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中国民俗学会2017年年会征文启事   ·中国民俗学会:关于征收会员会费的通知   ·中国民俗学会:会员费缴纳系统说明  
   研究论文
   藏书楼
   田野报告
   访谈·笔谈·座谈
   学者评介
   书评文萃
   译著译文
   民俗影像
   平行学科
   民俗学刊物
《民俗研究》
《民族艺术》
《民间文化论坛》
《民族文学研究》
《文化遗产》
《中国民俗文摘》
《中原文化研究》
   民俗学论文要目索引
   研究综述
   跨学科话题
口述史
生活世界与日常生活
濒危语言:受威胁的思想
列维-施特劳斯:遥远的目光
多样性,文化的同义词
历史记忆
乡关何处
跨境民族研究

历史记忆

首页民俗学文库跨学科话题历史记忆

[王明珂]炎黄子孙是谁?
——中华民族的历史记忆与民族认同
  作者:王明珂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10-07-21 | 点击数:12743
 

  在清末民初知识分子心目中,中国内部有汉﹑满﹑蒙﹑回﹑藏等族;要如何说明这些民族都是黄帝子孙,的确让许多学者煞费苦心。当时大致的说法是:满族之祖源肃慎为黄帝孙“般”的后代;蒙古族之祖源匈奴为黄帝之后“淳维”的子孙;回族出于安息,安息为黄帝之孙“安”在西方所建之国;藏族出于西羌,黄帝之裔“休”是西方诸羌之祖——所以大家都是黄帝子孙。虽然以上诸说在中国古史文献中都有蛛丝马迹可寻,但这样的“民族史”显然已不能满足当时另一股知识潮流——科学理性。所以,顾颉刚等学者掀起的古史辨运动,许多学者热切卷入对三皇五帝的争议,显示此时的确需要一个国族历史来凝聚中华民族,但黄帝子孙之历史远不能满足此需求。后来的中国民族史,大量采用考古学﹑语言学﹑民族学﹑体质学知识,从语言﹑文化﹑体质等方面建立中国民族的一体性,并以历史说明其分化融合过程;炎帝﹑黄帝曾被解释成各民族集团代表,以他们间的战争迁徙说明汉族及各少数民族的由来,但历史学者愈来愈不愿谈他们。

  谈黄帝﹑炎帝,我们倒忘了蚩尤。汉代以来,华夏并没有将他视为南方某族群的祖先;华夏认为南方各族群为廪君或盘瓠的后裔。直到近代,在为各少数民族寻历史源头时,蚩尤才被认为是一些南方少数民族的祖先。值得一提的是,今日苗族常自称是蚩尤的后代,并呼吁蚩尤应与炎﹑黄并为中华三祖。无论这是否为历史事实,许多苗族的先祖在旧明清帝国时曾不堪受歧视而自称黄帝子孙,他们的后代今日骄傲的宣称自身是蚩尤子孙,这是十分有意义的时代转变。

蚩尤 汉代画像石拓片

  说英雄历史,我们也别忘了弟兄历史。汉代蜀人接受“蜀为黄帝之后”而成为华夏时,当地还流传着一个历史故事;这故事说,人皇在中原称帝,他的八个弟兄分别在周边八方,蜀始祖便是人皇的弟兄之一。唐宋时,华夏称湘西“五溪蛮”的祖先是盘瓠,但也记载当地父老的说法:巴国五个王子逃难到这儿,弟兄们各占一条溪谷繁衍后代。1930年代时,有人说云南中缅边界上的野人(今景颇族)是蚩尤子孙,但当地老人说了另一个历史,“最早,野人﹑摆夷(今傣族)和汉人是三弟兄……”。彝族也有人说,古代有三弟兄,老大是汉族始祖,老二是藏族始祖,老三是彝族始祖。四川盐边的苗族也说,伏羲兄妹成婚后生了三个儿子,这三弟兄大哥为苗族祖先,二哥为汉族祖先,老三是彝族始祖。

  最后,回到究竟 “炎黄子孙是谁” 这问题,我们这样说罢——五千年前在华北争战的炎帝﹑黄帝﹑蚩尤那些部落领袖,他们的血液可能流在今日任何一个中国人身上,就像是每个人身上都可能有冒顿单于﹑成吉思汗﹑松赞干布的血液一样。古华夏或汉人成为炎黄子孙与炎帝﹑黄帝“史实”无关,而是由于人们有这样的“历史记忆”。我们需关心及深思的是,他们为何有此历史记忆?“攀附”是个重要社会文化背景,让许多人成为炎黄子孙——中国民间神话中,黄帝乘龙升天时许多人攀着龙须想跟他一起上天,便隐喻着这个深远的社会文化背景。攀附模仿,是因为人们都希望活得安全﹑活得好——像是毛虫将自己伪装模仿一根树枝或蛇以避免受伤害——他们或因仰慕,但更多是因为不愿受歧视而成为炎黄子孙。今日中国人该感到骄傲的是,此种边缘人群对黄帝血源的攀附已成为过去。这就像是,当今日美国人已非两百年前的美国人,“五月花号英雄祖先移民史”也就少人愿谈了。

  以上我说的炎黄子孙历史,您可信可以不信。然而,人们经常根据历史记载的“明码”来争论历史事实,争论谁是黄帝﹑炎帝或蚩尤子孙;这些争论造成人群间的冲突,或让一些不是英雄后裔的人落入边缘。在此我强调的是,我们也可以从历史记忆角度,探索历史叙事中的“密码”,体会及体谅人们为何要宣称自己或他人是黄帝﹑蚩尤﹑盘瓠子孙,或宣称自身是檀君子孙而非箕子之后(如今日朝鲜人)。我们也可以思考,为何有些人群说的历史总是始于“弟兄祖先”而非英雄,如此我们或能了解“兄弟民族”不只是强调民族团结的套语,而是有更深远的历史与人类生态意义(包括悠久顽强的男性中心主义)。

 


继续浏览:1 | 2 | 3 | 4 |

  文章来源:王明珂博客(网易)2009-10-16 18:34

分享到:
上一条: ·[王侃]年代、历史和我们的记忆
下一条: ·[王明珂]《英雄祖先与弟兄民族》自序
   相关链接
·[王卫华 夏心言]都市化背景下的民间历史记忆·冯骥才:《平安夜》的民间记忆和历史记忆
·[张娜 高小康]后工业时代手工艺的价值重估·[张丽]“木客”传说、历史记忆与社会生活
·[张晶晶]瑶族不同支系的历史记忆·[梁爽]民族叙事中的历史记忆与民族认同
·[李冬]《达古达楞格莱标》史诗的民族文化解读·[白志红]藏彝走廊中“藏回”的民族认同及其主体性
·【讲座预告】“我是满族人”历史文化系列讲座·[张勃]精神返乡与历史记忆:易代之际的怀旧式民俗书写
·[谢芳]略论两宋时期钱鏐传说的流变·[梁爽]历史记忆与认同
·青海举办“历史记忆与地方信仰”学术研究论坛·[高志英 李勤]族际关系对中缅北界傈僳族的跨界迁徙与民族认同的影响
·[王蕾]跨区域民族的文化图景·[郭崇林]民间叙事中的历史记忆
·[焦虎三]气候、迁徙与记忆──羌族口头艺术的灾难人类学审视·[陈金文]民间文学中的历史记忆
·“中国民间文学与民族历史记忆学术研讨会”在京召开·海峡两岸专家共论民间文学发展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费缴纳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电话:(010)65513620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