素,如语言、共居疆界、族群特性、经济、生计方式等都只能概括出“民族”的一部分特点,而非全部。斯大林的民族定义就是一个例子。这些标准实际上是不成立的,因为符合这类定义的诸多群体,只有少部分被称为“民族”,例外的情形反而更多。若用主观因素去定义民族,如情感、认同等,则无法显示民族主义本身存在的意义,因为个人认同、集体认同等这些具有情感的主观因素也同样可以用来表达爱国主义社会主义运动。由此,霍布斯鲍姆认为,探究“民族主义”的含义并不一定先要从弄清楚“民族是什么”入手,而是可以依据具体国家政治变迁的历史图景来考察“民族”这一复杂问题,即“可以借着民族主义来预想‘民族’存在的各种情况。”


在这本书中,霍布斯鲍姆论述了从1780年至20世纪末期民族主义的发展历程,强调民族主义并非自古有之,而是在特定政治经济的变迁过程的一种时代产物,且民族主义自产生以来也并非一成不变,而是根据世界体系的不断变化,其自身的价值和作用亦有所变化。那么,民族主义是如何构建的呢?


在霍布斯鲍姆看来,民族主义原型有两种:一是人类超越自己的世居地而形成一种普遍的认同感,二是少数特定团体的政治关系和词汇,这些团体跟国家体制紧密结合,具有普遍化、延展化和群众化的能力。霍布斯鲍姆认为仅仅从上层统治者的角度来分析民族主义的建构历史是不完整的,在这一过程中,民众也参与其中了。以俄罗斯为例,作者说明,“神圣的俄罗斯”主要构成因素包括宗教(圣像)、信仰、王国或者帝国统治者、政权。而近代民族主义构成的主要因素——语言和族群性并没有明显成为判定“民族”的指标,但在人们日常生活中却发挥了作用。


霍布斯鲍姆认为,“民族不但是特定时空下的产物,而且是一项相当晚近的人类发明,民族的建立跟当代基于特定领土而创生的主权国家是息息相关的”。从政府的观点出发,国家政府需要借助民族主义完成两个目标:一是如何更加高效地管理人民,二是如何建立人民对于“民族”的归属感和忠诚。对于第一个目标,政府要利用各种行政机构的建立、教育的完善、人口普查、交通和通讯革命等手段有序地管理人民,而对第二目标,作者指出,“新的国家和统治者必须要谋求政权的合法性,他们诉诸于‘民族’认同。而这种‘民族’的定义乃是全体公民的集称。”由此,统治者和政府用“民主化”这一宣传手段告知民众应该对“公民权”有所追求,通过公民对“想象的共同体”的情感与象征,将民族主义融入于爱国主义,加强国家爱国主义。霍布斯鲍姆认为“民族主义原型”与近代民族主义之间的关系十分复杂,单靠民族主义原型是不足以创造民族和国家,但是拥有民族主义原型的基础对于激发民族建国运动显然是有利的。


在1870 年到 1918 年间,民族主义受到多种因素的影响,开始不断壮大,并在1918年至1950年之间达到民族主义的高峰。其中,群众力量是不能忽视的,那些受过教育的中产阶级和小资产阶级以及大规模移民在杂居的条件下成为民族主义的拥趸者。受一战后威尔逊民族自决原则的影响,欧洲受到压迫和被边缘化的弱小民族开始追求民族自决权利,争取独立地位;殖民地民族解放运动的领导人开始宣扬从西方学来的欧洲民族主义;第三世界地区追求斯大林式的民族自决权;这场民族与社会解放运动实际上变成一场反帝国主义运动,因为事实上人民“所憎恶的或者排斥的是肤色与自己不同的外国人”。在欧洲,1919 年之后,作者认为欧洲民族运动的凝聚力量被削弱,实则变成了一种“分离主义”,并且在反法西斯的过程中,左派阵营重新从右派手中夺回主动权,主导民族与爱国情操,社会革命和爱国情操再度结盟,民族主义国家纷纷出现。


在论述20世纪末这一时段时,霍布斯鲍姆认为,虽然1990 年以后出现的苏东剧变使得许多新的民族国家陆续建立,民族分离运动似乎永无休止,“但作为一种带动历史变革的力量,现今的民族主义已呈衰微之势,远比不上它在 19 30 年代到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时期所发挥的影响力”,最终,它会转变成一种“超民族主义或下民族主义”。至此霍布斯鲍姆完成了他的论述。


总而言之,霍布斯鲍姆认为民族主义是一种历史标准,是政府和人民为了各自目标构建出来的历史产物,而且在不同的政治环境中其呈现形式也不一样。显然,历史并不会是一个单向度的发展过程,在经济、政治与文化的任何一个层面上,它往往都是一个双重反向扩张运动的往复过程。尽管如霍布斯鲍姆所言民族主义在当今世界影响已难以达到过去的高度,但它仍然可能是当今世界动荡的重要根源。



关凯:中央民族大学教授。

声明:本推荐语属于高和分享原创,如有转载,请注明出处和来源。
http://www.wtoutiao.com/p/ed3Uao.html
 图书信息
书名:民族与民族主义
作者:(英)埃里克·霍布斯鲍姆
译者:李金梅
出版机构:上海人民出版社
出版时间:2006年4月
页数:195
定价:28.00
当当价:16.50


延伸阅读


内容简介


《民族与民族主义》论述民族与民族主义在欧洲近两百年历史中的种种表现及其内涵之演变。作者回避了对民族的概念和标准等问题的纠缠,而是着重于它们的变迁与转型,并借助于民族主义的研究来说明民族问题的复杂性。欧洲近现代史是因民族主义兴起而重新拼制版图的历史,各种民族与民族主义的意识也影响到周边地区与殖民地,因此,民族与民族主义的发展演变构成了这段历史的主旋律。《民族与民族主义》对了解民族与民族主义在世界范围内的发展演变状况具有很高的参考价值。

TAG:

我来说两句

(可选)

瑶族小妹

瑶族小妹

中央民族大学2010级硕士2015级博士

我的栏目

日历

« 2024-02-24  
    123
45678910
11121314151617
18192021222324
2526272829  

数据统计

  • 访问量: 125423
  • 日志数: 110
  • 图片数: 1
  • 建立时间: 2010-04-10
  • 更新时间: 2016-06-08

RSS订阅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