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中国民俗学会秘书处致各位征文作者的公开信   ·中国民俗学会新会员名单(2018年7-8月受理)   ·通告║ 中国民俗学会第九届代表大会暨2018年年会:征文启事  
   会员之声
   学术传真
   会议信息
   讲座信息
   媒体报道
   时评杂谈
   出版资讯
   音影图文报道

时评杂谈

首页动态·资讯时评杂谈

古村落:学术研究不可忽略的角落
  作者:记者 吕莎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18-04-13 | 点击数:3193
 

  一座古村落,考古学者看到文物,文化学者看到“非遗”,建筑学者看到楼阁,民俗学者看到节日,宗教学者看到崇拜……作为“记录历史的活化石”,历经千百年传承,每座古村落都蕴藏有海量的历史文化信息。

  一、古村落为学术研究提供了广阔田野

  尽管我国的古村落大多形成于生活相对单调的农业文明时代,但由于各地自然条件、风土民情、文化背景的差异,传统村落的类型、样态仍然异彩纷呈。这些携带着丰富历史文化基因的聚落,为人文社会科学研究提供了广阔的田野。

  中国古村落的分布,以长江以南湖南、贵州、广西、云南等地以及浙江、福建等沿海省份较为密集。北方的山西、河北等省份亦有遗存,但与南方古村落差别较大。此外,西北地区的藏族、羌族等少数民族古村落,也十分值得研究者关注。

  以山西为例,与江南一带青瓦、白墙的水乡村落风格不同,山西的院落大都青砖灰瓦,气派大方,这不仅与当地的建筑材料和气候相关,也与其历史上的生产生活背景紧密相连。明清至民国年间,精明的晋商靠经营盐业、票号等积累了大量财富,富足的商业家族大规模建造大窑院和商铺,这些建筑依山就势,极其壮观,有的竟达七八层。以山西省灵石县静升镇王家大院为代表的宏大宅院,在我国民居建筑史上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再看安徽古村落,以黟县西递、宏村为代表的现存皖南传统村落,因被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而为世人所知晓。徽州文化、徽派建筑、徽商精神几乎是不可分割的有机整体。谈文化必看建筑,从建筑反映精神。而皖南古村落作为以徽商资本为经济基础、在徽州文化熏陶下造就的带有典型地方特色的村落,则为研究古村落提供了一组珍贵的范本。

  二、“失落的古村”引起学界关注

  随着现代化进程的不断加快,传统村落正在以极快的速度消失,这一点引起了学者的关注。

  湖南大学中国村落文化研究中心课题组曾对我国(长)江(黄)河流域,以及西北、西南17个省113个县(市)中的902个乡镇的传统村落进行实地考察,其“遗存实情”记录显示,在这些区域中,颇具历史、民族、地域文化和建筑艺术研究价值的传统村落,2004年总数为9707个,至2010年仅存5709个。平均每年递减7.3%,每天消亡1.6个传统村落。在一些发达地区,传统村落消亡的速度更快。记者在走访中发现,在城镇化的冲击下,古村落的消失不仅指传统建筑被新式建筑所取代,更明显地表现为当地居民价值观的改变。

  “古村落,特别是少数民族古村落,是民族历史文化的重要载体。古村落和建筑相关,但首先它是一个文化聚落。当地民众的传统文化主要在村落保存,保护古村落是保护传统文化,特别是文化遗产的关键节点。”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工作专家委员会委员、中央民族大学教授祁庆富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反复强调现代化进程中的古村落保护。

  云南省社会科学院副院长、西南民族学会副会长杨福泉认为,不管在哪一时期,乡村文化都是中国文化的重要依托。村落消失了,中国文化就没有了根。目前,村落的建筑形态,村民的衣食住行,物质和非物质文化遗产等都处于比城市更脆弱的状态。他说:“通过近年来对滇西北60余个村落的实地调研,我们深刻体会到,乡村文化保护的力度要加强。随着城镇化步伐的加快,大量的年轻人涌到城市,文化的传承面临挑战。作为学者,我们也在为保留文化传统而尽最大努力,比如,根据村落的不同特点,有意识、有系统地培养东巴传人,进行传统手工艺培训。”

  针对古村落的开发与保护,各地初步探索了一些模式,出现了诸葛村、张谷英村、西文兴村等一批耳熟能详的“名村”。但学界对此聚讼纷纭,清华大学古建筑研究所所长楼庆西对周庄的保护模式比较认可,认为周庄沿袭了历史上的商业传统,且较好地保护了原始建筑。中国农业大学人文与发展学院社会学系教授赵旭东则反对“将古村落围起来收取门票”的保护方式,他说,“面对古村落的消失,要快速应对,尽最大努力将其中承载的历史、文化、民俗信息原汁原味地保留下来。可以去研究,但不一定用手去触碰”。湖南大学中国村落文化研究中心主任胡彬彬建议,应尽快由国家制定和出台传统村落的界定标准,含建筑年代下限标准、民族文化形态标准、社会形态标准等,并参照我国文物保护经验,分别建立起国家级、省级、县(市)级三级标准和相应保护模式。

  三、加强与村落的沟通对话

  尽管国内已有部分学者致力于古村落研究,但据了解,整个学界对这方面的关注度仍然不高,且主要集中在民族学、人类学和建筑学领域。祁庆富提出,在国家社科基金评审和教育部重大课题立项时,可以适当加强对这方面学术研究的导向性。

  祁庆富认为,学术界在对古村落的研究中,往往过于强调文化的特异性,而忽略文化间性。比如,大园古苗寨的窨子屋独具特色,却不为学术界所关注,研究苗族的学者认为它不符合苗族传统的吊脚楼特征,研究汉族的学者又不认为它是汉族建筑,其实这恰恰是苗族在历史生活中与汉族融合的生动表现。他说,文化间性是中华文化的重要特征,各种文化相互融合渗透,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这对于民族关系研究是非常重要的观念。

  在谈到对古村落的考察时,杨福泉特别强调了“综合性、跨学科”的概念,他将对古村落的调研与以往的单一研究相区别。他说,如今的村落研究,不像以往民族学、人类学调研时仅仅作出如实描述,而是突破了单一的研究方法,涉及当地的经济发展、社会多样性保护、文化产业发展等,并给出相关的建议。

  “‘古村落’是相对现代生活而言的,在村落研究中,社会学、人类学并不特别强调‘古’的概念,而是更关心‘活’在今天的古村落,更关心古村落中的人当下的生活状况。”赵旭东说,有一种力量,能够使古村落这样的微缩社会在现代化的进程中只发生极缓慢的改变,这种力量强大且不多见,其原因值得思考。民族学、人类学的学者应对今日的古村落有新的理解,并加强与村落的沟通与对话。 

  文章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2011-09-25
【本文责编:姜舒忆】

上一条: ·[杨红 樊瀚声]“我们的节日”的观赏性和文化性
下一条: · [郁喆隽]“佛系”是对“单通道社会”的暧昧抵抗
   相关链接
·[刘正爱]在田野中遭遇“非遗”·[李容芳]文化秩序与少数民族村落仪式民俗变迁
·民俗学的实践研究:村落传统与社会治理研讨会在京召开·[王京]论神话学田野调查的功能与方案设计
·[李向振]劳作模式:民俗学关注村落生活的新视角·“节气、节日、节俗与乡村发展”田野工作坊邀请函
·[毛晓帅]中国民俗学转型发展与表演理论的对话关系·[黄龙光]民俗艺术田野调查与艺术民俗志书写
·[林安宁 唐培旭]师公面具艺术拍摄与民俗影像数据库建设探索·刘志伟、郑振满、赵世瑜:在田野中“跑”出的问题与思考
·第五期中美民俗影像记录田野工作坊(VRFW 2018)正式录取名单·[沈洁]作为“枢纽”的庙宇:1920至1940年代村落场景中的“现代”与“国家”
·赵世瑜:新的中国通史新在何处·张振犁:中原神话学田野上的如歌行者
·国家出版基金项目《山东村落田野研究丛书》出版发布会暨“改革开放与乡村社会建设”学术论坛在山东大学举行·山东大学成功举办“节日传统与社区生活·田野工作坊”
·[张青仁]从妙峰山到恰帕斯:我在边缘看中心·[贺少雅]关于民俗学田野调查方法的思考——从“三进平卿”谈起
·[刁统菊]女性民俗学者、田野作业与社会性别制度·[王新宇]中华第一卯——走进荔波水利大寨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费缴纳本网导航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电话:(010)65513620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