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中国民俗学会新会员名单(2018年7-8月受理)   ·通告║ 中国民俗学会第九届代表大会暨2018年年会:征文启事   ·深切缅怀乌丙安教授:纪念专辑  
   研究论文
   专著题录
   田野报告
   访谈·笔谈·座谈
   学者评介
   书评文萃
   译著译文
   民俗影像
   平行学科
   民俗学刊物
《民俗研究》
《民族艺术》
《民间文化论坛》
《民族文学研究》
《文化遗产》
《中国民俗文摘》
《中原文化研究》
   民俗学论文要目索引
   研究综述

访谈·笔谈·座谈

首页民俗学文库访谈·笔谈·座谈

[墨磊宁]“民族识别”的分类学术与公共知识建构
——斯坦福大学墨磊宁(Thomas S. Mullaney)博士专访
  作者:[美]墨磊宁(ThomasS.Mullaney)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18-06-21 | 点击数:960
 

摘要:墨磊宁博士在访谈中从自己对语言的持久和专业兴趣出发,回顾了他对中国20世纪50年代民族识别的文献研究和田野考察过程。他认为,对西南民族的探索应超越单一民族的研究模式,走向民族史和民族学学科史相结合的研究方向;对中国民族识别工程的认识也应具有历史的深度,在认识50年代苏联民族定义影响的同时,需进一步扩大到对20世纪初期西方的西南语言分类体系继承的探讨,而且应分析民族分类如何被自然化、成为公共常识的过程。  

关键词:民族识别;民族史和民族学史;苏联模式;戴维斯分类;公共知识


  墨磊宁(Thomas S.Mullaney),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历史学博士,中国民族识别史专项研究学者,现任美国斯坦福大学历史学系的中国现代史助教授。研究兴趣主要为复杂的历史与社会过程中,现代国家力量与现代社会知识生产之间的关系,目前关注于国家与民族的形成、族群与种族的认同、分类理论以及跨国历史比较研究。于1998年开始进入中国西南进行研究,探讨中国民族识别的历史与过程,分析其中的分类学意义,是海外进行中国西南研究的新一代结合历史学与人类学的年轻学者。除博士论文外,与西南中国相关的文章主要有“Ethnic Classfication Writ Large The 1954 Yunnan Province Ethnic Classification Proect and its Foundations in Republican-Era Taxon on ic Thought”(《民族分类:共和国时代分类学下的1954年云南省的民族识别工程及其基础》)。

  刘琪:在这次“跨越边界与范式一中国西南人类学的再思考”大理会议期间,我们受《西南民族大学学报》西南研究专家访谈栏目的委托,对您作一次专访。一方面,我们想了解您对西南研究的体验以及以往的研究经历;另一方面,想请您谈一下对西南研究整体的看法。首先想请您谈谈您是怎么开始做西南研究的?

  墨磊宁:我对西南研究的兴趣,可以说是从1998年开始的。1998年是我第一次来中国,当时,我们在北京师范大学学习了7个月。上课之前,我们一批学生去旅游,去了西安、黄山、上海、宁波,还有大理和丽江等城市。到了大理和丽江之后,我才真正感受到中国是一个多民族的国家。在这之前,我大概知道藏族、蒙古族、回族,到云南之后,我才知道中国有这么多少数民族。但在当时,我没太注意到这些少数民族,因为当时我研究的是中国改革开放以后的新闻历史。我的硕士论文对1978年到1982年的《中国青年报》做了比较细致的分析。

  进入哥伦比亚大学之前的那个夏天,我在加州,一直在想我的博士论文应该涉及什么内容。最后,我的博士论文谈的是云南1954年的民族识别,刚开始的时候,我是对中国西南地区和抗战时期的事情感兴趣。为什么会对中国的西南地区感兴趣呢?这就是你要问的问题。(笑)我特别喜欢喝咖啡,1998年的时候,我在上海找不到咖啡馆,在西安更不好找。速溶的可以找到,但是地道的找不到。到了云南我才找到了咖啡馆,在大理和丽江都有,而且非常非常好喝。我原来以为,这是因为游客特别多,后来才发现,云南在历史上就己经是很国际性的地方。也许大家都会注意到上海、汉口这些靠近太平洋的城市,一般都注意不到中国内地。所以我越来越感兴趣,为什么在中国内地有这样的文化现象,好像是受到了法国文化的影响,在北京却没有。所以,我开始一点点看抗战时期云南的历史,看得越多,接触到中国的少数民族问题也越多,同时还涉及到中国民族学史的问题。

  刘琪:那您对中国的兴趣最早是怎么来的呢?

  墨磊宁:应该是通过语言。因为我小的时候对中国没什么兴趣,刚上大学的时候也没什么兴趣。高中的时候,我读的是一个很小的学校,可以上的语言课很少,除了法语、西班牙语、拉丁语、希腊语这四种语言之外,其他语言课都没有。所以,我学了八年法语。之后,我学腻了,不感兴趣了,对所有罗马语系的语言都不感兴趣了。但是我最喜欢的还是语言。

  上了大学之后,想换一种语言学习。我最开始想学习的是阿拉伯语,但是因为阿拉伯语课和我的必修课时间冲突,因为时间关系上不了,所以我就随便选择了中文课。我还记得一年级的时候,中文老师非常热心,我特别喜欢她,所以就越来越感兴趣了。后来,到大学三年级的时候,我们有机会出国留学,当时我读的是国际关系,我觉得应该到中国去。所以,1998年我就到了北京。在我的记忆中,我最爱的城市除了纽约之外就是北京,我一出飞机就看中它了。对我来说,北京很像美国东岸的城市,人生观和生活态度都很像。

  刘琪:那大理呢?

  墨磊宁:我也很喜欢大理,但是因为在北京待的时间长得多,受到的影响更大。这是第二次到大理,上一次来是1998年。当时还不是来做调查。因为我是学历史学的,所以我一般会去昆明那个档案馆,他们收藏的民族史资料比较多。

  刘琪:您刚才说您看到民族史方面的书都是在昆明市档案馆看到的吗?

  墨磊宁:不是。还包括四川省档案馆、北京国家图书馆,还有网上,超星那个网站我觉得很不错。而且,林耀华、罗常培老师他们的文集在每一个图书馆都有,所以我开始是在哥伦比亚大学的图书馆看的。2003年,我到了中央民族大学、西南民族大学做研究,在那里看到了一些民族史的资料。


继续浏览:1 | 2 | 3 | 4 | 5 | 6 |

  文章来源:中国民俗学网
【本文责编:姜舒忆】

上一条: ·赵世瑜:新的中国通史新在何处
下一条: ·国务院新闻办就“中国农民丰收节”有关情况举行发布会
   相关链接
·[秦和平]“56个民族的来历”并非源于民族识别·[巫达]论费孝通先生的族群认同建构思想
·[王明珂]由族群到民族:中国西南历史经验·[乌小花]论“民族”与“族群”的界定
·我国56个民族是如何确认的?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费缴纳本网导航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电话:(010)65513620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