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篇 | 下一篇

渴望生活的城市——读未来学家奈斯比特的《成都调查》

发布: 2012-1-25 02:14 | 作者: 祝勇 | 来源: 中国新闻网-北京日报 2012年01月19日 10:36 | 查看: 408次

民俗学博客-Folklore Blogs:T7k9^o2[6V!X4s ~


K9[{!Y O.D  成都既不是一座政治城市,也并非一个专注于宏利的庞大的经济动物,成都是一座渴望生活的城市。在成都,这种渴望分分秒秒都能体现出来。成都这座城市的独特性,已经被许许多多文人表达过,只是这一回来者不善,一部名为《成都调查》的专著,作者居然是大名鼎鼎的未来学家约翰·奈斯比特及其夫人多丽丝·奈斯比特。20多年前的读书人都会记得手握一本约翰·奈斯比特的《大趋势》是何等的时髦和荣耀。由于《大趋势》“代表西方资产阶级的学术观点”,虽已不再是“批判”对象,却也只能作为“参考”,在“内部”传看。只因家父当时在省委工作,使我有幸能在小小年纪就有了被列入“内部”的特权。改革开放初年,多少人通过这样的“参考”认知了外面的世界,只是在当年,约翰·奈斯比特所描述的世界是那么的遥不可及。

/@.K$USx K

XQv#h!b-x8P|  而今,约翰·奈斯比特的预测,倏忽之间就成了现实。那个年代的“未来”,也在一定程度上转换成今天的“现实”,或者说,今天的“现实”中,包含着诸多过去年代里的“幻想”。成都在过去的年代里曾经是一个被水光山色所包围的城市、一个被麻将牌与火锅所定性的城市、一个专注于世俗享乐的城市,没有哪一座城市比成都更能代表中国城市的人性特征。在现代城市建设中,最难处理的就是城市与人的关系。宽阔的马路和高耸的建筑将人孤立起来,阳光、风以及微笑、问候,在现代城市里日益成为陌生的事物。现代城市正以奢华的语法实现着对人的虐待,人在不同的城市里经历着千篇一律的“变形记”。这不是梦想,是卡夫卡式的恶梦。正是在这里,成都显示出它的特立独行——当“未来”从“过去”中生长出来的时候,出现在我们面前的并非一个钢筋水泥的庞大异形,而是一座综合了田园情调与现代节奏的城市家园:“一个坐享田园风光的现代化大都市。成都市政府相信成都人可以同时享受自然之美与现代化生活。成都四周环绕着巨大的‘绿色生态带’。为了方便人们亲近自然,成都还建设了880多公里连接城市与郊区的休闲路,在2011年完工。”城市的躯壳在蜕变,但成都骨子里的人性特征、它对自然的亲近和对世俗享乐的一意孤行没有变,它与过去年代里的梦想相吻合,所以,经多识广的奈斯比特夫妇才说:“我们慢慢发现,成都人对于田园城市有着更加全面的理解——城市与人都是田园中和谐、静谧、美丽的一部分。”民俗学博客-Folklore Blogsy3hFvX4W;xR-SC

民俗学博客-Folklore Blogs?!S{BXcv:e

  奈斯比特夫妇说:“田园城市是一个比喻,一种心态:追求与自然和谐相处、与邻居和睦而居;最大限度地利用空间、保护老建筑;还有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创造高效节能的环境……把‘自然之美、社会公平和城乡一体化’结合起来,建设拥有现代化智能基础设施的一流超大规模国际大都市。”于是,城乡一体化、自下而上的民主进程等有关社会公平的诉求,就显得比现代化田园城市更加深刻。这与奈斯比特夫妇在研究中始终贯穿的基本标准刚好吻合,那就是对个人权利的尊重。它们是人生存与发展的根本条件,也是约翰·奈斯比特在2006年出版的《定见》(Mind Set! Reset Your Thinking and See the Future)一书中所坚持的做出预见的方法和路径。它在对现代社会进行价值判断时认为,科技只有在与人们的需要和人性达到平衡时,才能推动世界的进步。每项新技术都会产生效应,人们必须考虑科技的发展和人类文化的吻合程度。也就是说,科技的标准,必须服从于人性的标准。对于成都而言,尊重个人权利,才是城市发展的最终目标,一个非人性的城市,不是未来城市的目标。

c B*J;c xbBPNzC民俗学博客-Folklore Blogs#\N^Ws7lC!i

  作为一个预言者,约翰·奈斯比特并不喜欢未来学家这个头衔。身处过去—现在—未来三位一体的时空系统中,他旗帜鲜明地表达了他对于“未来”的认识:“我们不研究未来,我不知道什么是研究未来。几十年来,不断有人给我贴上这样的标签,这实在让我有点尴尬。我不是喜欢对未来给出答案的巫师。我只是研究不同国家和人民,思考他们的行为、方式,他们做什么,结果会是什么。”他强调,他研究的实际上是现实,“认识现在是最好的预见未来的方法”。奈斯比特绝不做那种猜测式预言,绝不回答“中国经济何时赶上美国”式的蠢问题,而追求言必有据,从而使他的预言建立在坚实的基础上。民俗学博客-Folklore BlogsBhYyy1eu

.cq/A+s Ut7y:t"U@  基于这样的态度,奈斯比特夫妇开始在成都进行扎扎实实的“深入生活”,甚至深入到成都市彭州市升平镇、崇州市桤泉镇的农民之家,“解剖麻雀”、抽样分析。奈斯比特始终认为重大的社会变化都是从地方开始,自下而上的,因而通过对城市、乡村变化的研究和分析,能够判断出将来的一些发展趋势。如同这本书的书名所体现的,《成都调查》中的所有论点,都是建立在调查的基础上,正像作者在前言中所说,这本书所展现的,是他们对当下成都的研究成果以及这座城市未来道路的印象。就这样,一个未来的成都,从它今天的形迹中露出了端倪,如同今天的成都,是从它的过去中脱胎出来的一样。这座有着3000多年历史、在世界上第一个提取和利用天然气、对世界文化做出重大贡献的城市,它的历史并非博物馆与古玩市场上的沉积物,而是在火锅的沸腾中,在辣椒的催化下,融入了每个人的血液,变成成都人特有的乐观、恢谐和任何灾变都无法摧毁的对生活的渴望,这使他们在保持历史的连贯性的同时,与未来建立有效的对话关系,也使约翰·奈斯比特的“预言”立于不败之地。

FQM?rBsI民俗学博客-Folklore Blogsy g[%` j

  《成都调查》民俗学博客-Folklore Blogs3d(YPyI/o~1|8`

民俗学博客-Folklore Blogs9JFjV |$f7W

  (美)约翰·奈斯比特 (奥)多丽丝·奈斯比特著民俗学博客-Folklore Blogs.AN:J$pRp

HD0q.rg `2F  吉林出版集团 中华工商联合出版社出版民俗学博客-Folklore Blogs6z/@(@JT(ShQ

`i+t{4dj!WG7I 民俗学博客-Folklore BlogsnX-kH+P(~wI"F a

TAG: 成都 社会调查 田园城市 未来学 城市预测

字号: | 推荐给好友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sec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