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篇 | 下一篇

吴蛮:中国传统音乐也是世界音乐

发布: 2011-5-16 19:28 | 作者: 网络转载 | 来源: 中国新闻网—外滩画报 | 查看: 1476次

 

-z*j.X ?|,cU(L  在西方音乐界谈到中国琉特琴——琵琶,人们立刻就会想到吴蛮。一件乐器与一个人如此紧密地联系在一起,这情形就好像小提琴之于帕格尼尼或者钢琴之于肖邦。事实上,她是第一位走进美国白宫、欧洲皇室和西方古典音乐殿堂的中国器乐演奏家,西方媒体称她“把琵琶介绍到西方,功劳巨大”。

3S7JB#YR[W'X)s

9[NhTx$Z  吴蛮是琵琶“浦东派”的嫡传。她生于杭州,毕业于中央音乐学院,也是以研究琵琶而获得博士学位的第一人。在演奏上,她古今皆宜,不仅精通传统曲目,更被公认为新派琵琶音乐的佼佼者。在国内时,她已得奖无数,新一代中国作曲家的琵琶作品,通常都会由她担纲首演。移居美国的20年间,她更是启发了很多作曲家为琵琶创作,包括韦利、格拉斯、夏里信、谭盾、盛宗亮、陈义、周龙、林晶晶、罗永辉等。琵琶在吴蛮手中能充分体现出弹奏、拨弄、敲击等技巧,传统与现代的分界线也随之被彻底打破。民俗学博客-Folklore Blogst#s?6Mi%\

民俗学博客-Folklore BlogsE0p w4l,G&Z([?'r

  吴蛮与著名的克洛诺斯弦乐四重奏(KronosQuartet)合作,于4年前在上海音乐厅举办的那场激动人心的演奏会尚余音绕梁,今年5月21日,她又将与新的合作伙伴一起出现于“2011上海世界音乐节”,在中山公园的草坪上露天演奏,与我们一起分享她对古老乐器和崭新音乐形式的感悟。

e bW0H7}z[i

B=《外滩画报》

5SV lEjU7a

!D;YDM6wl[?5j  W=吴蛮

C L/@9VT:piq}民俗学博客-Folklore Blogs ek/u dUWxH

  B:你即将来到上海,5月21日在“2011上海世界音乐周”上演奏。能不能聊一聊你心目中的世界音乐?

&b u D:`_N N民俗学博客-Folklore Blogs2}w"AQ4X2Df"a

  W:我觉得音乐没有任何界限,其实都是一样的。或许有人会把音乐分得很细,以传统音乐和西洋音乐区分,但是我并没有把自己定型在国乐、民乐或者现代音乐里。其实我们现在做的音乐,只要是在世界这个范畴内,都可以归类为世界音乐。西方人把世界音乐归类为“非西方的古典音乐”,那么中国传统音乐也是世界音乐了,同样,非洲、南美等地的音乐也都是世界音乐。

\)gtC4F

7p O"w+m,?\vyZ  B:做世界音乐是不是会做出很多被称为“跨界”的音乐来?

5}k}}k8p民俗学博客-Folklore BlogsZA p/S/F6wG

  W:在目前看来,我觉得跨界的现象确实蛮多的。不光是世界音乐内互相跨,比方说中国传统音乐可以跟非洲音乐、南美音乐、中亚音乐跨,而且西方古典传统也跨过来跟世界音乐合作,甚至流行音乐也跨界跟其他音乐形式融合。我也曾经跟西方古典音乐如弦乐四重奏合作过,那种情形,就属于他们跨过来到世界音乐行列了。包括和马友友合作的《丝绸之路》,那也是同西方古典音乐合作,也是一种跨界。看看现在整个的大局势,我觉得音乐是在互相融合,大家都在互相找寻一种新的音乐语汇。民俗学博客-Folklore Blogs5bC P#?? O6L\3Lf

s+H-Z,u-|9SCM$l#T0A  B:这样的环境下,要考虑保护音乐的地域性特点吗?W:确实有些人提出来说,这样子会不会让一些传统音乐失去个性。可是,就我从一个音乐家的视角来看,我觉得琵琶应该永远不会失去其中国特色。只要琵琶一弹出声儿来,中国人便会认出这就是琵琶,而不会说这是吉他,特点也就是在这儿。就好像我们不会把非洲音乐听成中国音乐一样,哪怕它和中国二胡混在一起演奏,你也能明显区分出来。音乐或者乐器的个性是真实存在的,我们其实不用担心这方面的问题。而且,现在的趋势是信息传播的速度实在太快了,交流实在太快了。可能因为以前信息传播没有现在这么通畅,大家都比较闭塞,互相之间也不了解,因而也想不到能像现在这样玩。了解真的是最重要的前提,大家都需要愿意互相了解,才能有融合、有交流,而音乐现在正处在这样一个阶段,我觉得挺好的。

],V.n9k }0AKS2[

vK`#g ?c`+BtQ  B:琵琶这种乐器本身也是沿着丝绸之路传到中原的。

/c*w c pi0Vc0V)l*SM p民俗学博客-Folklore BlogssW(C WH&nB7H

  W:对,从中亚。琵琶应该是在唐朝的时候从波斯传到中国的。据历史记载,中国很早就有弹拨乐器了,我觉得那时候应该是琴。然而,其实我觉得所有弹拨乐器,它们都是来自于一个根源,甚至不光是弹拨乐器,而是所有乐器互相之间都有关联。

C1Cyj2J @#@x

eC7C @%[Yx#N  唐朝是历史上我国最发达、最开放的时期,甚至唐朝的皇帝也有着中亚血统。所以它才能在汉人的国度立足并慢慢发展,变成今天的琵琶。你看壁画里的琵琶,都是要横着抱的,那就很像中亚的乌德琴、欧洲的琉特琴或吉他,在非洲也能看到很多这样的弹拨乐器。从历史上来考察的话,好像千百年来,各种文明就已经一直不间断地在互相交流了。

]jj?GsC2Q

j:LS(S fNfEt  现在,我倒是很有兴趣去寻根,那让我觉得很有意思。我想考察一下早期的琵琶到底是怎样的声音,它那时候到底是怎样的乐器。有时候甚至会想撇开演奏,就去研究这个,其实也蛮有意思,因为我对人类学之类也都有兴趣。作为演奏者来讲,我想其实我自己接触这个乐器那么多年之后,对它的历史、边缘知识和文化内涵感兴趣也是很自然的。

&cL.?Sg m3FcD_

B:世界音乐周的演出是在户外的,你喜欢户外演奏的形式吗?

%I1SF+m#ab民俗学博客-Folklore Blogs/k Q5ZU z+jA

  W:在户外演出,我也做过。之前去英国WOMAD音乐节(World of Music,Arts and Dance,始于1980年,由Peter Gabriel发起),就跟这次的有点儿像。那是第一次在室外演奏,我觉得还是很有挑战性的,尤其是对琵琶这样的乐器来说。那个时候,我也没有找其他音乐家合作,一个人单挑独奏,要面对坐在草地上的好几千人。我当时就想,琵琶以前是宫廷的乐器,历史上也从来没有在户外演奏过,而且我跟那些非洲的音乐完全是两种音乐形式,怎么办啊。但是,观众们也不在乎,他们觉得非常喜欢,他们嚷嚷着没关系啊你就演奏吧。可能对他们来说,这与热热闹闹的非洲音乐不一样,但同属于一种享受,只不过是另一种境界。我就记得那时候,虽然人很多,但是大家都坐在草地上,能看到天上的月亮,鸦雀无声就等着我开始演奏。从古诗里也能看到,古人在夜晚于高山流水弹古琴,那样也别有一番意境啊。我这样去理解在户外的演奏之后,自己就比较安心一点儿了。其实,在室内与在室外,对演奏的人来说当然是不一样,演奏的形式与所需要的整个控制力都不同。民俗学博客-Folklore Blogs4pG9xi e;A }

J AVz__f  B:最大的不同在哪里?

!J.O`r*L'z0P

]2z"kc:xd  W:对观众来说,因为现在有音响设备来帮忙,因此观众也能一样听得一清二楚。然而,我觉得在室外,虽然一般都场面比较大,其实可能反而距离观众更近一些。因为,台下人坐得多了,反而让你觉得自己比在音乐厅里演奏跟地面更接近。音乐厅里演奏,我们通常会感觉到一种距离感,而在室外,因为处于自然之中,跟天空、树、草在一起,让人与人之间的亲切感增强了。我自己经历过很多次室外的,跟马友友合作的《丝绸之路》就做了好多场室外演出。

1o }k_R4g-Jx4e_

P(g l/r!m)o  B:这次你也将邀请朋友们一起合作演出吗?民俗学博客-Folklore Blogs"{oyE5T9i

"\2|$SD)I9P1F.EC0A  W:会有朋友来。这次演出我邀请了几个来自新疆的中国伊斯兰音乐家一起合作。我觉得伊斯兰音乐在我们的传统音乐或者说民乐里是很大的一个分支。当我们聊到中国音乐,是不能撇开这部分的。在国外的时候,经常会有人问我什么是中国音乐,那时候我往往会说不大上来,因为中国音乐太广泛了。现在大部分人听到的包括琵琶、二胡、扬琴等演奏的传统音乐,那都是其中的城市音乐或者说汉人音乐,而中国音乐远不止这些,我们还能列举出的,就有佛教音乐、道教音乐、吹打乐、民歌,包括新疆、蒙古族和朝鲜族的音乐,它们都是传统音乐的一部分。因为我觉得这些成分都应该去尝试,所以当天会有5个新疆音乐家跟我在一起演奏。我们之前也合作过。去年底,我们就已经开始了音乐合作的计划,在一起录过一些唱片,但是公开演出这将是第一次,我很希望能把这种音乐介绍给观众。此外,还会跟上海当地的一些青年音乐家合作。会跟年轻的琵琶演奏家玩双琵琶演奏,也会有打击乐器、唢呐和笙的加入。民俗学博客-Folklore Blogsyju y Z%v'jU

民俗学博客-Folklore Blogsm.A] tu

  B:你一直在用琵琶这件传统乐器演奏崭新的音乐,最初使你这样做的契机是什么?

$nq7i-h)Y8Z民俗学博客-Folklore Blogs9PIBAR3jP

  W:我想这可能跟我的性格有关。因为我之前在北京中央音乐学院做学生的时候,就开始跟作曲系的同学一起玩了。我给他们演奏,我自己也喜欢尝试一些新的东西。民俗学博客-Folklore Blogs6K}M,mHP5w ] h/k

t$A._+U QC  我觉得,供琵琶演奏的传统曲子,其实在传统乐器当中是比较多的,流传下来的乐谱也还算挺多。但是,我们一般在中学(音乐学院附中)和大学里基本上把它们都弹完了。也就二三十首的样子,而其中能经常拿出来演奏的曲目,大家都熟悉的,大概十首都不到。对于一个年轻学子来说,有了这种把曲子都弹完了的感觉之后,就真不知道以后要干嘛了。所以自从音乐学院毕业之后,我就一直很希望能扩展自己演奏的曲目。而且,自从我到了西方之后,我就会常常想要如何把这件乐器介绍给当地的听众,与此同时也想要开拓自己在这里的音乐生涯。我觉得是性格因素,结合我给自己树立的目标,促使着我不断去尝试演奏新东西。

)jV2Y#AG,X|kN2[b民俗学博客-Folklore Blogs+`8L'cCYZ8z4x

  B:能融合更多的民族元素,包括声音和乐器,不也是现代音乐创作的一种出路吗?

-L%M:?$d9P!Q%l民俗学博客-Folklore Blogs!K.M+Gmt!R-U8A+_!DG

  W:或许可以这么说,但是以我的经验来说,通常都是我去找作曲家,或者当他们听到我的演奏之后,才会考虑是不是要帮我写一个作品。因为他们之前或许根本不知道琵琶是什么东西。如果没有人去介绍,他们怎么可能知道居然会有这么一种完美的乐器呢?就这样大约经过了20年,现在我觉得琵琶在西方世界变得时髦了。很多非华裔作曲家也爱在作品中加入琵琶演奏,情况变成谁都好像想给吴蛮写一个曲子啦??这或许说明琵琶已经开始被西方音乐界和普通听众接受了。民俗学博客-Folklore BlogsOC*k1qw$J n-B?}#]

(e.] cX-u5gJ$`f  我觉得能做到这样也是有一个前提的,那就是琵琶本身是一件可塑性比较强的乐器。有时候,我甚至都因此而觉得自己蛮幸运的。琵琶既能表现出很东方、很安静、很甜蜜、很抽象、很空旷的音乐,也完全可以表现出特别激烈的场面,如《十面埋伏》那样有打击乐效果的音乐。一个乐器能够做出不同的性格来是很难得的,而琵琶就因此占了很大的便宜。

kIZ_T

%a"Hx6ZG w@1@;MV  B:很多人会认为乐器的形态与音乐的形式是相互关联的。即使同源的乐器,在不同的文化下也会发展成不同的模样。今天,音乐家们把来自不同文化的乐器组合起来创造新的音乐,这种趋势,会导致对乐器的改造吗?

~lOH7}d

%jMi9M}+z  W:我觉得不独今日,对乐器的改造其实一直伴随着音乐史。假使你现在去博物馆看看清朝的琵琶,你会发现现在用的跟它就很不一样,更别说与唐朝的比较了。我们琵琶的品种自上世纪50年代开始增加了很多,清朝时只有12个,现在已经有24个了,而且好像还有人在往上加;而琴弦的话,古时候最早用的是丝线,因此发出的声音很轻,也就是在小小的沙龙里自己演奏给自己听,不会面对很多观众,纯粹是一件修身养性的东西。现在,国内很多琵琶都是很高亢的声音,其实它本身不应该是这样的。

*}%R7u/T\*q NWn g

c IP @8R  事实上,所有乐器都是在变的,比如钢琴和小提琴也都在变。但是,我觉得在这种变化当中,尤为重要的其实是人——演奏的人。因为乐器能发出怎样的声音,全都是来自于演奏的人的意愿。民俗学博客-Folklore Blogs/c|#|la9L l5h

:^a,H w&KF  B:你会想要小小改造一下乐器吗?

.M9B"wczS民俗学博客-Folklore Blogs n6q4Pj"Um

  W:我没有动过改造乐器的念头。不过也有尝试着用电琵琶演奏,我有一个作品里面已经用上了。目前,有一个做乐器的工匠在跟我一起尝试做电琵琶。我的希望是,在没插电的时候它还是琵琶的声音,当插上电之后则会有一些不同的效果,看上去好像是借鉴了一点电吉他,但它还是要以琵琶的声音为主的。目前还在尝试着,但是如果有这样的乐器出现,那我肯定是用它来演奏新的东西,而不会用来演奏旧曲子的。我自己现在对它充满期待,能想象到它一定会很有趣。我觉得音乐家不应该限制自己,既然要做音乐家,不管是演奏哪一种乐器的音乐家,开心和喜爱应该是最重要的前提。

"` S!am ` z^N[1W

TAG: 音乐 中国

字号: | 推荐给好友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sec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