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井文化玉猪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1-04-11 21:49:28 / 个人分类:学林漫步

查看( 707 ) / 评论( 0 )

沙井文化的中心区域在腾格里沙漠的西部、西南部边缘地带,即武威、金昌一带,向东南延伸可达永登、兰州附近。据碳测年代数据表明,上限为距今3000年左右,下限为距今2500年左右,大体相当于西周中期至春秋晚期。沙井文化是甘肃年代最晚的含有彩陶的古文化,也是我国最晚的含有彩陶的古文化,它最后随着西去的驼铃声消失在沙漠戈壁之中。正如在一篇《安特生与沙井文化》的文章中所说,对于民勤及河西地区而言,沙井文化是文明的晨曦,记载了史前人类活动的余烬燧影;对于中国陶器史来说,沙井文化是陶器时代的回光返照。沙井文化之后,中国陶器逐渐消隐于历史长河,留下了至今令人心动而又难以破解的自然之谜,沙井文化玉猪反映的生殖崇拜即是一例。

猪之所以受到崇拜,一方面猪是原始初民重要的食源,另外也由于猪强大的生殖力而深受人们的崇拜,只不过崇拜的形式与内涵不同而已。有人认为猪腹部的重圈疑为太阳纹,或与太阳崇拜有关,或认为猪纹所属的部落是以猪为图腾的民族。有有人认为猪腹部的重圈,以表示天象的日月星辰。无疑在先民的观念中,猪具有天神的人格,其大肚子便是象征天地还未分开的元气之母胎。以上分析自有其道理,但笔者认为玉猪是母系氏族时期女性生殖崇拜的表现。由于武威地区是马家窑文化的所属地,而处于母系氏族社会阶段的马家窑先民以原始农业生产为主,并饲养猪狗等家畜。毕竟在母系氏族时期靠采集和渔猪为生。处于饥饿边缘的华夏民族在长期的生存斗争中逐渐寻觅新的食物来改善他们的生活,来维持种群的延续、而猪是畜牧业时代财富的象征,家中有猪,人们的生活就有保障,沙井文化玉猪的发现,展示了河西地区人类进入沙井文化时期畜牧业的发展盛况以及生殖崇拜的情况。

按照原始的信仰,肥胖丰硕是生命力旺盛的标志,而玉猪体态肥大、脂肪丰厚,再加之猪具有较强的生育能力,于是把它作为生殖力较强的动物而加以崇拜。正如叶舒宪先生在《高唐神女与维纳斯》一书中所分析的那样:“肥猪以其丰厚的脂肪代表着原始人心目中生命力最强盛、生育力最兴旺的动物,它同人类中执行生养功能的女性—母亲本来就有着神话思维的认同关系。所以,猪龙玉器也好,猪形雕塑也好,都不是图腾符号,而是生命和生育的象征。联系到我国南北方新石器文化中普遍发现的家猪饲养以及用猪头、猪骨作为陪葬品的情形,结合汉字中千古未得确解的“家”的概念,可以推论,在红山文化和仰韶文化时期出现的母系家庭确实曾把肥头大耳的猪看成是“家神”,即主管大自然的生与养之功能的原母神的动物化身。”①再加之“妇女身体的特点是乳房突出,臀部肥大,女阴则是妇女的根本特征,它既是两性交媾的媒介,又是生育子女的产房。“用一个原始人的眼光来看,一个可爱的女子就是性征特别发达的女子,或因人工修饰而特别显著的女子;这样一个女子是最能担当生育与哺育任务的。同样的,原始女子眼光里的男性美也包括种种刚强的特点,保证他在性的能力上可以做一个健全的配偶,要在一般的体力上,可以做一个女子的保护者。因此,在所谓野蛮民族里,第一性征往往成为可以艳慕的对象。”②正因为如此在远古时期的祭祖中有“太牢”“少牢”之说,而猪是必不可少的祭品《礼记·典礼》:“凡祭宗庙之礼,牛曰一元大武,豕曰刚鬣,豚曰腯肥,羊曰柔毛,鸡曰翰音,犬曰羹献,雉曰疏趾,兔曰明视,脯曰尹祭,槁鱼曰商祭,鲜鱼曰脡祭,水曰清涤,酒曰清酌,黍曰芗合,粱曰芗萁,稷曰明粢,稻曰嘉蔬,韭曰丰本,盐曰咸鹾,玉曰嘉玉,币曰量币”我认为有如下原因:

其一,由于远古初民对祖先很崇拜他们通过各种形式的祭祀、膜拜祖先,祈求祖先神灵的庇佑,所以对祭祖非常重视,而猪的丰硕肥大能够标明后辈们的虔诚心理。同时也希望祖先能福佑家中能六蓄兴旺。

其二、符合阴阴和谐的道理,正如前文所述猪是主管大自然的生与养之功能的原母神的动物画身。在这种祭祀的活动中人们非常的重视。当时的人们最关心的是农作物的收成与家畜的兴旺,为增多财富常举行一些图腾仪式,所以象征原母神的猪自然也就倍受重视,希望原母神与男性的祖先能庇佑作物的生长、财富的增加、其间的意义通过原始性巫术来促进农作物繁殖的遗迹和残留。也就是通过原母神与男性祖先神的和谐来求得福泽。

其三猪是水神,能给人间带来风调雨顺、五谷丰登、正如向柏松在《中国水崇拜》一书引《山海经》文所说:“猪为主雨之神,所以是古人祈雨的对象。宋·孙光宪《北梦琐言》逸文卷3“母猪龙湫”条说:“邛州临汉县内有湫,往往人见牝豕出入,号曰母猪龙湫。唐天复四年,蜀城大旱,使俾守宰躬往灵迹求雨。于是邑长具牢醴,命邑宰偕往祭之。三奠诒终,乃张筵于湫上,以神胙客,坐于烈日,铺席以湫为上,每酒巡至湫,则捧觞以献。俟雨沾足,方撤此筵。歌吹方酣。忽见湫上黑气如云,氛氲直上,狂电烨然,玄云陡闇闇,雨雹立至。令长与寮吏鼓舞去盖,蒙湿而归。翌日,此一境雨足,他邑依然赤地。夫人之至诚,龙畜亦能感动。享德济旱,勿谓不智。”这段记载描绘了地方官吏向母猪求雨,如愿以偿后,欣喜若狂的情景。近世水族也有向猪祈雨的习俗,并选择多乳头多产仔的母猪为祈雨之用,这种选择包括生殖力强盛关涉雨水充沛的观念。”

叶舒宪《高唐神女与维纳斯》,陕西人民出版社,20055月第一版,P16.

宋兆麟《民间性巫术》,团结出版社,200511版,P47.

陈戍国《礼记校注》,岳麓书社出版,200451版,P26.

④向柏松《中国水崇拜》,上海三联书店,19999月第一版,P89.


分享到:

TAG:

我来说两句

(可选)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