凉州磨盘的生殖崇拜文化阐释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0-06-07 21:48:10 / 个人分类:学林漫步

由于中华民族自古就是一个尚实的民族,即使在科技领域也具有浓厚的致用色彩。这种现象,在中华文明起源时的原始创新状态中已露端倪。大约在一万年前,华夏先民在生产实践中已显露出科学技术的创作智慧,而磨盘就是这种智慧的显现。对于人类社会发展历史来说,由旧石器时代迈入新石器时代这是人类发展的一次质的飞跃。“这一时代的基本特征是农业、畜牧业的产生和磨制石器、陶器、纺织的出现;尤其是农业,它堪称新石器时代的最基本的特征,是‘人类历史上划时代的历史事件’。因此可以说,新石器时代是人类社会的第一次突变,延续300多万年的采集、狩猎经济被农耕、畜牧经济所代替,人类由蒙昧时代进入野蛮时代。”而磨盘也就应运而生。

磨盘的出现对生产力的提高无疑是一大进步。同时原始社会时期生产工具的改进,增强了人们向自然界作斗争的能力,社会生产和生活的天地变得日益广阔起来。到新石器时代,石器制造技术有了很大进步。首先,对石料的选择、切割、磨制、钻孔、雕刻等工序已有一定要求。石料选定后,先打制成石器的雏形,然后把刃部或整个表面放在砺石上加水和沙子磨光。这就成了磨制石器。磨盘的制作也是如此。它大致有磨眼、磨棋、上下两扇磨及盘组成。春夏秋冬,阴晴圆,磨盘顺着圆弧轨道从未停歇地转动着,一圈又一圈,当磨盘中的豆子粉身碎骨后,他们流尽了体内的能量,默默无闻地为人类做着自己的贡献。但是关于它的来源和意义却很少受到人们的关注。对磨盘的产生勤劳勇敢的凉州人们又赋予另类的神话色彩:

据说太上老君为石匠的先祖,他为了改善老百姓磨面的技术,于是苦心造诣想制造出一种比较先进的磨制工具,经过长时间的研制仍未结果,于是老君非常失望与生气。一气之下用手指在石块上挖了一个洞,用脚踩了一个洞,竟然无意之中形成了现在石磨的形象。那么为什么磨盘又与老子产生关系了呢?由于古代农耕社会往往讲究天人合一的思想,其中包括人与人之间的和谐。尤其对男女之间的和谐非常重视,这一点在远古的神话传说当中也有明显的反映。相传,远古时洪水泛滥,天地不分,人类灭绝。上苍有旨,伏羲、女娲兄妹成婚繁衍人类。女娲不从,提出若两山之石磨滚落重合乃天意随从。果然石磨重合,遂顺从天意,伏羲、女娲兄妹婚配衍生人类。《汉书人表考》云:华胥生男子为伏羲,女子为娲。很显然,石磨滚落重合是男女和谐最好的印证。其实从以上两则磨盘的神话与传说当中恰恰道出了磨盘中的生殖崇拜文化的意蕴。无独有偶在印度文化中也有类似的现象。

我国著名学者赵国华先生在他的《生殖崇拜文化论》中说道:“印度人将男根称为‘林迦、’将女阴称为‘由尼’,他们将立石制作成翘起的男根,直称‘林迦、’,或将石雕刻成‘林迦、’与‘由尼’结合之装,实行生殖崇拜,举世皆知……我们之所以提到‘由尼’的磨盘装,是想指出它以磨盘似的圆形象征女阴,以磨盘边缘上仿佛排物的缺口象征阴户。”笔者认为这一见解很深刻。因为马克思曾说,印度的宗教既是纵欲享乐的宗教,又是自我折磨的禁欲主义的宗教;既是林加崇拜的宗教,又是札格纳特的宗教;既是和尚的宗教,又是舞女的宗教。(马克思《不列颠在印度的统治》,见《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二卷)同时据专家考证,林伽崇拜起源于远古的印度河文明时期。当时印度的原始居民达罗毗荼人盛行对男根的崇拜,摩亨殊达罗出土的印章反映出这种原始崇拜的痕迹。男根代表着繁衍生命的生殖能力,湿婆神也是从部落神祗演变而来的。实际上,林伽在印度教徒的心目中已不仅仅是生殖器官而是象征着湿婆神的繁衍生命、创造万物的无限潜能。湿婆既是苦行之神,也是纵欲之神,既是毁灭之神,也是创造之神。生殖崇拜的产生是由于人类对种族繁衍的崇敬感与对生殖原因的神秘感,一般包括对妇女生育机能的崇拜、母体崇拜、性行为和性器官的崇拜。而印度文化中磨盘也就是男女生殖崇拜的最好表现。同样在《老子·道篇》当中有“谷神不死,是谓玄牝。玄牝之门,是谓天地之根。绵绵呵若存,用之不堇”。可见正是老子思想中的生殖文化,远古初民才把这位伟大的哲学家与磨盘的发明联系在一起,他们希望磨盘生产出的东西同样绵绵若存,用之不堇。可见先民在生存斗争中,内心渴望丰年富足的欲望发而为神术信仰,便是象征作用的来源。

同样从磨盘的构造中也能看出对生殖崇拜的文化遗迹,由于古代农耕社会往往讲究天人合一的思想,其中包括人与人之间的和谐。尤其对男女之间的和谐非常重视,古人认为只有男女和谐才能促使万物 生长。“当原始初民知道了生殖和男女生殖器的关联后,生殖崇拜就和生殖器崇拜结合起来了。例如,初民将男性生殖器与土地联系在一起,所以将男根的象征物称为‘田祖’、‘田主’。由于这时认识到男性的精液对生殖有特殊的作用,他们又以水象征精液,所以《小雅·甫田》中记述上古人迎御田祖,祈求雨水,盼望谷物丰收,人丁兴旺;而所谓‘御田祖’,主要是在田地播种时,以男女交合为祭。以田地象征女阴,以种子象征男精,将男女性交称作‘播种’、‘耕耨’,见诸于民间长期流行的说法。”看见初民把性交、生殖和土地等联系在一起的原始思维对后世的影响很大,后世把这种关系扩大为天和地、阴和阳、男和女的关系,儒家就认为,天和地、阴和阳,要交合才好,才是事物的生机。如《易·系辞下》:天地絪缊,万物化醇;男女构精,万物化生。《易··归妹》:归妹,天地之大义也,天地不交而万物不兴。”“归妹即嫁女,认为如果男不婚,女不嫁,人间阴阳不调,会影响大自然的茂繁兴盛,汉朝的王充虽对儒家学说有看法,但也认为:儒家说夫妇之道,取法于天地;知夫妇法天地,不知推夫妇之道以论天地之性,可谓惑矣。而磨盘的制造自然有对男根、女阴的崇拜及阴阳和谐的反映。

首先是男根的象征。由于古代生产力不发达的时候,磨盘的磨棋一般用坚硬的杏木等制作而成,这里就取其男性生殖勃起时候的坚挺之装且越磨越滑。而男根在古人的眼中是一切的根元,万物都靠它做资本,才有原始的生命,所以它是统率原是万物的根元,万物有类,都是由于它而得到真正的性和生命,所以万物如果能够保持它给予性命和合功能的原始状态,才是真正大利而贞洁的生命。它是首先生出万物的创造者。它给予世界万国以平安和康宁。由此可见男根子农耕中的重要作用。同时汩汩而出的碎面又何尝不是男性的精液象征。另外磨棋居于磨扇的中间且直通磨扇的下面其象征意义不言而喻。这足以反映出女性在农耕生活中的重要作用。就像叶舒宪先生在《高唐神女与维纳斯》一书所说:“我们女子不育成种子,学会种庄稼,你们男子怎么能喝上这样甜蜜的美酒?没有花蜜蜂蜜自然不会甜,没有我们女子育成种子,人类也不会有像今天这样多的粮食吃!”在这首农耕礼仪歌中,女性尚能以充分的自信和自豪向男人们夸耀她们学会育种并开始种庄稼的伟大业绩。相比之下,男性在农业生产中的作用远没有女性那么突出,这或许是由于他们一直到锄耕或犁耕农业发展起来时,才逐渐取代了女性的缘故。另外支撑磨的木棒也直插磨扇与大地之中可以上通下达、协调自如。木棒插入磨扇的部分刚好居于下面,这一点刚好说明《易经》下经中的彖辞所说:“咸,感也,柔上而刚下,二气感应以相与,止而说,男下女,是以亨利贞,取女吉也。天地感而万物化生,圣人感人心,而天下和平,观其所感而天地万物之情可见矣。”可见男居女下,也是天地万物的情态。          

其次是对女性生殖的崇拜。一是磨眼;二磨扇;三是托起的莲花装的磨盘(大地之母)我国学者赵国华认为初民的女性生殖器崇拜,大致经过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他们只看重出现新生命的门户,奉祀女阴的模仿物陶环、石环等;第二个阶段,他们选择鱼为女阴的象征物,奉祀鱼,举行特别的吃鱼仪式,即鱼祭;而磨眼的用处就在于推磨是拴上绳子用一根木棒插入其中推磨转动,其中男女性交的意蕴不言而喻。而磨扇的制作就是利用鱼形花纹(女阴)的原理。鱼怎么成了女性生殖器的象征?“从表象来看,因为鱼的轮廓,更准确地说是双鱼的轮廓,与女阴的轮廓相似;从内涵来说,鱼腹多子,繁殖力极强。当时的人类还只知道女阴的生育功能,因此这两方面的结合,使生活在渔猎社会的先民将鱼作为生殖器官的象征。…… 远古人类以鱼象征女阴,首先表现了他们对鱼的羡慕和崇拜。这种羡慕不是一般的羡慕,而是对鱼生殖能力旺盛的羡慕;这种崇拜也不是宗教意义上的动物崇拜,而是对鱼生殖能旺盛的崇拜。原始人类浑沌初开,人兽之间尚无严格的分野,由鱼及女阴的相类联想,引发出他们的一种模拟心理。经过与鱼生殖功能的转移作用或者加强作用,即能将鱼的旺盛的生殖能力转移给自身,或者能加强自身的生殖能力。用今天的语言来说,初民是渴望通过对鱼的生殖能力的崇拜,产生一种功能的转化效应。为此,远古人类遂以鱼象征女性生殖器官,并且应运诞生了一种祭祀礼仪——鱼祭,用以祈求人口繁盛。”,可见在磨盘的制造过程中,就是利用了鱼形花纹的女阴崇拜,希望磨盘能像女性一样源源不断生产出人类所需的资料。 

另外萧兵先生引清人高延第《老子正义》说:“道本虚静,体用兼该。谷神者即‘为天下谷’,喻其深也。……玄牝即释谷神,谓其虚静幽深。无谓之道,深藏若虚,而先天地,母万物,故为天地根。”作为谷神和玄牝都能生养万物,这与大地母神及磨盘的汩汩而出的碎面自然是不谋而合。

   总之,用社会学的观点来看,人类社会是一个文化实体,任何社会现象都有一定的时间、地点、条件下的化方式所决定的。对原始初民来说,没有比维持生命和繁衍生命的需要更加直接的了。他们从生活中仰观天地,俯察万物,从男女和谐的性原理中逐渐发现了生命诞生的奇异之美,并把这种原理运用到了磨盘—这原始而古老,同时充满着人类智慧的农业工具当中。他们通过顺势思维或模拟思维的巫术原则加之生活经验的不断丰富才发明了此类东西。在年复一年,日复一日的辛勤耕耘中,汩汩不断碾磨出人类所需的东西。巫术是科学的近亲,于是“巫术同科学一样都在人们的头脑中产生了强烈的吸引力;强有力地刺激着对知识的追求。它们用于对未来的无限美好的憧憬,去引诱那些疲倦了的探索者,困乏了的追求者,让他穿越对当今现实感到失望的荒野。巫术与科学将他带到极高极高的山顶之峰。”对老子这位疲倦了的探索者最终一气之下用脚踩出了磨眼。在看似荒谬的传说中,恰恰透露出两性生殖崇拜思维在磨盘诞生中的作用。我们不得不为远古祖先的智慧灵光而赞叹,不得不为这一科技发明的伟大贡献及男女和谐的圣洁行为而产生无限的敬意,如同磨盘的转动一样,这种缅怀之情将会绵延不断。

参考文献:

①李学勤.中国古代文明起源[M].上海科学技术文献出版社,2007103.

②赵国华.生殖崇拜文化论[M].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8324.

③刘达临.中国性文化史[M].宁夏人民出版社,200749.

④叶舒宪.高唐神女与维纳斯[M].陕西人民出版社2005P42.

⑤孙振声.白话易经[M].中外文化出版公司,1990192.

⑥同②,168169.

⑦萧兵.老子的文化解读[M].湖北人民出版社,1993609.

弗雷泽.金枝[M].新世界出版社,200652.


TAG: 阐释 崇拜 文化 磨盘

folkman 引用 删除 folkman   /   2010-06-07 23:51:37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