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篇 | 下一篇

文化研究的若干理论问题——金惠敏研究员访谈录(上)

发布: 2010-1-03 10:50 | 作者: 张清民 | 来源: 中国社会科学报 2009-12-03 | 查看: 1054次

s(^7P8c Q;} N ?,k8O    

L3B+h5x[

f9Go&Er民俗学博客-Folklore Blogsvs!TWkDb2u

  

~UV{XMmH

'Q3@[,m}1}MM6l  金惠敏,1961年生,河南淅川人,哲学博士,现任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研究员、河南大学省(政府)特聘教授、上海外国语大学211讲座教授、英国Theory, Culture and Society杂志国际编委等职。主要著作有:《后儒学转向》、《西方美学史》第四卷(合著,第一作者)等,主要译著有:《解释学·美学·实践哲学》、《阅读行为》(主译)等。

2Wqy W:d6YI;[Y'_

!g1P YOkH!g7h 民俗学博客-Folklore Blogs(UUi&e)H7Xw1Y

}kd t!kEG9Y4m  后现代主义之后,文化研究成为新世纪人文社会科学领域的显学。金惠敏研究员对此术有专攻,并与业内巨头霍尔(Stuart Hall)、贝内特(Tony Bennett)、费瑟斯通(Mike Featherstone)、莫利(David Morley)、汤姆林森(John Tomlinson)、麦克盖根(Jim McGuigan)、斯道雷(John Storey)、温特(Rainer Winter)、霍耐特(Axel Honneth)等人有切磋之谊。笔者日前专门访问了金惠敏研究员,他对文化研究的性质、地位、作用,文化研究与审美现代性的关系等,提出了精到的见解,对中国文化研究的走向与研究者应取的态度也提出了前瞻性的意见。

b0O;~ WX:]u民俗学博客-Folklore Blogs7K[+HIV zV Rh n

  文化研究改变了我们的“文学”观念

R,l2qCal

Q(g,WS!_L%[:h!h  张清民:金教授,您一直提议我们就文化研究作一个“学术对话”。对话的前提是双方对同一对象都有独到的理解与研究,您近年在文化研究方面颇有建树,我对文化研究却只有一些粗浅的了解,没有专门的研究和心得,“话”就“对”不起来。我想对您作一次学术专访,算是对您这一提议的交待,如何?民俗学博客-Folklore Blogs Rl"Wp,k2a b

"i2\:cX Db \  金惠敏:您谦虚了!您那些对网络文化现象的评论和研究,绝对在“文化研究”的领域。文化研究的特点,如霍尔所说,就是对理论的应用。而我目前精力则主要放在对文化研究所提出的理论问题的思考上。现在,我们就以谈话这种形式交换一下我们彼此的观点吧!

W#j.V4@ x"@"w1?A民俗学博客-Folklore Blogs2e\.h0\$l Rs

  张清民:最简单的问题往往就是最根本的问题,因为再深刻的理论也逃不过那个“是什么”的发问支点,我想请您先谈谈什么是“文化研究”,或者说,您对“文化研究”这个概念是如何认识的?

M} a"v V&Q o:nY5L

$^d&X ENj ^  金惠敏:一部人类认识史,就是人们对事物性质不断定义和描述的历史,在某种意义上可以这么说:一个定义,就是一种历史。作为一种学术研究新范式的“文化研究”,其中的“文化”一词,相对于传统“文化”概念来说,有了较大的充实、丰富、扩展或更新。英国文化研究兴起之前,人们通常理解的“文化”概念,基本上都不超出阿诺德或利维斯的认识,即把文化视为人类精神的创造物,而且还得是什么“所思所言之精华”,如诗歌——在精神创造物上,他们也要分出一个等级来。民俗学博客-Folklore Blogs8U,c8iq/[:pe

民俗学博客-Folklore Blogs.G8N\mj"X{v

  英国文化研究改写了这一认识的历史,这中间雷蒙·威廉斯立了头功。1958年,威廉斯在《文化与社会》一书中,把“文化”定义为人们“全部的生活方式,包括物质的、知识的和精神的”;1961年,他在《漫长的革命》一书中又作了进一步的发挥:“文化是对一种特殊生活方式的描绘,这种生活方式表达某些意义和价值,但不只是经由艺术和学问,而且也通过体制和日常行为。”威廉斯对“文化”理解的变化体现在两个关键词上:一是“全部”,二是“特殊”。通过前者,他将日常生活和社会体制纳入“文化”范畴,并强调了各种经验形式的相互关联;通过后者,他将“文化”作为“指意系统”,也就是将人类的所有表意实践视为“文化”,大众文化因以位列其间,英国文化研究的意识形态批判维度也由此发端——这一方向为霍尔所特别的发展。民俗学博客-Folklore BlogsMK8P.G~3F

5S%LtLv3Q&|  简单地说,经过威廉斯对“文化”的再定义,文化研究就不再只是“研究文化”了,而成为“文化地研究”或“文化的研究”(Cultural Studies),其中“文化”一词限定了“研究”的性质。民俗学博客-Folklore Blogs XQ o/`5Tx-}xc

民俗学博客-Folklore BlogsR.y:_~~e

  张清民:“文化”概念的拓展与变化对“文学研究”有何影响?

/T2|-jwK-c*s

8zEqU)U"o8]w  金惠敏:“文化”概念的拓展与变化,其首要作用是改变了人们对“文学”的观念,并从而拓展了文学研究的空间。根据威廉斯关于文化的两处定义,“文化”不再是“文学”的“文化”,文化研究不必、也不能够再以“文学”为其精髓、标志和圭臬了。因为“文学”的概念是单一的、孤立的、抽象的,而“文化”概念则是多元的、混杂的、具体的,狭隘的文学研究立场无法应对当下愈来愈为复杂的经验,任何画地为牢的做法都是作茧自缚,只能导致文学研究生命力的萎缩。“文化研究”告诉我们,“文学研究”不能再停留在单纯的“文学性”研究层面,哪怕停留在与一定社会语境相关联的文学性研究层面也不行。从康德到阿多诺,精英主义文学理论所张扬的艺术“自主性”或“审美现代性”已失去魅力,纯粹的“文学”和文学性研究必须向“泛文学”或“泛文化”审美立场转变。这是民主化之大势所趋,“审美泛化”是民主化在文化上的一个重要表现。

,mPEt#Cy

S.\YfzI+j  “文化研究”甚至也改写了我们对马克思主义文学批评的一个习见。马克思主义倡导的“社会—历史批评”,过去一直以为是一种语境批评,是一种理解文本的方法论。这也不错,但很不够。“文化研究”学者的“文化唯物主义”意味着以“文化”的观点对待社会物质现实,而当“文化研究”将“社会”、“历史”这类语境性因素都纳入“文化”麾下时,“文化”便取得了物质性的存在,方法论变成了社会本体论,这是“文化研究”论者始料未及却又做梦都想得到的结果。说明白点,社会、历史不外于“文化”;研究社会、历史,研究“生活方式”,就是研究“文化”。民俗学博客-Folklore Blogsr ckk%v/GT

民俗学博客-Folklore BlogswprQ/L

  一个例子是,现当代文学研究者将报刊,将都市生活方式,将意识形态,统统纳入文学研究的视野,他们已经完全不是在“社会历史批评”的方法论框架内说话,而是认定这一切都属于“文学”自身的存在。这意味着,“文学”已悄悄地变成“文化”了。民俗学博客-Folklore Blogs"iU$E]}s

民俗学博客-Folklore Blogsj8b jRt!}6`0E

  (作者系北京大学文学博士、河南大学文艺学研究中心教授)

q&C;P\7M:A(tr

TAG: 文化研究

字号: | 推荐给好友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sec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