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 “民俗文化与乡村振兴”2019嘉兴端午全国学术研讨会征文启事   ·中国民俗学会第九届代表大会暨2018年年会在广州召开   ·中国民俗学会秘书处致各位征文作者的公开信  
   学术史反思
   理论与方法
   学科问题
   田野研究
   民族志/民俗志
   历史民俗学
   家乡民俗学
   民间信仰
萨满文化研究
   口头传统
   传统节日与法定节假日
春节专题
清明节专题
端午节专题
中秋节专题
   二十四节气
   跨学科话题
人文学术
一带一路
口述史
生活世界与日常生活
濒危语言:受威胁的思想
列维-施特劳斯:遥远的目光
多样性,文化的同义词
历史记忆
乡关何处
跨境民族研究

田野研究

首页民俗学专题田野研究

[戴国煇]爆竹与中国人
  作者:戴国煇   译者:林彩美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18-02-18 | 点击数:1425
 

       从中国传来的消息常常是具有冲击性的。这次围绕著“四人帮”政变的报导亦也不例外。

  然而,在一连串有关“四人帮”政变的报道之中,有一段可说是不显眼的,谓“酒与鞭炮售罄”云云。不知读者诸贤有否注意到这一点?

  酒暂且不说,这鞭炮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我想不少日本人会对此感到诧异吧。

  事实上,不只是以日本人为首的外国人,就是在鸣炮的中国人自身,也往往不清楚为何要放鞭炮。看起来在一般的情况下只是因为大家都这样,有喜事的时候也要,因而习惯性地自己也就照做,并没有经过太多的深思熟虑。

  是否为了反映这一点,成立新中国之后重新编辑的《辞海》(1961年11月第一版之试刊本,本稿利用其复刻本【龙溪书舍】,将简体字改成繁体字)中如此记载:“古时用火爆竹,爆裂发声,谓之爆竹,以为能驱除山鬼,于节日或喜庆日燃之。”

  照现在的说法是在节日或喜庆之日鸣放,而应注意的是,鸣放的理由被看成是为了驱赶“山鬼”。不用说,有关爆竹与驱除山鬼的故事可散见于中国的古籍。

  在西元6世纪成书的年中行事记,梁·宗懍《荆楚岁时记》有“正月一日,是三元之日也,谓之端月。鸡鸣而起,先于庭前爆竹,以辟山臊恶鬼”的记载。此乃其中一例。同文中的“山臊恶鬼”就是相当于前面的“山鬼”吧。

  又有关“山臊”一词,隋朝人杜公瞻在附于《荆楚岁时记》之后的注释中,曾做如下解释:“按《神异经》云:‘西方山中有人焉,其长尺余,一足,性不畏人,犯之则令人寒热,名日山臊’,人以竹著火中,烞熚有声,而山臊惊惮远去。《玄黄经》所谓山犭巢鬼也。”《神异经》自不待言,是后世之人冒前汉之滑稽文学者东方朔之名写的知名伪书。是谁所留的伪书暂且不管,杜公瞻曾引用过,所以应是隋朝或更早以前所刊行的书,这应该大致不会错。

  杜公瞻那段话的大意是:“据《神异经》说,‘西方的山中有时住人,身高一尺余,一只脚,其性不怕人,冒犯之则令人生病,名叫山臊,人(若遇之)将竹投入火中,(竹节爆炸)轰轰作响,山臊惊惮而逃,即《玄黄经》中的山犭巢鬼”。

  《荆楚岁时记》与《神异经》何者成书较早,在笔者的评论之外,暂且搁下,其实直至隋朝,爆竹都不是塞进火药使之爆炸之类的东西,而是把青竹或苦竹投入火中使其发出声响,从前面的引文中即可明白这一点。

  因而爆竹之名,实可说是其“原型”之表现。

  然而,在现代中国人的日常用语中,爆竹已成死语不通用,但在日本语中,爆竹一词还持续在被活用著,这倒是蛮有趣的。顺便提一下,现代中国人把爆竹叫作鞭炮、纸炮或炮仔。

  前面的引文又给予我们另一个教诲,即爆竹,也就是烧竹子的最初目的是在袚除不详。“山臊”或恶鬼本来是不存在之物,可解释成所谓的妖怪或邪气。

  围绕著“四人帮”政变的“放炮”是否含著消灾的意义,该是非局外者所能知道的。当然如能消灾而且“开运”,无疑是代表高兴、喜庆的事。但是鸣炮的原意并不是因为庆祝,或有喜庆的节日所以要鸣放,恰恰相反,是为了消灾、开运,希望带来吉祥——这是鸣放者方最初的道理。《神异经》所记暂且不谈,《荆楚岁时记》记述的元旦鸣炮习惯,至今仍在中国人或华侨社会里连绵不断地延续下来。

  这令我想起笔者年幼之时,台湾家家户户门上所贴的春联(又叫门联)对句中,也有:“爆竹一声除旧岁,桃符万户更新年”和:

  爆竹声中一岁除,春风送暖入屠苏。

  千门万户瞳瞳日,总把新桃换旧符。

等句子。

  日常用语中可说已经成为“死语”也不为过的爆竹,在春联等对句中至今犹可见到持续不变地使用。或许是因为消灾之愿犹为人们所信奉吧。

  到了唐朝,爆竹之名又被加上爆竿。因竿不外乎是竹竿,收录于《全唐诗》,来鹄‘咏元日诗’据《景印摛藻堂四库全书荟要·御定全唐诗》所载,本诗题名为‘早春’。中有:

  新历才将半纸开,小庭犹聚爆竿灰

  偏憎杨柳难鈐辖,又惹东风意绪来。

  可做凭据。追溯古籍可见正月元旦鸣放爆竹的习惯,似乎自《荆楚岁时记》以来就扎下根了。

  中国人也把正月元日叫作“开正”、“开春”,于年末准备完迎新年,除夕之夜一家吃团圆饭后就等“开正”。“开正”因干支而定时刻,时刻到了家家户户一起鸣放鞭炮迎新年。旧中国或现在的台湾以及东南亚的“华侨”社会,鸣放鞭炮的同时也在神佛前供奉红枣、冬瓜糖、生仁糖等“甜料”,并燃香、烧金箔纸,一家大小恭拜,此仪式称为“开正”或“开春”。

  日本在除夕之夜必须撞钟,而中国人就是鸣炮迎新。现在的日本,在节分译注:立春、立夏、立秋、立冬的前一天,至今日主要指立春的前一天。进行袚除邪鬼仪式,但古时候则是在除夕当天。消灾除秽,袚除邪鬼,然后举行迎新年仪式,只是没有爆竹之声响,但可说日本人与中国人是抱著共同的愿望在辞旧迎新的。

  在前面所举的春联对句中有“桃符”一词,系指春联、门联,其由来据说是《山海经》。

  《山海经》有言:“东海度索(朔)山有一大桃树,蟠曲三千里,其枝向东北,其下有二神,日神茶、鬱垒,执害人百鬼以食虎,黄帝以之为法,象之桃版(枝),以挂户上,画二神于门扉以御凶鬼。”今之门联(春联、桃符)即出于此。(片岗严,《台湾风俗志》)

  鞭炮与春联可说是构成中国人迎春仪式的一套东西,或可说直至现在还有一部分在沿用著。

  提起春联对句,前面所引用的“春风送暖入屠苏”中的屠苏令人挂心。因为在我的记忆中,喝屠苏酒的习惯在我们的生活中已经消失。我还清楚地记得来日本的第一年,因贺年而拜访日本人知己时,受到主人以屠苏酒款待,令我感到些许惊讶。

  据孙思邈(药上真人)的《屠苏饮论》,“屠”有屠杀鬼气、“苏”有使人魂苏生之涵义。以现代式的说法是一种中药——其处方为大黄、蜀椒、桔梗、桂心、防风(各半两),白术、虎杖(各一分),乌头(半分)——磨细装入布袋,在除夕之黄昏吊于井中,元旦取出连袋浸酒中,全家共饮之。一人饮全家无恙,一家饮全村无病。浸后之渣挂于门口,据闻可以之避瘟气。

  在近乎于全盘接受西洋医学的日本人中留下了屠苏酒,并经常尝试著将西方的冲击反弹回去,对“中医”抱著无限执着的中国人中却已不见了屠苏,这到底是为什么?我对此感到兴趣无穷。文化交流产生出如此的结果,又岂不乐哉?

  闲话休提,言归正传吧。

  爆竹不是燃苦竹、青竹使之炸裂,而是改用将竹管、纸管或纸筒内塞入炸药,可设法令之能够随意爆发又是从何时开始的呢?

  清朝人翟灏(晴江)在其编著中,曾有如下的记载:

  古皆以真竹火爆之,故唐人诗亦称爆竿。后人卷纸为之,称曰爆仗,前籍未见,惟《武林旧事》言:‘西湖有少年,竞放爆仗’······又言:‘岁除爆仗有为果子人物等类······,内藏药线,一爇连百余不绝······”。(《通俗编》)

  这是略述从爆竹转移向爆仗的过程,但若仔细查看,可发现不只《武林旧事》,宋朝崇宁宣和年间(1102-1125)描写开封都市社会生活的《东京梦华录》(孟元老著,1147年成书)中也提到过爆仗的使用,但是都未言及制作方法。

  可证明爆仗无疑为现在鞭炮之原型的资料,是南宋施宿所撰写的《会稽志》(1201年成书)中“除夕爆竹之声相闻,或以硫黄作爆药,声尤震厉,谓之爆仗”。

  由爆竹变成爆仗,时代愈往下移,用途也从过年之夜的袚除不祥走向祭神、送官、嫁娶、盛宴,甚至于月蚀之时也鸣放用以助兴。

  曾是袚除灾厄道具的爆竹,现在大多用于表示诚意、喜意之助兴道具。

  然而或许是因为其声音与小枪、“连珠鞭炮”与机关枪之声音容易混淆吧,政府时或禁止鸣放。在国共内战时的大陆、戒严令下的台湾、越战时期的堤岸和西贡等地就是如此。特别是在那种时代,有心之子民会明确地记起那逐渐被遗忘的“爆竹是袚除灾厄的道具”。

  正如前面所看到的,爆竹有时是小孩的玩具,但也会变成大人极具政治性的道具。

  (本文原刊于《月刊百科》172号,东京:平凡社,1977年元旦)

  文章来源:中国民俗学网
【本文责编:贾志杰】

上一条: ·[白玛措]从经济生活变迁到身份定义转换的研究:以西藏那曲嘉黎县为例
下一条: ·[邓启耀]中国传统刺绣工艺的多重文化遗产价值
   相关链接
·[周星 周超]民俗与法律:烟花爆竹作为一个“中国问题” ·烟花爆竹的“禁限之争”:从“心愿”到“心结”
·北京正研究烟花禁放写入污染应急方案·持续雾霾,春节燃放烟花爆竹该何去何从?
·雾霾之下重启春节禁放?·手工民俗产品市场难觅 专家建议回归生活性保护
·北京连续雾霾天引发鞭炮禁放讨论·新华调查:爆竹声中夹杂纠结 传统民俗遭遇新一轮质疑
·烟花爆竹“禁放结合” 专家:限时限址还要限类型·[红苇]为什么要守岁?
·[赵丽宏]爆竹声里迎春来·[乌丙安]烟花爆竹的文化震撼
·[李传军]疾疫与汉唐元日民俗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学会会员学会理事会费缴纳2018年会专区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电话:(010)65513620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