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 “民俗文化与乡村振兴”2019嘉兴端午全国学术研讨会征文启事   ·中国民俗学会第九届代表大会暨2018年年会在广州召开   ·中国民俗学会秘书处致各位征文作者的公开信  
   民俗生活世界
   民间文化传统
   族群文化传承
   传承人与社区
   民间文化大师
   民间文献寻踪
   非物质文化遗产
学理研究
国际经验
立法保护
申遗与保护
政策·法律·法规·
   民间文化与知识产权

国际经验

首页民俗与文化非物质文化遗产国际经验

[沃尔迪玛·哈福斯坦]山鹰之行: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制造过程
  作者:[冰岛]沃尔迪玛·哈福斯坦   译者:张举文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18-10-28 | 点击数:1957
 

  在随后的几年里,这首歌在全世界巡演传唱了几千遍,在无数的地方出过专辑唱片和磁带。但是,其最遥远的路程仍在进行中。1977年,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发射了两艘星际飞船,旅行者1号和2号。其中一个已经离开太阳系进入星际空间,远远超越了人类制造的任何飞行器。两艘飞船都带有给外星智慧的信息,也许可以在人类消失后的遥远未来被外星智慧收到。设计有十亿年寿命的“金唱片”带着地球上人类的问候:有美国总统吉米·卡特的致辞,联合国秘书长库尔特·瓦尔德海姆的祝愿,伴随者大自然之声、诗歌。

  这便是人类的首发信息,代表了人类的音乐,由一个特别委员会挑选。委员会包括宇航员卡尔·萨根,还有民俗学家阿兰·洛马克斯。音乐还包括莫扎特的“女王之夜”咏叹调,爪哇的甘美兰音乐,墨西哥的流浪音乐,贝多芬的第五交响曲,还有查克·贝里的“约翰尼·B·古德”。

  猜猜还有什么?一首在秘鲁录制的排箫和鼓演奏的曲子,“老鹰之歌”的一个版本,或者说,其依据的克丘亚传统民歌:“我是失去巢穴的鸽子”。的确,它迷失了。

  2004年,秘鲁政府宣布“老鹰之歌”是秘鲁的国家文化遗产。这是极其高度的认可。这一认可也是持续努力的一部分:将它视为秘鲁的歌,而不是西蒙和加芬克尔的歌,不是与安第斯民歌同源的歌,当然也不是玻利维亚的民歌,而是秘鲁的名曲,由一位秘鲁的大师所创作:罗夫莱斯。

  而同时,在玻利维亚则怨声不断,至少从1960年代以来一直在表达:“老鹰之歌”实际上是玻利维亚民歌。

  有谁知道真相呢?其音乐风格无疑是典型的克丘亚传统,在边境两边都很普遍。秘鲁人坚持认为罗夫莱斯是作曲者,这至少部分地需要被理解,这是关于拥有权的文化政治问题:如果他是作曲者,那么,毫无疑问,这首歌是秘鲁的。口头和乐器的传播是没有国界的。而不同于口头传统的是,作曲家是有国别的。

  我们再回到1973年,玻利维亚给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总干事的信。签名的是玻利维亚共和国外交和宗教部部长,马里奥·古铁雷斯,也是长枪主义社会党主席,也就是说,他是一个法西斯主义者。他所代表的是军事专制政府,其总头目是雨果·班塞尔将军,1971年通过政变上台。在这封信向巴黎发出之前,其政府禁止了所有反对党,取消了贸易工会,关闭了大学,拷打持不同政见者。有些人被活埋了,有些人被投入监狱,还有些人彻底失踪了。可以想象,班塞尔的军事政权与国内的土著群体及其头人都没有友好的关系。

  玻利维亚高山地区和小镇的艾马拉人和克丘亚人生活在贫困之中,他们的土地被没收了,他们的身份也受到强力压制。他们被要求不能认同为克丘亚人,也不能认同为艾马拉人,而是玻利维亚同胞:农民和国民同时,他们的歌曲和舞蹈对政府有益,他们的文化得到军事政府的庆祝,并被挪用为玻利维亚的国家文化。

  班塞尔将军当权时,民俗活动处于黄金时代,传统服装、音乐和舞蹈得到荣耀和庆祝,成为国家骄傲与和谐的耀眼展现。民俗景观成为统治者眼中最受欢迎的娱乐形式,从佛朗哥统治的西班牙,萨拉查的葡萄牙,到皮诺切特的智利,班塞尔的玻利维亚。在拉丁美洲,土著歌舞在这种民俗展示中找到了自己恰当的位置。这种展示从其所源生的共同体脱离出来,再附加在国家共同体之中,同时,得到大众支持和荣耀,而不用再费力寻求票房收入的支持。因此,尤其重要的是要理解,玻利维亚政府努力保护一首土著安第斯民歌,“老鹰之歌”及其由此而对其他民间音乐、舞蹈和手工的保护,掩盖了这个时期对国内土著人的真正压迫。

  其实,其中的关键问题是:其政府对大众文化的保护是其压迫民众行为的一部分。这种保护是剥夺文化权利的工具。这是一把撬棍,借此破门而入。对于我们所说的歌,这尤其阴险,因为“老鹰之歌”是表现抵抗的歌,更恰当地说,是藐视统治者的歌。但是,通过第06396号最高法令,这首歌被国家化了,由此,玻利维亚政府宣布了国家对民间音乐和传统文化的拥有权。

  事实上,1970年代,南美洲的专制者们都挪用了山鹰,这个印加人的神鸟,土著抵抗的象征,使其成为枪口下的团结的象征。与皮诺切特一起,班塞尔也是“秃鹰行动”的头目之一。那是由政府情报部门协调的谋杀持不同政见者的跨国行动。因此,“老鹰之歌”所带来的反思是它超越了文化的跨国流动,超越了有关对民俗如何成为国家事务之起因的追溯。

  事实并非如表面所现。这个故事最终不是有关两个北美的流行音乐家的故事:一方面,涉及的是跨国音乐产业,另一方面,是一首无力自我保护的玻利维亚民歌,一首玻利维亚政府倡导和保护的民歌。而同时,它引发了其他政府之间的争斗,并在三十年后,达到高潮,产生出2003年的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颁布的《保护非物质遗产公约》,以及世界知识产权组织对传统知识提供法律保护的努力。

  其实,正如我们所见,这首歌在世界各地的流行远远早于1970年发行的“忧愁河上的金桥”专辑;早于1950年代和1960年代阿根廷乐手在巴黎的录制;早于1933年在美国版权局的注册;也早于1923年曲谱的发表。这首歌在各地的流行至少可以追溯到1913年在马兹剧院的首演。的确,还可以追溯到某个时刻:一位有识之士从都市来到遥远的山村,从当地的演唱者口中记录下这个旋律。即便如此,它也可能不是当地的,而是在安第斯山脉各地以各种不同版本为人所知,受到喜爱和演唱。其传播即使不是跨国的,也是跨地区的,但其实,它已经是跨星际的了。

  在此,还有很多灰色地带,但几乎没有黑白分明的地方。“老鹰之歌”的故事通常被讲述为一个有关赋予权力,保护文化和尊严的故事。而其背后讲述的是有关剥夺文化权力,失去地位和受到侮辱的故事。其中的细微差异与情节,只有在置于背景之中时才变得清晰。仔细分析,这个故事告诉我们:保护本身是剥夺的手段。当然,这不足为奇:这个教训与许多有关遗产及其保护的故事毫无两样;比比皆是。这些故事为我们留下了一个问题。这个问题在质疑遗产时总是妥当的,即使它有失言辞的修饰,即使这样质问可能引来敌意:什么时候保护不是剥夺的手段?

  我必须在此说明,我不是在预设答案。当然也不是在假设没有答案。换句话说,这不是无需回答的反问句。这是一个亟待研究和实践的问题,一个对政策和批评界提出的问题:什么时候,在什么条件下,保护不是一种剥夺手段?

(本文发表于《文化遗产》2018年第5期)


继续浏览:1 | 2 | 3 |

  文章来源:中国民俗学网
【本文责编:程浩芯】

上一条: ·[张青仁]殖民主义遗迹与墨西哥恰帕斯州印第安人的“反遗产化”运动
下一条: 无
   相关链接
·北师大文学院召开“‘一带一路’国家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与乡村振兴”国际学术研讨会·哥伦比亚将承办2019年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政府间委员会会议
·“一带一路国家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与乡村振兴”国际学术研讨会 会议日程·[鞠熙]实践:民俗学进入非物质文化遗产研究的关键词
·《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又增15项目·《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再添6成员
·9项遗产列入《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7项遗产列入《急需保护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穆昭阳]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与中国民俗学学科建设·藏医药浴法列入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
·[吴凤玲]民众生活中的岫岩满族皮影戏及其传承保护·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政府间委员会将于毛里求斯路易港召开年度会议
·[叶涛]民间文献与民间传说的在地化研究·[叶涛]作为传统信仰文化载体的衹园祭
·[徐仕佳]传统技艺的生产性保护:市场、消费与身体性规训·[韦仁忠]非物质文化遗产视角下西北“花儿”的保护、传承与创新
·[王娜]技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的真假之辨·[田德新]加拿大里多运河的立法经验与借鉴研究
·[时立群]常州地区传统民俗与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的若干思考·[邵卉芳]非物质文化遗产视角下西藏传统制陶技艺调查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学会会员学会理事会费缴纳2018年会专区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电话:(010)65513620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